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迪拜塔:信心图腾,还是耻辱柱?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10-01-06

    Tag:迪拜 Duba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56234062.html

    (For 《周末画报》headline)

    三位数字不停在荧幕上翻滚。“世界第一高”到底有多高,地球人屏息以待。
    戏剧化的场面出现——数字定格在828,屏幕上打出“迪拜塔”的名字,改为“哈里发塔”。

    828米,迪拜确认了自己鸟瞰世界的姿态。“哈里发”,却取自阿布扎比酋长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的名字。迪拜与首都酋长国阿布扎比之间的竞争与共存,并非秘密。
    “‘迪拜塔’改名为‘哈里发塔’体现了迪拜对阿布扎比的臣服,”长期在中东从事商业顾问的Philippe van Buuren说,“外人也许不注意,阿拉伯人一下子看明白了。”
    烟花骤起,喷泉舞蹈。迪拜用狂欢掩盖了一切。


    也许是距离太远,也许是在这里仰头看高楼次数太多,初初见到迪拜塔时,我竟没有太多惊奇。
    迪拜集中了太多奇形怪状的楼宇,数不清的“世界第一”,当时“迪拜塔”在我眼中,无非是“又一座高楼”。不过,生活在迪拜的华人老唐神秘兮兮告诉我们,迪拜塔故意停工搁置在那里,等待在
    建中的纽约双子塔遗址等工程,首先公开它们的高度,“因为迪拜必须确保自己是最高的。”就连施工方都抱怨,没人知道最后到底要多高,只是不断往上盖。
    那是2008年4月,它还包在尘土和脚手架里。像一把经世打磨的宝剑,等候某个时刻,出鞘发寒。


    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执政迪拜四年以来,这是他最需要“亮剑”的时刻。
    2009年12月初,正当全世界认为金融危机刚刚过去,稍作喘息之际,迪拜传来消息:国有企业“迪拜世界”要求推迟偿还债务。一石千浪,举世震惊。人们质疑,迪拜不过是个炫目的气泡,一戳就破。而在此之前,2007、2008年金融危机蔓延时,迪拜已经私下被人称作“烂尾楼博览馆”。

    “如果有人盖的楼超过迪拜塔,我就盖个更高的。”回想一年多前,酋长谢赫•穆罕默德对我说的这句话,现在完全应验了迪拜的志在必得。这个巴掌大的海岛,并无天赐良“源”,连中东多见的石油都少得可怜。朝朝面对黄沙碧海,想象力却就此升腾。正如拉斯维加斯的形成,源于初到者在沙漠里见到海市蜃楼,骑骆驼的民族不知基于何种触动,幻想世界的制高点。

    撇开这些煽情的说法。实际上,不能靠天吃饭,迪拜只能由想象力主宰。“争做第一”在其他地方,也许只关乎形象、面子,在这里,却是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我们希望成为地区的榜样,人们会惊叹于,我们从一无所有上成功,然后人们会追随榜样,然后有了投资,来了人才,跟来团队,再有新的追随者……”酋长说,这就是迪拜的增长模式。

    这一夜,哈里发塔绝对王者的高度,向世界保证,迪拜的增长仍然靠不动产拉动。828米,一座信心图腾。

    “实际上,建筑物越高,空间的实际利用率越低,因为你必须装很多电梯,通常而言,25层以上就开始浪费空间,”长期在中东工作的苏黎世建筑师Nuech说,“不过,迪拜建在沙漠里,土地便宜得多,他们不在乎用地,可以起那么多高楼、宏大的建筑。”

    迪拜塔开工于经济尚好的2004年,完工于债务危机爆发前,开发商也不属于欠债的“迪拜世界”集团。但这并不会改变外界观感上的“别扭”。美国有线电视新闻CNN在直播中插入网民反馈,大部分英语使用者“唱衰”迪拜塔——“罗马在覆灭前也曾经高唱凯歌,大兴土木”、“我肯定很快又会产生新的世界第一高楼,可能在中国?”“这不是建筑的奇观,而是人类过度的行为……”

    毕竟,眼前的狂欢者刚刚从邻居那里借了100亿美元还债。

    “迪拜债务危机被夸大了,但他们确实不得不向阿布扎比低头,”Philippe van Buuren说,“从前是前卫的迪拜告诉阿布扎比,嘿,看我们怎么做,现在轮到保守的阿布扎比教训迪拜,还是我们这样稳妥。”

    近三个星期的谈判之后,阿布扎比终于以“老大哥”身份出手相救。谁也不知道迪拜为此付出了什么代价,至少这代价从未公开——直到迪拜塔改名的一刻。

    迪拜站立成巨人,王冠却刻上阿布扎比的名字。“哈里发塔”造价15亿美元,阿布扎比为“冠名权”付出近十倍代价。

    哈里发塔狂欢的烟花继续喷发。我倒想起,迪拜惯用的形象代言——帆船酒店。这一夜,它的身影或许寂寞。但迪拜的发展极易受外围风向影响,用帆船比喻更加贴切——顺风则顺水,逆风可覆舟。什么时候扯大旗,什么时候收紧帆,但愿真主知道。(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A day of rockets 2009-01-06

    评论

  • 真主要谁灭亡?你看这王室滴疯狂。一目了然不是
  • 这是近来的热贴。希望在舆论的监督下,咱的社会更趋于和谐与稳定。人们对法律和道德的底线更为重视。虽然是在网络中,咱还是尽量使用文明用语的好。一起加油吧!以下内容选自北京大学法语系教授周莽夫妇的博客,其妻为《新京报》记者。 Copiste.blogbus.com
    (详见:http://linli007895.blog.sohu.com/141160079.html)
  • 原来这样,长知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