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时代的余温·11月10日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4-11-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90147.html

      还是决定回家。希望明天早晨睁开眼睛,手机上没有未接电话,意味着阿拉法特又熬过了一天。

      地铁末班车里,手机响。看到新华社的号码,心头一颤。“不会吧?”我首先发问。幸好对方只是证实一个词语的译法。

      说不清楚。作为记者,我一直对阿拉法特保持着客观和理智,可是今天,“脑出血”、“周五埃及葬礼”、“拉姆安拉官邸清真寺内安葬”等等越来越确切的消息逼近,我却越来越焦虑,甚至不敢独自承担听到他死亡消息的那一刻。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我们的斗争将是一个十分漫长的历程,它将不得不继续许多年,也许甚至超过我们这一代人的寿命。”

      早就读过阿拉法特的传记,两年前到巴勒斯坦当记者前,又读了一遍;这些天重读,同样的句子勾起了更深的叹息。

      毕竟是曾经多次相见的一个人。今天,我时常感到当时他的手,那只比脸色更白、布着老人斑、患帕金森症的手,紧紧攥住我的手时的颤抖。

      今天,伊斯兰教领袖到病房为他颂读《古兰经》的时候,说看见阿拉法特的肩膀轻微动了一下。

      我突然再次感受到那只手的颤抖。

      那是一手握枪,一手握橄榄枝的手。初听阿拉法特在联合国大会这句著名的讲话,我惊讶他可以这样明白地宣称自己是“机会主义者”。

      他自己并不避讳“机会主义”的评价。巴勒斯坦人说,作为巴勒斯坦独立运动领导人,注定不是勒索人家,就是被人家勒索。巴勒斯坦不能依靠任何人,巴勒斯坦人是孤独的。

      看看跟那只手握过的手:埃及前总统纳赛尔、萨达特、阿联酋总统扎耶德、叙利亚前总统阿萨德、约旦前国王侯赛因、美国前总统卡特、克林顿、以色列前总理拉宾、佩雷斯,还有周恩来……

      卡特说,在政治上,生存下来本身就是个奇迹。

      那只颤抖的手上,带着大时代的余温。他是一座活的历史博物馆。

      马格南图片社网站首页,今天贴上了阿拉法特各个时代的照片。冰冷的镜头,记录下或迷惘或激情,或落寞或得意的刹那;拉开几十年的时空距离,照片背后的情绪也有了新的呈现,有讽刺有赞赏。

      有一段时间,阿拉法特无论白天黑夜,屋内室外,都戴着墨镜。也许是为了制造一个神秘莫测的形象,也许是为了自我保护。戴墨镜的时间不长,马格南的摄影师们有幸记录下更多看风云变幻的眼神。

      我感到那只大时代的手渐渐抽去。

      也许是出生在70年代的缘故,我不太容易理解民众对“民族偶像”、“民族象征”的情感。他们不是没有抱怨过阿拉法特,但失去“偶像”、失去“象征”绝对是天崩地陷。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尽管大家也清楚:无论谁离去,巴以探索共生共存的道路,还将继续。

       今天拨通了加沙雇员的电话,问起街面上的情况。他说:“很奇怪,大家还是该干嘛干嘛,商店没有关门,孩子们也都照常上学……也许因为最后的消息证实之前,大家都还抱着一丝希望……”他哀叹连连。

      从电视画面上看,推土机和铲车开进官邸大院,清理广场上的废旧汽车和插着棍子的汽油桶。这些东西是用来防止以色列直升机突然降落、抓捕阿拉法特。清理这些东西,加重了我心头不祥的感觉——他们似乎在放弃什么,又准备迎接什么。

      重读阿拉法特传记,有一个细节令人难忘:阿拉法特曾经对妻子苏哈说,巴勒斯坦建国那天,他将脱下穿了几十年的戎装,换上燕尾礼服。如今,我们看到他脱下戎装,换上的却是蓝色病号服。

      而巴勒斯坦国,还没有建立。(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崇敬阿拉法特,一个为民族而生而亡的人

    你很勇敢:) !
    回复熙木禾说:
    谢谢你,阿拉法特也有复杂的一面。
    2005-05-24 23:08:07
  • 一个有理想的人。
  • 怎么说他呢,玩政治最后自己也被玩死!

    活下来就是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