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嫁不出去”和“不更新”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4-12-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549325.html

      不理会是不行了。

      一个多月前,《南方周末》记者打电话到新华社国际部,要求同我聊聊中东媒体。

      在一家小快餐店的角落里,两杯红茶,一个录音机,我们谈了一个多小时。

      讲到中东的女记者,我告诉他一个细节:当地女记者经常抛头露面,婚嫁成了问题。记者追问一句:“你有男朋友吗?”

      慎重起见,我请记者将他的报道发表前传给我看一下。他传来了,是整篇整篇未加分段的谈话整理,并没有“嫁不出去”这个小标题。我改动了时间地点上的错误。

      几天以后,去食堂吃早饭。一个40多岁的男同事,老远就看到我笑:“网上那篇文章怎么回事?你嫁不出去啦?”当时我就愣在煎饼摊前了,不知他说什么。同事的笑声渐远,我回办公室上网一搜,差点晕过去——满篇“嫁不出去的女记者:驻守在最敏感的国度”!

      接下来不断被人问到这样的问题。一个同事到其它部门办事,提到我时对方竟然说:“噢,就是你们那个嫁不出去的女记者……”同事评论:“这是污辱性的。”

      给那名记者发短信,他回答:“这件事真的很困扰你吗?”我说:“是的。”他说:“那些误会不长脑子,你那么出色,想嫁你的人比你想嫁的多啊……”

      也有人在提醒我“网上有篇攻击你嫁不出去的文章”之后,表示等待写一篇《她嫁出去了》。

      我说,算了吧,无趣。

      而令我今天终于打电话到《南方周末》广州编辑部的,是有人撰文说“嫁不出去”这篇文章是我“拿私生活自我炒作”——拜托,这也叫私生活!

      《南方周末》文化版负责人表示,在我看过谈话记录之后,他们加上的小标题“嫁不出去”确实为网络对接标题(“嫁不出去的女记者:驻守在最敏感的国度”)提供了依据。他们说,《南方周末》的文章经常遭网络篡改,而改成这个样子,史无前例。他们会在下一期刊登我的来信,以示歉意。负责人说,一个多月来,他们也注意到了这个可笑可气的对接后标题。

      今天还读到一篇《2052年,博客还是生活?》(BTW,感谢文章的主人,要不是你的梳理,有些文字我自己都忘记了,看得在办公室偷笑),有人问我为什么长久没有更新博客。本是“人在中东,随性而舞”,人离开了中东,写字拍照的源泉断了。

      大概博客的一个缺点是,大家都等着你说出精彩的话,拿出精彩的照片。

      回国以后,心反倒不象在中东那样轻灵。鲜血和死亡固然叫人沉重,但那时的心很纯粹,装得下非自我的东西。最近的几篇博客,写来写去,跳不出自我,再这样下去,恐怕要变成自艾自怜的小女人文章了。所以,我只好打住。

      那天眼花,把地铁站台上的“Danger”看成“Dancer”。是啊,在中文字里面“随性而舞”越来越不可能,我隐隐感到“Danger”——更多来自自身,心灵的空洞。

      不到“八风吹不动”的年纪,徒有“明朝散发弄扁舟”的天真。

      对那些喜欢我博客的朋友们,说“感谢”是不是庸俗。但是,没有你们,我真的不知道世界这么大,这么奇妙。我只有继续学习,继续沉默,才可能发出更好的声音。(完)
     

    分享到:

    评论

  • ϳʱֵĺվGoogle50ңֺÿӰУҲн̴ôbtأӲkٶȿ죬ͬһӰ̳վѣ

    [ַ]

    http://beijing.fartit.com/

    ...
  • 实际上,你讲的我都理解,因为我们都是同龄人,用不着给自己压力,率性随意最好。某种程度上,你是一纯粹的小姑娘,愿意跟你做自然交流的朋友,如加一条件,便是对等、真诚,剩下的便是时间...
  • vera050428的留言说的不错啊,轶君好好看看:)
    回复横戈说:
    横戈,不要怪我,我看了嘛。你的口气怎么像老娘舅似的。
    2005-05-06 02:01:31
  • 你好!我是昨天您在书城签字售书时最早问你要联系方式的女孩子,你记不记得我不重要,只要我记得你就OK了.首先,很佩服你的敬业精神,是个称职的记者,而这份敬佩,更因为你工作的环境是那样恶劣和危险.所以致以祝福,我们都希望你一定要活着,没有了生命就没有了一切.另外希望你不要太关注外界的声音,做你想做的事就可以了,你可以是个穿梭在枪林弹雨中的记者也可以是个捧碗沙拉窝在沙发里看爱情电影的小女人.我觉得这都是很私人的事情,你不是政客,无须时时警惕自己的形象,你不代表任何利益集体,生活中你只代表你自己.支持你也好批评你也好,只要你觉得愿意就接受不愿意就不接受.

    我不会说希望你做出让我们满意的事,只是祝福你能够成就你的理想,祝福你心想事成.一路平安!

    你的书我刚刚在看,之前我对战争最大的概念就是:战争外的人应该以庆幸和感恩的心情去迎接每一个早晨,珍惜活着的没一秒钟,珍惜呼吸到的每一口和平的没有硝烟的空气.
  • 可是,可是,你本来是有自我的啊!刚刚看了你的一些blog,你就是一个灵秀的女人啊!你在中东,社会需要你睿智的一面,你在blog上,读者也需要你温馨的一面嘛。除非你把blog,定位成你的个人新闻媒体,否则,我想大家喜欢真实的你胜过罩着光环的你:)
  • 居然还有这么有趣的事情,呵呵。回去的日子也不安静啊。
  • 还是这篇的“评论”最多 :)

    从《出加沙记》以来,时不时过来看看。

    今天才知道有这般八卦新闻,看来最近来得太疏了 :)
  • 自打《出加沙记》以来,时不时来看看。

    今天才知道原来出了这个八卦新闻,看来最近来得太不勤快了。 :)
  • 在那期的南方A2版右下角看到道歉声明了。
  • 呵呵,网络真是有趣,本来在泡色影无忌论坛的,不知道怎么就从gaolei那里转到这来了,仔细看了才想起亚辛来……难怪据说网络上任何两点之间只有6个链接的距离……祝健康快乐!
  • 好久没来了。

    有趣。现代真有很多无聊的人。”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算了。
  • 呵呵,有意思。
  • 哈哈……真没想到……现在什么想不到的事情都会发生!~好久没来,终于又看到你的文字了,亲切于你的写法,也亲切于你的麻烦,你总是遇到各种各样我想象不到也没遇到过的麻烦……是不是只有当人遇到麻烦的时候才更有倾诉和宣泄的欲望呢?……无论如何,希望你生活里多些轻松和快乐……在新的一年里……接受我这迟到的祝福吧
  • 今天偶然在水木清华看到了转载《嫁不出去的女记者……》这样的文章,好奇心迫使我立刻google找到了你的网志。天,如你般出色的人物,也会嫁不出去的话,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我有朋友也在中东,当然,不是做记者了,不过从他们的描述中,仍然让我有对那一块热土向往的情思,哪怕战火频仍,疮痍遍地。希望有机会能去看看……在我有机会去看看以前——就拜托周君,坚持不懈,给我们带来最真最好的报道。

    把你的网志加为友情链接,希望不会唐突。:)
  • 你大概不记得我了吧,同校不同班的小学同学。很久不见,今天刚发现你的blog,祝一切都好吧。
  • 我也时常想着那种随性而舞的生活,可我现在还只是个学生,一个从骨子里面热爱记者生活的学生。

    ————

    很喜欢看你的BLOG~~

    ————

    以后希望能和你多交流
  • 我也看了那篇文章,不过只是标题比较耸动,内容还好啊,不要放在心上阿。



    回复hisoka说:
    谢谢啊
    2004-12-25 17:15:49
  • 胡说,你怎么可能嫁不出去,这么优秀的女子。内外皆秀美。社里也许比较难找,但是世界上有很多优秀的男子希望有优秀的伴侣的。不是每个人都希望每天小情小调。

    每次看到你,我都是很高兴。
  • 我早不玩了 哈哈哈
  • 如果不是看到这篇文章,还不知道那个标题居然也是可以被人讨论起来的,看完了属那个标题的文章以后,觉得内容和标题没有实际的联系,忽然的就把标题也给忘记了,这会看见,印象又被拉了起来,可见,更多的时候看文章的人看得还是内容。

  •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何必在意呢?
  • christina_715 ,那篇报道的地址在这里,可以去看看:http://www.southcn.com/weekend/culture/200411110002.htm



    我是2052那篇blog的作者,正是因为衷心喜欢你的blog、文笔和情感,故写下。倒是你在我blog的评论题目“你比我写得好”让我受宠若惊。



    至于说,“大家都等着你说出精彩的话,拿出精彩的照片”,我觉得没有必要担心,因为每个人笔下都有一个自己活的灵魂,尤其是这种blog的自由表达形式,更容易读懂文章背后的博客。我发现,越是时常更新的blogger,越是对自己的blog负责,大概blog也是一种很好学习的过程。



    能不能问一个我感兴趣的问题:你是通过何种渠道知道我那篇blog的?http://mimiqiao.blogchina.com/blog/article_363.379848.html
    回复mimiqiao说:
    在google上搜到的呀
    2004-12-25 17:16:12
  • 哈哈~~去看我在写的“娱乐精神”~!
  • 最近一次见面已经是01年的事了。当年各奔东西的时候就觉得你的感情生活迟早会成为八卦的对象。想想也不意外,你的私生活具有了一切八卦的要素:要名有名,要貌有貌,还是单身……(哈哈,还是改不了见你就夸的好习惯)



    你的文章越写越好,总是透出一丝理智的激情。激情这东西已经离我远去很久了。所以,读读你写的东西也算是对我这个过着极度庸俗生活的人的自我拯救。前两天看了一部Nicolas Cage的片子 《National Treasure》,当探宝人们打开地宫时银幕上溢满了埃及的财宝。美丽的埃及,一个多么久远的回忆。

    回复bahgat说:
    你现在怎么样啊?
    2004-12-25 17:16:37
  • 嘿嘿,还有商业价值。《南方周末》一惯不着调,偏偏口碑不错,不能叫做“野鸡报”。
  • <南方周末>的那篇文章看过后以为是你的表述,但没向导会是这样的情况.但话又说话来,有些事情是不必在意的,因为事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后面那些隐藏的眼睛,所性自去,他们也没什么可"期待"的了.这些文字本是自己心性的输理,我们会期待,但更重要的是你的心情.
  • 错过了你所说的那期《南方周末》找了很久,终究是没有结果,在这样一个消息不灵通的城市,很多时候是压抑的。

    也是很久没有来你这里,看了你的“嫁不出去”真的是有很多感慨,无聊的人确实是很多。

    周末,我见到了唐师曾,和书里写的一样,他没有架子,连说话都是那么随便,呵呵,真是一只太出色的“鸭子”。他谈到了自己的生活,人生,真的有太多的无奈!在学校的讲座中途他吃了药,当时,心里特别难受,不知道目前他的病情怎样,只有默默的祝福他早日康复!

    还是想常常在这里见到你,中东不中东无所谓,我想,在这里来的人,关心的不仅仅是你对中东的写照,更多的是对你的关心。

    今天是冬至,在兰州,人们喜欢在这一天吃饺子,说这样是可以不冻耳朵,要不,你也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