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玩法,旧思维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9-11-24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52048175.html

    看了一天的矿难报道。

    各种角度似乎已经被说尽道明,下午看到记者从鹤岗发回的报道,还是愕然。“赔偿方案中还有一条特殊政策,若家属在签订赔偿协议后24小时内,为遇难矿工出殡,则可额外获得三万元补助,若48小时内出殡,可获两万元,72小时出殡,可获一万元。”

    简单说,你尽早把人烧了葬了,得到的钱越多。为什么要在事故责任尚未查明的情况下,鼓励家属尽快把遇难者从这个世界上抹去?

    该说的话,下午点评时说了。事故发言人的建立当然是进步,是新手段,但若玩的是旧思维——以搪塞媒体为己任(明明是“责任事故”,说成是“自然灾害”),请走家属为解决办法(遗孀们站在寒风中讨说法,镜头前不断有手挡上来)——当是更加警惕。

    路透社拍摄的画面中,最叫我心颤的,就是那些挡过来的手。他们并非新兴集团娴熟的哦宣传部长,他们只是集团工作人员——大多穿深蓝色棉大衣——或当地警察,有警察停在一边。

    他们应该也是当地人(正如记者採访到的那位新寡),为什么口气中听出,衷心耿耿希望达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效果?他们是无奈执法,还是麻木看客?谁把他们训练至此?

    多年前,跟同事一起看国内媒体矿难报道,犹如浏览分分钟遭和谐的帖子,紧张刺激。今天,看中央台记者追着龙煤领导跑,对方嘟囔“那边有会,我要走了”——这进步真是很大。

    然而,正如鲁迅所谓“煤的形成”——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消耗大量的木材,最后得到一小块——流了多少血,才换来报道上赔偿上(?)的一点进步。

    往前数一百年,美国采矿业也是血债累累,每年死两千人以上。终于在1910年国会立法,设立内务部矿山局。劳工运动高涨,工会兴起,安全措施福利待遇,遂大幅提高。此后,美国发生一起矿难,就会触动重大法律提案,乃至行政改革。

    矿难照片、资料在博物馆展出,联邦劳动部官网上有历次矿难介绍,“不要忘记几百米之下的人们”。如今,采矿业在美国只是排名第四的危险工作,在农业之后。

    昨天看了《2012》,也许是段幻想,美国也意淫自己的总统能留到最后,做出表率。因为他们的意识中,这是正确的——船长不能首先弃船逃生。

    我们的印象中,好莱坞是美国政府的“软武器”,在全世界输出价值观。不要忘记,好莱坞的观众,首先是美国人自己,他们首先被教育成奉“爱”、“勇气”、“个性”、“责任”、“荣誉”为圭臬的人民。

    全世界积极报道中国矿难。因为它关乎我们的GDP,更关乎我们的道德。一百间孔子学院的老师,都会在一次矿难面前,哑口无言。

    分享到:

    评论

  • 在好莱坞电影里,美国总统总是人类道德的杰出代表。
    在2012里,中国又成了世界工厂
  • 我們都希望進步越快越好。
    但現實是殘酷的,唯有轉而希望,時不時有一點點進步就好。
  • 事故没有不严重的,
    反应没有不迅速的,
    指示没有不明确的,
    批示没有不重要的,
    责任没有不重大的,
    慰问没有不亲切的,
    调查没有不深入的,
    检讨没有不深刻的,
    采访没有不受阻的,
    反响没有不强烈的,
    教训没有不沉痛的......

    你是不是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