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能把未来当作往昔 - [周·游travels]

    2007-08-1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7753214.html

     

     (蓝色“波尔卡”下面是我。也许是凤凰史上最“没脸”的报道。这是最后一天在喀布尔的一个集市上。)

    亲爱的LD,

    在喀布尔接完最后一个电话,忽然间松弛。而那些忧伤,又轻易袭来。

    有时候你会不会觉得,好像在游泳,努力把水划出去,一松手,又被团团围住。

    真的,几乎就是意识到工作结束的一刹那。

    我觉得自己缺乏一种才能,就是准确而诗意地描绘自己生活。我写的,都是我所见,所经历,别人的故事,别人的世界,很少面对自己。或者说,职业的关系,别人的生活恰恰已经变成我的生活。

    如果要我描述自己,真的张口结舌。生活似乎是一个又一个空心汤团,茕茕白兔般奔命,不敢去想有没有意义。

    一直羡慕你比我乐观,比我坚定。余华说,人回首往事的时候,往往变得幽默,那是因为往事已经发生过了,人有信心。如果能把未来当作往昔呢,真希望自己能幽默地、毫不心虚地接受未来。

    不过,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划水的时候,人倒是前行了呢。无论发生什么,我们的生活,都像音乐一般,汩汩向前,连这一点,都由不得我们……

    分享到:

    评论

  • 看电视的时候吓我一跳。



    回中国,披红色的那种,新娘子的那种。
  • 其实你一直在写自己,写自己的感受。继续划水吧,那钟悠然自在而又有些茫然的感觉不是能够持久的。

    大兰披布,是你借的吧,好像是旧的。这很不好,千万不要带回来,那东西不吉利!尽管名字听着挺好,还“波尔卡”呢。哼!
  • 我们不能停止无法停止,习惯也好,无奈也罢。。。

    愿一切都好!
  • 完全不露脸?!?!



    GOD 可能也是华文媒体追随"没脸"的报道吧?!想到这个,你们拍新闻都不NG吗?!



    看您blog经常有些对生活独到的见解诶! 嗯 这种感觉不错..
  • 过去的,不可追。未来的,不可知。重要的是现在啊。要快乐地活在当下。你没发现,我们的幽默有时是残酷的,无可奈何的。可它永远是美丽的,有趣的,诗意的。就象我们的生活。
  • 哈马斯亚辛抵抗运动

    代表已故精神领袖

    谢赫·艾哈迈德·伊斯梅尔.亚辛



    Sheikh Ahmed Ismail Yassin

    阿卜杜拉 阿其兹 兰提斯

    Abdel Aziz Rantisi







    向您!

    致敬!

    谢谢!

    20070817
  • 华生和福尔摩斯来到报案现场,现场是一片狼籍。凶案现场是躺着的是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子。双眼圆睁,仿佛有巨大的冤屈和恐惧。华生看了看死者的头部问到:你认为这是什么凶器造成的?福尔摩斯看到死者头部有尖锐的刀口,但是旁边好象有点被刀子刮掉的碎肉:应该是一把剪刀,普通的刀子是不会有这种刮痕的,凶手很残忍,用剪刀刺进死者头部以后还用力旋转,让死者更痛苦。

        华生走到房门边,发现几跟头发,粗而且硬:福尔摩斯,这会不会是凶手留下的毛发?

        福尔摩斯拿过来一看:很有可能,凶手应该是一名40岁左右的成年男性,然后他闻了闻,经常酗酒,而且这种酒只能在莫斯科的匹克酒吧才能买到,是那个店自产的伏特加。看得出死者和凶手是经过激烈搏斗的。你来看看。福尔摩斯叫华生过来看死者的头部有一处凹下去的淤痕:凶手很可能先把死者打晕,然后在死者意识模糊的时候下的手,死者倒地,条件反射的抓住了凶手的头发,凶手按住死者用剪刀刺死。

        华生说:可是这个房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沙发,甚至连凳子都没有,看淤痕应该是用钝物拍击至晕的,你认为会是什么呢?

        

        福尔摩斯大惊到:难道——难道是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