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梳理昨日(一) - [天方胡谭essays]

    2005-01-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587315.html

                      耶路撒冷笔记

                        一

      安息日,犹太人麦克带我们去哭墙。麦克自己不祷告,他说,全在心里了。

      他问,要不要在夜色中穿越老城犹太区?

      围墙里,面积不过一平方公里的耶路撒冷老城,是全世界三分之一人心目中的圣地。老城分四个区域:阿拉伯区、犹太区、基督教区,还有亚美尼亚区。

      路灯下,犹太区幽静、美丽,不时有鲜花朝我们眨眼睛。街道很窄,有点地方仅容一人通过。耶路撒冷的路牌一般用希伯莱和阿拉伯两种文字或希、阿、英三种文字标明,但犹太区里,阿拉伯文路名全被不干胶覆盖,不干胶上用希伯莱文写着:“戈兰高地和人民在一起”、“撤定居点就是摧毁人民”……甚至还贴上了沙斯党(以色列宗教党派)党魁相片。

      出犹太区就是警察局,监视着区内外的一切。犹太区连接着穆斯林区,老城最大的一个区域。一个阿拉伯青年拉着我说:“耶路撒冷是我们的。”

      麦克说,这里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关系不好,他个人认为,阿拉伯人抱怨太多。

      回来的路上,看到喜来登饭店灯火稀疏。同事说,一年前还有一半以上入住率。冲突伤害了巴以双方的经济。


                        二

      独自在本·耶胡达大街上转悠。星期天的阳光,市场里的鲜花,街头演奏家那里飘来动人音乐。

      救护车声陡然一响,巡警一来,好的感觉全被打碎。本·耶胡达不止一次发生自杀式爆炸。凑过去问值勤的女兵发生了什么,她们说:“没事,例行检查”。


                        三

      逾越节。耶路撒冷城市边缘,圣约翰受洗堂旁边的一个小咖啡馆。摆设很有创意,把中国的洋铁皮壶漆成大红大蓝,描上花花草草。一看菜单,发现这家咖啡馆并不遵守逾越节不能吃含“酵”食品的规矩。服务小姐笑笑说:“我们什么都有。”耶路撒冷有两张面孔,一张“宗教”,一张“世俗”。


                        四

      来时,登塔登城的门都已关闭。

      耶路撒冷老城墙上的大卫塔并不雄伟,也不俊秀,很普通的一根石头烟囱。但就是这个名字——大卫,建立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先祖,闪耀了3000年,预支了我许多景仰。

      走到塔下,才发现塔顶居然铸着伊斯兰教的标志——一轮新月。原来大卫塔并不是大卫王所建,而是土耳其时代穆斯林的宣礼塔,后来人误将它当作大卫之塔,这个名字得以流传。

      一个急切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说英语吗?”穿蓝色衬衣、头发松散的男子一路跑来,比划着问。我警惕地点了下头。“你在这里干什么?”他又问。我说,想登上老城墙。他说,6时就关了,原先夜里也开,可现在的局势,你知道……最后,他终于说明来意:“我有间纪念品商店……”

      婉言谢绝,走进老城阿拉伯区。又一只手拍过来:“日本人吗?想看我的商店吗?”我说:“我不是游客,记者。”他忙抽回手:“上帝保佑你。”


                        五

      终于找到耳闻已久的“耶路撒冷住宅精华”。山坡上,到处是鲜花,木门好象童话,一推开就是另一个世界。安静得出奇,很久才走过一个人。连猫都懒得看我,一心馋着不远处的两只麻雀。直到麻雀飞走,我还好奇地看它,猫才对我翻了翻绿色的眼珠。

      层层迭迭的街道,有时窄得仅容一人通过。头顶是公园,热闹却踏不破石板屋顶。没有一个人,只有小鸟啁啾,花香暗送,地面泛着黄昏的光,很干净。这样高档的住宅区,居然谁都可以进来。从容地贴着栏杆或玻璃窗拍照,隐约听到茶杯轻磕和人语。一个高调的女声在说话,一个低沉的男声应和着。不懂一门语言的好处在于,能够听出其中的音乐。

      仔细看来,并非完全不设防。有的门挂着锁,有的院墙上有铁钉,还有的干脆画着“禁止手机”。我没敢久留,生怕自己的手机骤然响起。

      在一个频繁遭到自杀爆炸袭击的城市,这份坦然的宁静从何而来?


                        六

      安息日。老城。

      我决定彻底信步,哪个门召唤了,就进哪个门;哪条小路好奇了,就走哪条路。这个日子,犹太区很静很静。可惜赶上罢工,垃圾散发出臭味,野猫孤魂一般游荡。

      一扇铁门禁闭,贴着英文“告示”:“请不要在安息日按门铃,也不要打电话上来。看到门边的塑料杯子和橡皮管了吗?你可以对着塑料杯说话——不必大喊大叫,我们会来接你。如果你有更好的办法,请在安息日之后告诉我们。”

      犹太教徒不能在安息日做工,所以不能触摸电器,包括电铃、电灯、电话、电梯。我顺着门上的橡皮管望去,通到三楼的一扇窗户。

      继续走。街道下面,有罗马时代的石柱被发掘出来,那是世界上最早的集市。旁边有个小屋,展览三千年前犹太人所建圣殿的模型。一个人在念经。我问,可以进来看吗?他有点惶恐地看看我,点头。

      走在黑帽正统教人士和穿长裙的犹太妇女中,我的休闲打扮很突兀。几个正统教徒家庭的小孩看见我,眼里掠过一丝惊恐。

      两个10岁左右的女孩坐在一座300多年历史的犹太教堂前说悄悄话。我问:“雅法门怎么走?”她们立即站起来指路,丝光长裙在太阳底下很耀眼。

      回来的路上,一个梳着辫子、穿黑色棉袄、带圆蛋糕一样黑帽的正统犹太教徒走上来搭话。记得犹太教经典中说,贤士有10种美德,其中之一是“不同女人讲话”。他说了几句希伯莱语,目光温柔,声音悦耳。我两手一摊:“听不懂。”“法语呢?”“英语,”我回答。他不会讲英语,指了指手腕。我给他看手表,他道谢离开。

    分享到:

    评论

  • 小周,就要过年了,准备在哪过丫,最近在忙什么东东?先在这里祝你新春快乐,欢迎来长沙玩!呵呵 不记得我是谁了吧.不告诉你,气死你!!!

  • 你的摊位恢复了。在冬日阳台的边沿,悠闲梳理羽毛。可以跟那个长发妹有一拼。

  • 周小姐好!新年快乐!

    几天前Blogbus升级后无法进入,还以为完了,不能再用Blog了。



    很精彩的文章。又再次把我们带回中东。希望能再看到加沙的呢!

    能加入照片更好。
  • 小周,就要过年了,准备在哪过丫,最近在忙什么东东?先在这里祝你新春快乐,欢迎来长沙玩!呵呵 不记得我是谁了吧.不告诉你,气死你!!!
    回复唧唧歪歪说:
    本小姐在北京过年,长沙多辣丫,哪敢再去……说了半天,你是谁啊?
    2005-02-04 17:48:28
  • 哈哈,终于又可以找到写作的源泉了,前几天blog登录不了,还为你担心呢:)
    回复mimiqiao说:
    重新登录,感觉象经历了一场sars,大家终于又可以见面了……其实sars的时候,我不在国内,都是想象来的感觉。
    2005-02-04 08:40:34
  • 姐姐你好,我在博客中国上看到一篇关于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文章,http://blog.blogchina.com/article_124999.604990.html ,由于大家都没有亲身到过阿拉伯地区,不知是否属实,希望能得到您的指点
    回复ray说:
    这个帖子早就有了,漏洞不少。
    2005-02-03 21:01:33
  • 你的摊位恢复了。
    在冬日阳台的边沿,悠闲梳理羽毛。可以跟那个长发妹有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