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歌如陈升 - [目中有人people]

    2007-07-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6740564.html

    那是一个夏天刚来的中午,烈日灼灼。我跟n竟站在毒日头下,十字路口前,辩陈升与刘若英究竟有没有“实质接触”。

    我闻听说有,反应很大,坚称不可能。而n对我的“反应很大”,反应更大,认为花心如陈升(我第一次听说),怎么会没有。

    起因是w从网上看了台湾“桃色蛋白质”节目对两人的访问。我到今天才断断续续看了,w把文本基本上都贴在博上,我在“阅读全文”里转过来。

    多年前,看陈升跟刘若英同台,陈拍拍奶茶的头说,“我的女儿”。他俩之间的感情,我相信是爱,但因为不能在一起,如陈所言,“基本上,人类感情的极限都在里面了。”

    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其实,都不是“娶了那朵白的,时间久了,成了衣襟上的一颗白米粒,而红的那个,还是心头血;若娶了那个红的,时间久了,成了墙上一抹蚊子血,而白的那个,还是床前明月光”那么简单。陈升遇见奶茶的时候已婚,我猜他夫人至少有隐在身后的美德。爱,若要走得长远,我猜不能有天崩地裂,不能有硬伤。

    所以,陈升不破坏他与奶茶之间的爱。

    而爱,归根结底,也不是一切啊。

    若陈升真的对奶茶有什么“实质”,我想奶茶就不会如此动情地哭泣。因为如果是那样,陈升很容易被忘记,不会变成奶茶心中无法跨越的高度。

    而陈升呢,在他皮糙肉厚的外表下,那颗心细腻敏感,新鲜跳跃得可以触摸。节目一开始,他就板起面孔教训奶茶唱片不能随便送人,弄得奶茶泪如决堤,其实呢,陈升罗里八嗦纠缠不清,不过是借此掩饰两三年没见奶茶的又喜又怯罢了。

    在我印象里,陈升的歌属于夏天。醇厚深情,如海水漫漫,又带点淘气,象夏天阳光里闪动的精灵。他的歌声,也确实陪我度过那些青涩而挥霍的暑假。直到今天,只要《风筝》或者《北京一夜》的前奏响起,灵魂深处的一个我必定苏醒,起立,想也不想就被勾走。

    这些年他的歌不那么动听,多了点絮叨。可陈升就是陈升,在我心里,同样是无法逾越的高度。

    其实陈升与奶茶未见得能成模范夫妻。不能在一起,固然柔肠寸断,可不能在一起的,仔细想想,还真是有不在一起的理由。陈升更是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挥一挥剑说,各走各路。两条相交线,就是在一个交点之后,永不相交。有时候,不知道叫“身不由己”,还是我们“只能做自己”。

    “因为有你,等待都变得温暖……”陈升最后把这首《然而》送给奶茶,“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直到你不再悲伤。”座中泣下如我,心里盼望,等他们白了头发,等时间抹去所有差异与障碍,也许真的可以在一起。

    爱,不是一切,更无关黑白是非。得不得到,在不在一起,固然叫人撕心裂肺,但时间终会证明,爱教会你许多东西,爱教你感恩世间那百转千回的灰色。

    (不知名作者写的节目内容加观感如下,有点长,但很精彩:)

    虽然是一年多以前的的了,是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刘若英从头哭到尾……看得很难过  ,不过感情这种东西,对刘若英残忍,反而是对自己老婆的好啊,不过还是心疼奶茶, 却很佩服陈升,毕竟能够这么坦然的承认,并且坚持把握住自己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从来没有想过,温婉明媚如“奶茶”这样的女子,会在这样的公众场合表现的如此手足无措,这一切,都是为了爱…… 

    刘若英陈升的爱情故事:

    刘若英出道15年已获得了173个大奖,被称为“最多奖”艺人。然而,这位美丽与才华并举的女子36岁了却还孑然一身。殊不知,刘若英不是不爱,只是爱得太痴,15年来,她一直深爱着一个不能说爱的男人…… 
       
    他称她为芬芳的“奶茶”

    1970年,刘若英出生在台北一个非常富有的家族。高中毕业后她赴美国修读声乐和钢琴演奏,并取得古典音乐的学士学位。 

    1991年,一个好友介绍刘若英认识了台湾滚石乐队的著名歌手兼音乐制作人陈升。陈升认定出水芙蓉般清纯的刘若英是个很有前途的歌手,立即邀请她到自己的工作室工作。这年3月,刘若英来到陈升的新园工作室担任制作助理。让人想不到的是,她在工作中悄悄爱上了才华横溢的陈升。
       
    其实,陈升也喜欢刘若英。每天下午的午间茶点陈升总是点奶茶,大家很好奇:“陈升,你怎么这么喜欢奶茶?”陈升笑着说:“因为奶茶有奶的芳香却不像奶那么腻,有茶的清淡却不像茶那么涩,所以奶茶可以喝一辈子不会腻味。”陈升又看着刘若英,半是打趣半是认真地说:“刘若英就像一杯奶茶!她虽然不算标准美女,但就像杯温暖的奶茶,虽然没有红酒的高贵典雅,没有咖啡的精致摩登,却自有一种温润香浓的芬芳。”
       
    然而,除了对刘若英的赏识和怜爱,陈升似乎没有更多的举动,而刘若英又不敢直接向陈升表白心迹。对于一个2l岁的少女来说,刘若英的感情遭遇是残酷的,她还没有享受恋爱就已经失恋了。因为,她爱上一个不能说爱的男人———31岁的陈升已经是个有妻儿的人了。

    他远在她情感的彼岸

    为了忘记爱情的痛苦,刘若英把全部精力都放在工作上。1991年9月,工作室给歌手黄莺莺和艾敬录制专辑,因为母带没法办托运,必须派人送母带去北京录制。刘若英为了逃避感情的苦闷,自告奋勇前往。 

    时值9月,北京秋高气爽,可刘若英的心里却下着失恋的滂沱大雨。圆满完成录制任务的那个晚上,刘若英一个人跑到录音棚附近的一个小酒馆喝了二锅头,结果喝得烂醉。

    她借着酒精的力量,给陈升打了长途电话,可是她依然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的爱。最终她在北京给陈升发了一个快件:“或许我永远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永远追随你……” 

    这封只有几句话的信给陈升不小的震撼。他是喜欢她的,可是他不能给她婚姻,那对她来说太不公平,所以他不能接受她的爱。刘若英从北京回来后的一天晚上,陈升第一次约刘若英出去走走。他们走到台北的新世界广场,广场上很多人在放风筝。晚霞中,陈升凝视着刘若英,良久他叹了口气,意味深长地轻轻拍了拍刘若英的头说道:“你是个很有才华的女孩,就像风筝,属于你的天空很高很高,你应该自由去飞翔,不要被我给你的天空局限了。”刘若英坚定地说:“可风筝的线在你的手里,只要你拉一拉风筝
    的线,我无论飞到哪里,都会回来的!”面对这样一个真性情女子,陈升不忍心说出更直接的话去伤害对方,但他的沉默似乎给了刘若英某种希望。

    陈升所能给予刘若英的就是对她事业上的支持和鼓励,他为刘若英写下了很多经典歌曲,如《风筝》、《为爱痴狂》。1995年,陈升又向张艾嘉推荐刘若英演出《少女小渔》。《少女小渔》为刘若英赢得1995年亚太影展最佳女主角。从此,蛰伏多年的刘若英开始了事业的腾飞阶段。很快,她出了第一张歌曲专辑《少女小渔的美丽哀愁》,从音乐制作助理变成了一个独具人文气质的“才女歌手”。为了让刘若英在事业上有更大的发展,1996年,陈升主动中止了和刘若英的合同。

    刘若英带着无限伤感和不舍离开了陈升的工作室,开始了与来自马来西亚的光良的合作,由于两人的风格很接近,都是清纯路线,很快唱片获得了很大的成功。

    他永远只是她的“师父”

    2002年,陈升和往常一样在台北举办跨年度演唱会。演出结束后,无数歌迷围着陈升请他签名。这时,刘若英含情脉脉地走了过来。歌迷们认出了大名鼎鼎的刘若英,爆发出更激动的喊声。刘若英站在陈升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问道:“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这一声恳求像炸雷一样在歌迷中炸开,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只见陈升迟疑了一下,最终只是用他那厚厚的手掌拍了拍刘若英的头。刘若英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去,两行泪水刷地流了下来。她全明白了,他要将与她的一生缘分都写成“师徒”二字。 

    这么多年来,刘若英参加了陈升的每一场演唱会,但是从此她将不再参加了。此后3年中,刘若英一直非常努力。她除了在歌坛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更在演艺圈大放异彩,在不同的影展获得多次最佳女主角奖项。除了唱歌、演电影,她还开始了文学创作,2001年她出版了《一个人的KTV》,2004年又出版《下楼谈恋爱》。

    2005年12月,刘若英和陈升同时应邀参加了侯佩岑主持的《桃色蛋白质》节目。虽然,她已是影后,她的风头远远盖过了陈升,但在陈升面前她就像个不知事的小女孩,始终小心翼翼怕做错说错什么。刘若英跪着把自己的最新专辑送给陈升,却惨遭陈升的拒绝。他批评刘若英说:“CD是歌手用生命换来的,怎么能随便送人?”一句话说得刘若英开始啜泣。 

    主持节目的侯佩岑问陈升:“你喜欢刘若英吗?”所有的观众和主持人一起屏住了呼吸,没想到陈升很直接地说:“我当然喜欢她,否则我为什么为她做这么多事情。”听了这句话,刘若英哭得更厉害了。但是,陈升接着说:“现在她像风筝,不知已经飘到什么地方?”刘若英闻听不禁失声大哭起来。她孩子般追问:“如果我飞远了,你可以拉拉线啊,风筝的线永远在你的手里!你一拉线,我就会回来的!”陈升沉默片刻后说:“可是,我找不到线了!”

    整个节目中,刘若英不顾形象地哭哭笑笑,在陈升面前,她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个节目播出后,这段缠绵凄美的恋情令无数观众唏嘘不已…… 

    在桃色蛋白质中的一期访谈陈升和刘若英的节目。这期节目其实是给刘若英的,陈升作为嘉宾参加,他们多年师徒,且很久没见。

    但实际上主角从头到尾变成了陈升,因为刘若英一开场就崩溃了。整个节目,她基本没有办法好好说话,只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她喊他师父,可大家都看得出不仅仅是师父。陈升讲话的时候,她抬起泪眼一瞬不瞬注视他,百转千徊。

    陈升的话并不多,字字掂量。他所有的话都是对着刘若英说的。他说:你不要把自己的专辑贸然送人,这不是名片,也不是你嫁入豪门的跳板。它是付出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精神在里面的,不可以随便送给别人。 

    他说,一个有天分的女人,试图想要做强人,其实是蛮苦的。他说,当在亚太影展,刘若英成为影后之后,我就对她说,你可以离开了,不要再黏我。你有你的梦,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会是那种永远都让你找不到的爸爸,而不是一个每天问你是否回来吃饭的爸爸。你不会找到我的。 

    他说,你一个女人,永远不要对别人和盘托出。因为你将来是要嫁人的。如果都交出去了,那么等结婚的时候,还拿什么留给你丈夫呢?

    在台湾艺能界,有几个人是了出名的难搞,陈升位列前三。他极难得肯出镜,话又少,且绝不会按采访者的意图进行。在节目里他拿了一杯红酒,偶尔喝一口,当刘若英哭到进行不下去时,他就说,给你们唱首歌吧。奶茶要听什么? 

    刘若英说,风筝。 于是助理弹吉他,他伸着腿慢悠悠唱:因为我知道你是个,容易担心的小孩子。

    他很少看她,看,就很专注。她一直努力忍着眼泪。

    我是一个贪玩又自由的风筝,每天都会让你担忧。听到这里刘若英猝然一笑,表情可怜而失措。当最后“所以我会在乌云来时,轻轻滑落在你怀中”时,陈升做了一个小小的张开翅膀的手势。刘若英眼泪哗啦掉下来。

    候佩岑问陈升:你有没有喜欢过奶茶呢?

    陈升定了几秒钟,说,我不喜欢她,干吗帮她做这么多的事?你当我白痴吗?

    陈升说,她挑《风筝》这个歌是有道理的。我记得她有一次在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打电话回来给我,说她在甘肃省的银川,她是和钮承泽一起去拍戏。那时候电话都不是很流行。我接到电话是在办公室,她说她跟钮承泽开车开了四五个钟头才找到一个电话,然后打回来,跟我报告说“我很好,我很好,我很好”。——银川。那么远。后来我就把地图摊开来看,在办公室,在地图上找,甘肃省银川,这么远。 

    所以她挑那个歌,风筝。她一开始就跟我说“如果,我有问题,你可不可以来找我?”老实讲,萧言中,她跑那么远,我们怎么接得到呢?……你知道那个像小孩子拉风筝,奶茶已经跑那么远、跑那么远、跑那么远……然后那个风筝掉下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办法接到了。佩岑,我接不到了,我接不到…… 

    陈升摇着头,声音很慢。我接不到了。刘若英狂哭,语无伦次:可是那根线还是没有断啊,它还在,它还在你的手上啊,就算我掉下来了,你还是可以拉着那根线,一直找找找找找……就会找到我在哪里啊。 

    陈升微笑看她,你白痴啊,怎么可能呢?

    整个节目里语陈升气起伏最大的一段话,是说刘若英的恋爱。

    他说,我觉得只要是一个女生,就应该有一个罗里八嗦的、或者是个讨人厌的家伙,随便,随便一个,去保护她。随便就好了——随便!只要有一个人可以去保护她。司机老王啊或者什么的都可以,随便,可是,你现在是怎么了呢?——他对刘若英伸出双手,质问她:你现在是怎么了呢?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么?这是我最介意的一件事了! 

    刘若英茫然失笑,无言以对。她垂下的眼睛里有绝望。或许她在想,既然应该有一个男人来保护她,既然是随便、随便的一个就好,那为何,不可以是你呢?这种听起来关切至深的言语,其实包含了多么置身事外的拒绝在里面。它不会令人宽慰,只会彻底心碎。

    我很少看到这样失控的采访场面,掩饰的情感,深切的期望,刻意的距离,自始至终的眼泪。刘若英如果不是在哭,就是冒出突兀的傻笑,或者环顾左右而言它。她的紧张和手足无措十分明显。她一直对候佩岑说,我们很久没见了。我都很少见到他,他不肯见我,也不肯来听我演唱会。他都不要见我。 

    陈升说,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事要做。我的事情还没有做完。你不会带动我的,你今后要去的任何地方,其实都不关我的事了。你不会找到我。

    陈升说,好了,我给你们唱歌吧。都不要哭了。

    他在前奏阶段时候很认真的竖起指头,对候佩岑和刘若英说:不要再打扰我,OK?做完这期节目我就闪了,佩岑,你不要再叫我来了,我很忙,我要去做我的事。奶茶,你也去忙你大陆演唱会的事。我们大家再见,好吗?

    刘若英扭过头勉强笑,勉强笑。

    陈升定定的看着她唱:

    送你到火车头
    回头我也要走
    双人放手就来自由飞,自由飞
    不是我不肯等
    时代已经不同
    每个人有自己的想法
    你要保重啊
    等来是一场空
    每个人有自己的愿望
    辜负着青春梦青春梦

    哭。还是哭。

    候佩岑问刘若英,奶茶,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女人听到他讲话,就会没有办法控制要哭?刘若英说:我觉得是这样,你看到他,你就会觉得原形毕露,你觉得你做任何补妆啊、弄任何外表的东西,都会觉得自己很虚伪,很假。因为他太真实了,他是关心人心里面的东西。所以我常常觉得我和他之间是沉默就可以了。前几年,有时候,我有觉得自己拼不下去的时候,我就会去开车去他在的地方,走进去,他看到我,就摸一摸我的头。然后我就好了,我看到他我就觉得我好了。我就走了。

    陈升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拿出口琴唱了最后一曲《然而》。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喜欢有个

    早晨我发现你在我身旁

    然而你永远不会知道

    我有多么的悲伤

    每个夜晚再也不能陪伴你

    有一句话我一定要对你说

    我会在遥远地方等你

    直到你已经不再悲伤

    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

    刘若英含泪和他一起唱: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陈升唱歌时,始终微笑看着她。这是最后一曲,唱完,就会离开,从他的表情里可以看出他的决心。

    这么多年来,他对我讲的话我都记得。有时候我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办法跟他一样都做得到。刘若英说,看到他,我就会觉得很惭愧。但是真的我都有记得。真的。

    整个节目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看得人心里很是难过,但是没有人做错,希望大家都好。也希望奶茶还可以有明媚的笑容。

    他们两个人的故事……

    http://cncmax.yoqoo.com/v_show/id_XMjkwNjI2MA==.html

    http://cncmax.yoqoo.com/v_show/id_XMjkwNjI5Ng==.htm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看自己 2007-07-15

    评论

  • 现实就是这样。
  • 静静的看,默默的悲伤,前几天在KTV唱奶茶的《打了一把钥匙给你》,同事突然说,这是唱给陈升的,我愣了一下,又是一个悲情的女子。想着她在唱《一辈子的孤单》时内心在想些什么,爱上不能说爱的人的痛,会有一天消失吗?
  • 唉,想不到刘若英是这等痴情女子。何苦呢?

    博主姑娘千千万万别学她!!!
  • 很认真的看了,看完很酸涩。一直都很喜欢奶茶,但是知道今天才知道她的爱情这般折磨人,呵呵,但愿以后的爱情之路能够走得更顺畅甜蜜吧。
  • 我的展览8月5日开幕,如回京给我打电话。
  • 奶茶,不是号称是les的吗?
  • 不管怎么样,都祝福奶茶,终究能追寻到属于她真正的幸福!人,有时候就是太执着......
  • 我和你,男和女,都逃不过爱情。聊胜于无,有时候只要你真的想去恋爱,没有任何世俗之物会是障碍,但人们唯一放不下的是自己。错了就错了,过了也就过了,可当初错了不肯就错,现在就无论如何过不去了。
  • 并且,我很讨厌陈升这样的男人。一个女人如果没有得到暗示,不会像个傻瓜一样发疯般的从此有了心结。不错,陈升给了奶茶很多帮助,刚出道时候最需要的来自成熟老成的大哥的帮助。如果仅限于此,两个人会是单纯快乐伯乐知音的关系;可是,陈升也许释放了其他不明不白的信息,才会让不傻的刘若英开始了精神苦旅。这样的男人给又不能给,就要在表面上一开始做得山青水明,没有瓜田李下。可是,如若人都这样理智,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悲剧喜剧和含义重重的旁白。人们,永远是自己的奴隶;打开了心结,放下了,也就快乐而踏实了。轶君,祝你幸福,琐碎的朴素的不小资的幸福!
    回复其实未必说:
    谢谢你。大概因为我们都是旁观者,所以才理智。
    2007-07-17 00:35:12
  • 楼上的说得有点道理.爱情的外观和行为的确是两个人的事,不关别人的事.但内在却是一个人的事,也可以说是一个合二为一的事,无论是情爱还是性爱.可怜的奶茶,因为一档节目,又要苦守十年八载...
  • 其实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无论哪种评论,也许都离真相相距甚远。奶茶的电影角色的感觉把握的很好,唱歌却总是差了一口气,单薄的小资的落寞的怨妇的调调,很对当代人同样落寞暧昧的心境。爱情哪有那么复杂,需要经年发酵?爱情哪有那么简单,让外人可以随意评说?
    回复其实未必说:
    对,我就是忘记说了,外人永远无法知道,也无需知道。只是我们猜的话,做娱乐节目的很开心。
    2007-07-16 22:01:17
  • 如果上帝也象待奶茶一样,给你一份象陈升一样的舍不下又得不到的感情,你会象奶茶一样守着吗?我会的,只是世上象陈升那样的男人太少了.哈!
  • 还有,大陆的记者就是不如人家香港、台湾的敢堵采访对象,敢问问题。他说,前年酝酿反国家分裂法之前,在多次公开活动的场合下,被香港记者追着问。又说到文字的功底,他说大陆的记者没有台湾记者的文学功底好,“去台湾驻点一段时间的大陆记者,写回来的稿子倒是文采添了点,估计在台湾受到了熏陶。”我敢保证,台湾记者写的岛内政局分析,没有多少大陆记者看得懂其中的典故、伏笔。”“把马英九比三国的袁绍,我们的记者写得出来吗?”
  • n,w是xiaowenne吗??



    我跟n竟站在毒日头下,十字路口前,辩陈升与刘若英究竟有没有“实质接触”。



    。。。。。。。。。。。。

    What is “实质接触”?可以明说吗?
  • 这篇垃圾文章是从张晓文的blog转载的吧。(比较了一下,略有不同)这样的垃圾文章适合你们这个年龄段的女人,你们台做才智全攻略的艾彤也转了这一篇。但显然不适合我这样21岁的男生,我们看的最多的还是欧洲足球联赛和日本的AV电影。



    今天在說qq工作里的一些事情, 她是個爆脾氣的女子,性情卻是一等一的真. 對朋友是沒話說的,上個月我在北京難過的時候, 她在msn上跳出來, 說著平時不常說的凝重話. (摘自xiaowenne的blog)



    。。。。。。。。。。。。。

    这个QQ是上一篇博客的编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