• (For 《周末画报》headline)

    三位数字不停在荧幕上翻滚。“世界第一高”到底有多高,地球人屏息以待。
    戏剧化的场面出现——数字定格在828,屏幕上打出“迪拜塔”的名字,改为“哈里发塔”。

    828米,迪拜确认了自己鸟瞰世界的姿态。“哈里发”,却取自阿布扎比酋长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
  • 摄制组在拍摄迪拜第一高楼。转身瞬间,我看到群魔乱舞的高楼、脚架倒映在一个出售佛像的商店橱窗上。这奇异的景象,也许只有在迪拜,这个疯狂而宽容的地方才会见到。通常来说,伊斯兰教国家禁止偶像崇拜,更别说是其他宗教的偶像了。

    供人居住的楼房,我却想起六祖所谓“应无所住”。

  • (六)

    穿袍子带头巾的中东人,无论男女,都带几分神秘。

    作为无数奇迹的创造者、甚少接受媒体采访的迪拜酋长,神秘威严自不消说。

    然而,此刻坐在车内,我竟没有丝毫压迫感。奔驰G55吉普算不上豪华,对一个“维基”上称身家140亿美元的人而言,甚至太过简朴。但这一款车型硬朗,坚强有力,在钢筋水泥里穿行,也带出沙漠风情,很衬酋长气质。四四方方的内部空间,没有一点多余装饰,除了大大的纸巾盒。

    ...
  • “殿下,我想,整个世界在嫉妒我。”

    “迪拜1号”、奔驰吉普G55的门关上,喧嚣突然隔绝。窗外,商场里的人涌出来,一层一层举着手机相机,闪光灯亮成一片。

     

    “哈哈。”背影里,他笑声低沉,金色阿拉伯罩袍垂顺。

     

    要不是几分钟前,得知采访计划遭取消,怀着绝望的心情,走到他身边,毫不客气地说,嘿,你改变了计划,原本我以为我们可以在车里讲阿拉伯语——我大概永远不会坐在这个距离之内。

     

    “那你现在就上车吧。”阿联酋副总统、迪拜酋长穆罕默德·马克图姆殿下一挥手。轮到我傻在那里。

    ……

    这是我第二次来迪拜。这是我穿越所有街道,看过所有“奇迹”,听过所有赞叹之后,揭开谜底的努力。酋长殿下,守着所有谜语的答案。

     

    在这个巴掌大小的海岛,出现了无数“第一”。地球最高楼、最昂贵人工高尔夫球场,最大室内滑雪场,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人工海岛……小邦的胃口直指整个世界。CBS记者访问他,第一个问题便是故作迷惑状,两手摊开耸肩:“你究竟在干什么?”

     

    PZ后来说,地球上古时候传下来的奇迹都以“千年”计,而现在,每个国家民族都需要不断更新自己,创造新的奇迹,赢得新的尊重。迪拜速度是“反千年”的,酋长常说,“I want it NOW(我现在就要).

     

    再一个千年之后,迪拜,大概就成为人类本纪元的标本。

    (星期六晚九点四十,中文台周末大放送《迪拜酋长之日落日出》,周日重播)

  • 高空作业 - [周·游travels]

    2008-03-04

    Tag:迪拜 dubai
    两天,辗转四个城市:上海、深圳、香港、广州,为的是在一个各方适当的时间飞往迪拜。

    上海家中的休假被打断,稀里哗啦终结琐事,将频道转换到出差、采访。三万尺高空,一切才安静下来。

    过去与未来之间,高空作业,往往成了我写字的洞天福地。

    飞机上,BBC不断播放加沙,多少巴人殒命,阿巴斯都去献血,不敢相信,我却飞往一个挥金如土的中东之邦,酋长用波音747运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