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湾初相遇(二)观战 - [周·游travels]

    2009-12-08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53153738.html

    民进党候选人林聪贤支持者喜极而泣。

     

    从风灾,到牛肉进口,再到县市长选举,一年多前高票当选的马英九,屡屡遭遇“下马威”。

    当领导人的光环褪去,当中间选民越来越多,党派能否执政的关键从理念转向能力。从这个意义上来说,2009年台湾县市长选举,格局虽小,不至于影响两岸政策,但传递出一个经常被忽略的事实——民主是自下而上的游戏,并不那么容易操弄。

     

     

    (一)

    烟花在手,哨子在口。

     

    宜兰县长候选人林聪贤的竞选团队,在主席台下半蹲成一排,静待最后的欢庆。

     

    台上,助选的民进党籍立委田秋堇,慷慨高昂,向民众喊话。她用闽南话造势,但每每提到“马英九”,就改了国语:“用选票说——台湾——不是马英九说了算!”

     

    台下掌声雷动。DJ把音乐声推至高潮。

     

    (二)

    从台北到宜兰,每十分钟就有一班客运车。不塞车的话,40分钟就已然身处“台湾头”。

    得名“台湾头”,因为宜兰地图上位于台湾北端,好像大陆爱讲“鸡冠”。民进党在宜兰打出的口号之一,“大家作伙拼,夺回台湾头”,不仅有抢占制高点的意思,更因为宜兰是民进党宣称的“民主发源地”,他们曾经在此执政24年。

     

    一路东行,沿途水泽处处,景观旖旎。“温泉之乡”宜兰,大不同于都会台北。现在可以这样迅速到达宜兰,全赖“雪山隧道”。总长13公里,工程艰巨,死伤者众。不难想象,交通贯通之前的宜兰,更加闭塞。直到现在,台北人还会说,“这里比较乡下”。

     

    政治版图上看,宜兰属于深绿。2005年因投票率低、内部分裂等原因民进党败选,“绿地变蓝天”,换了国民党籍吕国华当县长。所以,民进党誓言重夺宜兰,志在必得。

     

    而在国民党看来,固守宜兰的颜色,象征意味浓重。执政一年多的马英九,屡遭批评,要是再被民进党爬到“头”上,形象又矮了一节。

     

    所以身为领导人的马英九,十下宜兰辅选——甚至累倒在火车上,张嘴睡觉的画面都叫电视台拍去——只想要个“天下归心”。

     

    “可是马英九所到之处,支持他的民众喊‘马英九、马英九加油!’,”台北同事黄家腾说,“好像并不存在县长竞选人吕国华。支持马英九的宜兰人,未必投票给政绩很差的吕国华。”选择谁当父母官的问题上,台湾民众不需要听从马英九。

     

    (三)

    一入宜兰,首先错觉身处事故中心。无论站在哪个角落,举目四望,你都会看到这样的标语:“重伤抢救”、“危急!奥布中伤挽救”、“打救打火兄弟”……

     

    需要“抢救”的并非病人,而是选情相对惨淡的候选人。除了县长,宜兰35万合格选民,这次还需要选出县市议员,所以街道各处“悲情”弥漫。

     

    当然最有看头的,还属两党县长候选人吕国华、林聪贤标语之争。吕团队打出“吕国良执政清廉度:全国第一名”。几步开外,林团队随即打出“吕国良执政效率:全国倒数第一”。吕团队只好再接一幅:“他们继续骂,咱们继续挺吕国良”。

     

    讽刺他在风灾期间,宜兰的小学要不要停课,一日四变,果断力不够。更不用谈,盛传的“两千万公币”贪污。看看他为自己打出的另一张横幅,密密麻麻罗列政绩,一个比一个宏大,反让人抓不住重点。我只记得最后一条“把宜兰打造成亚洲婚纱摄影首选地”。

     

    吕国华4年前接手宜兰。他本也是宜兰人,在这里完成了国小国中 ,然后像任何来自“乡下”的有志青年,考上台北,一直念到“三民主义”理论研究所硕士。

     

    林聪贤本是宜兰下辖罗东镇镇长。他比现年53岁的吕国华年轻6岁。生于宜兰,长于宜兰,最高学历念到农业专科,竞选时自称“庄稼仔”。

     

    镇长林聪贤的政绩单就具体许多。尽是“鸡毛蒜皮”的修停车场啦,为老人设福利啦,但可以说在基层耕耘多年。林聪贤也是陈水扁忠实的支持者。妻子曾跑上前台向陈水扁献花。

     

    “中央地方一条心,台湾进步有信心 ,”投票前一天记者会上,国民党秘书长詹春柏指着报纸广告说,“今天我还看到了宜兰优美的竞选广告,我们的候选人李国勇……啊……吕国华……”一个口误,哄堂大笑。身后有记者对我说,“看来这次宜兰是肯定败了,连自己候选人名字都不熟。”

     

     

    (四)

     

    “林聪贤,548票,吕国良316票!”掌声清脆响起。

     

    下午5时票箱封闭后,除了官方的中央选举委员会外,各电视台、各候选人团队,同步开始独立计票,互比速度。

     

    拉票活动在投票前24小时必须停止。所以5号白天,各竞选总部相对平静。林聪贤这边,只有招财猫不断晃动写着“当选当选”的手臂,闲来无事的老伯,汇聚到这里茶叙,有人挥毫,书写一张张红底黑字的“高票当选”。宜兰宪兵队长给两位候选人各送一个宪兵人偶,底座上都写着“恭祝高票当选”。幸而邮差没送错人家。

     

    但是一过5点,气氛陡然热闹。林聪贤竞选总部门前,电视台卫星转播车边,小贩支起了烤香肠炉子,一串串挂起来,冒烟流油。台湾“选举经济”也是一景,凡有拉票,小贩必至,原理一如嘉年华。

     

    卖书的,卖T恤的,台独的,都来了。宜兰七里八村的老伯,有穿着短裤,骑着电单车就来了。更多是一家人由电单车驮来。

     

    林团队照顾周到,摆开流水席,来的都是客,主动招呼过来领面条便当。三名“撑台面”的宣传大员轮番上阵,脱口秀本领一流。DJ更在妙处渲染气氛。

     

    “我们不想再背井离乡了,要把宜兰建设好,”一名张姓年轻女子说,“上次回来投票的人少,所以才输了。这次年轻人都回来,就是想告诉马英九,你承诺的改变,一年了,到底改成什么样了?”

     

    马英九一年前的竞选口号是“马上经济好”,谐意“马英九上”。三通大手笔,贯通大陆市场,不幸惨遭金融危机。接下来“八八水灾”中墨守法规,人情欠奉,进口美国牛肉更掀起岛内大声讨。

     

    民进党执政经济或许更差,但作为在野党,他们对执政党的疏漏却是一个也不会放过。林聪贤竞选总部门口还高挂着“美国牛肉公投”字样。但这种“抓辫子”攻击法,未见得做到实际改善。例如宜兰本有个一年一度的“童玩节”,让家长带小孩享受当地水上公园,这个节日还吸引到台湾各地游客。吕国良执政后废除,另外搞了一个规模较小的“蓝雨节”替代。为什么呢?因为年年办,民众普遍审美疲劳,“童玩节”收入锐减,成本变成负担。

     

    这下林聪贤的竞选口号之一就成了“爱童玩,换县长”。他上台后,就会马上恢复赔钱的童玩节。因为深谙民情的他知道,童玩节再赔钱,也是当地人集体回忆;再减规模,也不能改名字。

     

    吕国良面相忠良,但缺乏魄力和魅力。这次想来压力颇大。一方面国民党中央不断施压,“给我顶住”,另一方面基础民意难以讨好,“给我下去”——夹板气不好受。难怪之前被记者问到,马英九频下宜兰,但选情仍不看好,“是否马英九牌也不管用?”他竟脱口而出:“是啊。”竞选当天早上,他又对记者们说,“没压力是骗人的,不想争到你死我活”——丧气!

     

    与林聪贤竞选总部相反,吕国良这一边静悄悄。总部外观比对手堂皇很多,没有支持者在室外。室内坐了几十个人,看样子都比较体面。墙上高高裱起马英九、吴敦义、吴伯雄、王金平诸位大老红底黑字的手书“高票当选”——看久了不觉热烈吉祥,倒透出铡刀的寒光。

     

    门里门外,花团锦簇,都是宜兰公司企业老板敬贺。票数不断开出,电视机前的人个个神情肃穆,好像盯着一片下降线的股民。

     

    两个阵营最大分别?国民党这边没有人卖香肠!一个信号是,小贩都知道今天哪边人气旺。第二个信号是,两边支持者“身份”有差异,到现场挺吕国良的,多属“表态”性质,这些人不是吃路边摊香肠的一族。

     

    电视台计票刚算到两者差距超过两万票,中选会远未公布,吕国良立刻自行宣布败选,早早卸下了担子。

     

    (五)

    各项竞技体育中,中国大陆素为乒乓球霸主,经常出现同为中国队的球员捉对半决赛或决赛。后来出现一个公开的秘密:让球。偏偏有人不服,临场叛变,硬是凭实力打败内定赢家的队友,其中代表人物何智丽。

     

    这次花莲县市长选举,也出了个“何智丽”—— 傅崑萁。他在当地建设多年,但因为有几桩案件遭调查,马政府嫌其不够清廉,不顾他民调领先,另推候选人。结果傅执意参选,不惜遭开除党籍,最终“高票当选”。

     

    “其实花莲人不见得多么喜欢傅崑萁,但是他们一定不喜欢马政府强加于人的姿态,”花莲人杜小姐说,“花莲是全国唯一没有电气化铁路的地方,选战前一天,马英九跑去花莲,主持电气化铁路动工仪式,花莲人反而更不高兴,好像你到了这时候,才想起我们。”

     

    失宜兰失面子,吃不到花莲,反而被自己人“吃豆腐”。 虽遭国民党“清理门户”,傅崑萁竞选期间,始终穿着印有国民党党徽的背心,当选后也口口声声称自己“蓝色不改”,但绝口不提“马英九”。

     

    台湾媒体放大他谦卑身姿之外,嘴角“得意的微笑”。

     

    “选后中央政府还是不得不招安诸侯,”记者黄家腾说,“选前脱党,未必以后回不去。”如果真是这样,马英九被自己人吃了“豆腐”还得吃“黄连”。

     

    云林候选人吴威志被认为最秉承马英九精神,学历博士,形象俊朗,不拉帮结派,不筹组团伙,清廉无贪腐。结果却大输对手十万余票。

     

    在台北工作的花莲人张先生,没有回去投票。“现在对政治兴趣不大,因为两个最主要政党都不尽人意。民进党口口声声要台独,其实他们当政也不敢真的做。过去几年证明了,哪个执政的要台独,在岛内都通不过!重要的是看你抓民生抓经济。”经过民主党执政的磨合,蓝绿双方在两岸议题上,都成了在两条线内游走,都很难出格。

     

    国民党候选人此次频爆贿选。有被电视台抓到,送选民的圆珠笔笔筒里,暗藏千元大钞。“国民党不贿选,就不会选!”民进党议员放声在舞台上喊。

     

    而民进党贪污贪出了国际名声。“对老百姓来说,民进党不但贪,还不给老百姓吃。”杜小姐说。

     

    12月5日选情开出,马英九表情凝重出来谈将来打算,他老调重弹“执政要清廉,问政不腐化”,令我为其出一身冷汗——“清廉”、“不腐化”不过是基本要求啊!没错,当年正因为你“清廉”,一反陈水扁形象,高票当选。但现在要看的是执政能力了!问政水平了!

     

    “过去台湾人看到马英九‘啊!马英九!’(高八度音),现在是‘哦,马英九’(水平线音),”台北主持陈淑婉说,“领导人光环褪去了,反而是选民理性看待问题的时候。”

     

     

    (六)

    “请出前行政院长游锡堃!新任县长林聪贤——”

     

    中央选举委员会正式宣布结果前数小时,林聪明已经以两万多票优势,宣布当选。台上名字出口,台下林团队立即大展拳脚,燃放烟花,照亮整个露天会场。

     

    支持者欢呼雀跃,有人流下眼泪。

     

    游锡堃站在宜兰的舞台说,这是“民主主人的胜利”,这里实现了“第三次政党轮替”。

     

    在北京,有评论说,“台湾地方选举,内耗严重”。

     

    在香港,有人谏言,“中央应该拉马英九一把”。

     

    台湾人说,“那别让人看出来,否则人们更反感马政府”。

     

    怎么说,全看站在哪一边。

     

    要理解宜兰人的选择,再看一个细节:12月5日一开始投票,竞选活动必须全部停止。宜兰各处原本飘扬的旗帜也“很配合地”都不见了。原来那些旗帜刚好合适当地农民拿回田地,冒充稻草人。而许多民进党人士的宣传牌都用瓦楞纸做,方便民众捡回去回收,还可以卖钱。多年来,双方已经形成默契。(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时间的罅隙 2006-12-08

    评论

  • 大陆人有谁见过选票长什么样?
  • 周老师,您好!好久没联系了,呵呵!我现在在《中国科学探险》杂志做编辑。听说您离开新华社去凤凰卫视了,希望有机会再跟您合作!我的MSN:leidongjun@hotmail.com。邮箱:leidongjun@126.com。祝好!雷东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