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 Change Is Gonna Come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5-01-1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573133.html

      阿巴斯真的回来了。但不仅仅是一名普通“士兵”。

      2004年7月11日,面对面进行专访时,阿巴斯在“是否将重回政坛”“是否将参加大选”等问题的一再逼问之下,说“我将作为一名士兵回来”。

      当时,他的办公室“门可罗雀”。现在,恐怕是车水马龙了。

      长达一小时的采访中,阿巴斯几乎没有讲空话、套话。他用重复的回答避开问题时,你几乎看得见他的“心虚”。阿巴斯办公室主任英提萨尔说,阿巴斯是个“害羞”的人。

      低调的阿巴斯,近日来不得不在镜头前频频亮相。阿巴斯的个人魅力也许无法与其前任相比,但是他的演说,总是流露一份真切。

      “如何建立一个安全的国家,如何让人民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如何让遭到囚禁的巴勒斯坦人重获自由……”这是阿巴斯宣布在大选中胜出之后的讲话。他的声音甚至有些颤抖,“安全”、“尊严”、和“自由”这几个词格外动情。

      阿巴斯出生的地方采法特镇,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中遭以色列占领。根据1993年阿巴斯亲手签订的《奥斯陆协议》,采法特镇永远划归了以色列。签字协议之后,阿巴斯秘密访问出生地,潸然泪下。

      阿巴斯开辟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与以色列左翼温和派之间沟通的渠道,也是第一个试图与利库德集团对话的巴勒斯坦官员。他在莫斯科获得以色列事务硕士学位,是公认的以色列问题专家,但也曾因此在法塔赫内部遭到讥讽。

      2003年3月8日阿巴斯出任巴勒斯坦第一任总理,内外交困,举步维艰,130天后挂印而去。之后,他并没有休息,在幕后变得更加活跃,频频出访海外。而那期间的巴勒斯坦政坛风风雨雨,看似与他无关了。

      “当时的经历非常痛苦,非常困难,够了……”阿巴斯解释不愿再次担任总理的缘故。

      因主张和谈,阿巴斯被称为“巴勒斯坦的佩雷斯”。一名中东问题专家曾经说:“暴力冲突激烈时,没有人使用佩雷斯的语言。”阿巴斯担任总理期间,巴勒斯坦民众对他“停止武装起义”的呼吁不满,他们说,“停止起义,谁给我们报仇啊?”

      仅仅一年多之后,在各个投票站,接受媒体采访的巴勒斯坦人大多承认自己把选票投给了阿巴斯,“希望”和“改变”两个词经常被提到。

      没有悬念的大选过后,未来依然充满悬念。当选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的阿巴斯,并不比出任总理时轻松。

      2004年12月10日举行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以黑人灵歌音乐家萨姆·库克Sam Cooke的《一个转变即将到来》(A Change is Gonna Come) 结尾,赞颂不断奋斗、改变现状的勇气。

      歌中唱到:“有时候,我以为自己支撑不下去,但是我相信我能够继续,已经太久太久,但是我知道,一个改变快到来了,是的,快来了……”(There were times when I thought I couldn't last for long But now I think I'm able to carry on It's been a long, been a long time coming But I know a change is gonna come, oh yes it will)

      终于走到台前的阿巴斯,投票之后的巴勒斯坦民众,心态又何尝不是这样?

      敬重改革者,更为他捏一把汗。(完)

    分享到:

    评论

  • 我看到巴驻华大使说,作为一个改革者,阿巴斯必须在一年内结束55年的问题。否则的话,恐怕巴人对他将不再有耐心。这可能吗?
  • 建议以后的文章多发一些背景材料。毕竟普通人并不了解中东正在发生着什么。p.s.我国在中东的巨大利益由谁来维护?
    回复synyan说:
    是的,应该交代得更清楚些吧。
    2005-01-16 00:38:49
  • 有可能就好,还有盼头。一边放下利益,两边放下仇恨,怎想都难呢。
  • 今天刚考完阿语精读,偶然间发现了这个blog,好敬佩前辈啊:)
  • 漫长路途的第一步从笔尖流出。欲言又止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