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极端主义与无书无畏的我们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7-08-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7916442.html

    去万隆的火车上。邻座男孩。

     一连三天,终于看完了Amanpour的God's Warriors.我最期待的,当然是最后一集,基督教“上帝战士”,因为犹太教与伊斯兰教并不陌生,而基督教中的极端主义却鲜知。

     对了,首先应该纠正,也许用“激进者”更贴切。毕竟这部分人没有直接去做人体炸弹,也没有企图炸掉金顶清真寺。radicalist比extremist破坏程度要轻些。

    基督教战士主要在美国。他们中有亲以色列者,有认为“捍卫”以色列是上帝的“外交政策宣言”,而大部分,则是相信现时美国的生活方式、传统文化已经被“堕胎”、“同性婚姻”等破坏殆尽,他们要替天行正道,从我做起,矫正美国社会的发展方向。在他们眼中,地球变暖与“911”都是上帝愤怒的征兆。

    节目一开始,我忽然想,会不会提到布什呢?他难道不是个典型的“上帝战士”吗?当然CNN犯不着这么不专业,只让扮演布什的抗议示威者频频出现罢了。

    伊朗总统内贾德第一次在联合国大会亮相,外界讥讽说,满口“安拉”的内贾德,把联合国讲坛当成了星期五布道;而布什总统又何尝不是言必称God,自认天降大任呢?

    一个美国坏孩子幡然醒悟后,在青少年中传播上帝真意。他提倡女性不穿短于膝盖的裙子,以免“不必要地吸引男性”。Amanpour追问:“塔利班也是这样说的呀,他们命令女性把自己裹起来,免得对男性产生吸引……”那人回答:“噢,塔利班是极端主义者,我们不是,我们还有其他欢乐。”

    每一种宗教中都存在激进者,而他们不知道,或者不承认,与自己的敌人其实很像。

    我们中间为什么很少产生“极端主义”?北大阿拉伯语吴冰冰教授给过一句醍醐灌顶的回答:因为我们没有书。

    没有《旧约》或者《新约》,或者《可兰经》。极端主义者必须有一本准则,才好以“上帝的名义”矫正他人。佛教经典不是普通人能读的,且更多关乎精神修炼,而非社会生活。

    我们“摸着石头过河”,做自己的救世主。无书者无畏。

    我们也曾经有过《毛语录》吧?对立的两派可以从中寻章摘句指责对方,同一句话甚至被注解为截然相反的意思。那个年代,缺少极端主义行为吗?

    再想想老子,死活不肯留下一本书,传说被城门看守胁迫,才写下《道德经》,而开篇就告诉我们:“道可道,非常道。”写下来的东西,都别拿它当回事。太伟大了。

    可是,今天我们也为缺乏准则烦恼。孔子的大旗又被祭起。在以色列海法“大同教”殿堂里,可是有“孔教”一席之地。

    物理的尽头是哲学,哲学的尽头是宗教。那么宗教的尽头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起个大早 2008-08-25
    忘不了 2006-08-25

    评论

  • 很喜欢这张照片!
  • 再看这张照片,觉得玻璃里反光好诡异,也很有味道。左和右哪个才是那男孩真实的面孔?我不知道,起个名字吧,叫不会说谎话的玻璃窗
  • 物理的尽头是造物主的伟大;哲学的尽头人性的发现;宗教的尽头是认主独一。



    一点个人意见。
  • 极端不极端、激进不激进,关键在人,而不在“书”。



    我们在此谈论巴以冲突,用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是评论两口子打架。为什么打?为什么闹?仇恨从哪里来?哪里是个了结?我们不知道,因此很难评论谁是谁非,谁更极端更“正确”或更“错误”。



    没有“书”的民族,可能更野蛮、更残暴、更极端,不过我们不去关注他们。因为他们不涉及“大国”利益。


  • 早年巴解里面激进的派系不是有几个是基督教的武装吗?怎么说他们“鲜知”呢?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们最极端最疯狂的一个阶段已经过去了,现在规矩点了,穷变通久,所以人们就鲜知了,就象才不过二三十年就会问出“我们中间为什么很少产生“极端主义”?”这样的问题,那教授的答案一点也不醍醐灌顶,他/她因该说“我们的极端主义还少吗?”



    和你一张照片,不知道能不能显出来。

    [img]http://farm1.static.flickr.com/217/509092858_acc7bbaca7_o.jpg[/img]

  • 为什么要把评论框放在侧边栏呢?好难找啊~

    喜欢这张图,窗里的孩子和窗外的孩子,很有感觉呢~
  • Don't Trouble Trouble, If No Trouble Troubles You!
  • 谁告诉您物理的尽头是哲学的?

    这个观点是极端错误的。
  • 好久没来了,一直挂念你!
  • 高磊,一名自由摄影师,2004年自费前往动荡的巴勒斯坦加沙地带拍摄。当时的加沙,正值以色列总理沙龙推行对巴强硬政策,以军经常在加沙地带实施“定点清除”,巴勒斯坦激进派抵抗组织“哈马斯”的精神领袖亚辛也就是在这一期间被以军炸死,巴勒斯坦人的反以情绪在当时达到了一个高潮。高磊就是在这样一个时期,逆潮流而动,毅然前往加沙拍摄。进入加沙前,要跟以军签“生死状”(即在加沙如果遭遇不测,以方概不负责);多次深入以军封锁线近距离拍摄现场;跳上亚辛的灵车车顶拍摄送葬情形;被不明人员用枪指着头部威胁;和同行相互帮助、相互配合,结下友谊......高磊用他并不太标准的普通话真实讲述了在加沙两个多月所经历的惊心动魄,配合莱卡M7+35mm镜头拍下的富有冲击力的照片,让两年后通过小小的电脑屏幕看他讲述的我听得激动不已,同时也紧张不已。高磊在第二集的最后说他远离加沙的战乱,回到巴黎的和平当中后,立刻高烧一个月,医生却告诉他这是正常的,因为在加沙那个动荡的环境中,人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都回不自觉地紧张起来,时刻保持在亢奋状态,突然间回到和平环境中,身体各部分机能一下子放松,自然容易生病......

    在加沙,还有一位令人敬佩的女性,2002年至04年新华社驻加沙的记者周轶君。巴勒斯坦的环境恶劣,每一个在那里的记者都不是一份清闲差事,更不要说女性在伊斯兰文化中工作所要遭受的种种限制。而周轶君一个人在那里作了两年的记者,高磊去加沙拍摄的时候,也得到了她的无私帮助,并且获得很多实地经验。当然,她和高磊也成为了患难与共的好朋友。周轶君说,她刚听说高磊要来拍摄,希望得到帮助时,并不是很乐意,因为她看到过很多来到加沙走马观花的看一看,随手拍点照片,然后回去就炫耀自己到过战争地带的人。后来当她实际接触到高磊,感觉到他并不是这样的,他是真的想好好拍摄加沙的人。
  • “我们中间为什么很少产生“极端主义”?”



    因为“我们” 世俗 实用
  • 宗教的尽头是人性,人性的尽头是物理。这样轮回下去,没完没了,我们的生活轨道是个圆,而不是直线。
  • http://ofblog.com/taras/195.html
  • 你是我最神往的女性,我代表我自己和喜欢你的人,我们要成立一个组织合作去追求你 无论谁能得到你的垂青,至少我们都能经常见到你 哈 如果你有机会停驻广东 我们要请你 HAPPYY 请联络我的邮箱
  • 你是我最神往的女性,我代表我自己和喜欢你的人,我们要成立一个组织合作去追求你 无论谁能得到你的垂青,至少我们都能经常见到你 哈 如果你有机会停驻广东 我们要请你 HAPPYY 请联络我的邮箱
  • 你是我最神往的女性,我代表我自己和喜欢你的人,我们要成立一个组织合作去追求你 无论谁能得到你的垂青,至少我们都能经常见到你 哈
  • 突然想到达文西密码里面的那几位...
  • http://12313213.blogbus.com/
  • 宗教的尽头可能是

    政治经济学吧!

    一切“极端主义”的幕后

    推手都和政治经济密不可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