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名被称为“Neda”的伊朗女性遭射杀而亡,画面迅速传播,“感动地球”。Neda也被迅速追认为“民主女烈士”、“抗暴美女”。血腥画面配以悲痛壮烈的音乐,迅速流传。当穆萨维声音渐喑,“我是Neda”、“Neda是我的女儿”等口号,令革命的旗帜再次鲜明。

    消息刚出来的时候,专业媒体如美联社、《时代》周刊在报道的同时,声明无法独立证实子弹...

  • 黎巴嫩工业部长杰马耶勒遇刺,时机耐人寻味。伊朗邀请伊拉克和叙利亚访问,共开峰会。布什口中的“邪恶轴心”,无可争议要变成“影响力轴心”。

    而另一方面,约旦作东,邀请布什和伊拉克总理会谈。阿拉伯和以色列之间的争斗,最终将转变为激进伊斯兰教与温和伊斯兰教国家之间的争斗。伊拉克变为新的战场。

    叙利亚,伊朗,一直要求与美国直接对话。布什没有忘记在感恩节给火鸡起名,却似乎冷落这两个国家已久。

    前一场黎以战争,打完之后,有头脑的专家说,有点摸不着头脑——打完了,似乎看不到哪一方得益。

    现在似乎有些眉目了,在激进伊斯兰教与温和伊斯兰教的战争中,以色列是个幌子,谁打它,谁得民心,得民心者,转而为,所欲为。

    杰马耶勒,年仅34,是其政治家族中第5个死于暴力者。唉,什叶与逊尼的分野,不也是从一场暗杀开始的吗?

    昨天守了一晚CNN,着急。今天原本休息,长官电话惊梦,我先于他说:“黎巴嫩?”遗憾,已办以色列签证,这下进不了黎巴嫩,另派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