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们为什么不生气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7-03-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802240.html

    1961年的一天,纽约寒风凛冽,蒸汽从下水道排水口的洞口冒出来。Bob Dylan踏进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大门。他知道自己的歌曲不是电台喜欢播放的那种,但推荐他的约翰•汉蒙说,自己不把商业利益放在心上,他了解Bob Dylan音乐的内涵,“我知道什么叫诚恳。”

    2004年12月29日,北京海淀。查建英走进雕刻时光咖啡馆,将信将疑地准备访问一个叫刘奋斗的青年导演。阿城推荐了这个人,查本担心刘太年轻,没想到相见甚欢。无论讲政治,还是批电影,刘奋斗都归结到信仰上。“只有信仰是淘汰不掉的,信仰是一个民族的立足之本,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就应该被淘汰掉,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你只有从根本上说,我tmd得病了,你才敢吃药。”但我们一直没说,我们不诚恳。

    约翰•汉蒙出生上流社会,却一辈子支持并捍卫热爵士、灵歌和蓝调。他认为,Bob Dylan是一个延续了蓝调、爵士和民谣传统的人。Bob Dylan回忆汉蒙说那句话的时候,口吻强悍而大剌剌,眼中闪着赞赏的光芒。

    50年代末60年代初,美国乐坛死气沉沉,电台里只听得到“牛奶和砂糖”。还要再过几年,才有“披头士”、“滚石”出来石破天惊。Bob Dylan说,民谣是他探索世界的工具,而当时的主流文化“软弱无力,是个大骗局。”

    1988年,批评时代的Bob Dylan进入美国摇滚名人堂。得奖辞中说,“他的歌曲,持续为一个骚动的时代作出注解;他的歌词尖锐、充满画面但有时晦涩难懂,足以展现一个时代的心灵样貌——因此,他真可被誉为时代的代言人。”

    查建英惊喜于刘奋斗的见解,后来更喜欢上了他的电影《绿帽子》,表面动物凶猛,骨子里极其温柔。她把两人的对话收录在《八十年代访谈录》中,但最后出版时,由于奉令删改太多,刘奋斗最终决定撤稿。

    我是在同一家书店,油麻地百老汇电影院书店买到Bob Dylan的自传chronicles volume one(中文译名《摇滚记》)和未删节的《八十年代访谈录》。《访谈录》封面灰色,不象内地版本那种向日葵色,但腰封上似乎多了一句话:“一代人的浪漫与张狂”。(我不确定内地版本上有没有这句。)

    百老汇电影院是香港最有品位的影院,喜欢的电影可以在线几个月,而不喜欢的商业片,不管多时髦,竟可以不上。附带书店的名字是“库布里克”。收款台挂着小小字幅:“第五代导演可以没落,中国电影不可以没落。”

    我的朋友叶滢,经济观察报大记,采访查建英的第一句话是:“现在的东西怎么那么没有阳气?”

    何来“阳气”,何来“诚恳”,如果我们根本不生气。浪漫张狂的八十年代过去,九十年代初余情潺潺,逐渐软化成“牛奶砂糖”,到新世纪,乖张空洞占了主流。社会缺乏阳气,本质上是批评的缺位。

    温在本届政府最后一次两会记招上说,“要培养创新思维和独立思考”,仿佛这些是可以“培养”的。这些东西只是不需要围栏。

    最近曾特首的一句话在香港特别流行:“我要做好这份工。”而这句话的翻版,见诸各处,从公交车清洁队宣言,到物业管理,更有激光治疗近视眼的医院宣称“我要做好你这对眼”,听上去怎么都有点象黑帮电影里的恫吓。“我要做好这份工”,本意不错,却招来部分媒体人士笔伐,反感其中一股讨好意味。有人撰文反问,作为特首,本来就该尽心尽力,曾特首是不是认为过去两年做得不好,现在参与下届竞选,走出来敷衍大家?

    香港社会,总体上阳气也不够,但似乎还有点骨气。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I have doubts 2009-03-19
    枪炮与话筒 2008-03-19

    评论

  • yijun你在HK?
  • 突发事件,我觉得不算。姜声扬不是播过了吗?是不是要卖一下国窖1573的广告?
  • 主人好.我是<经观报>的,信箱是zhongweizhi@163.com能否告知您的信箱,有事相求.
  • 哈哈,“最可爱的左愤”。

  • 你太可爱了。:)

    骨子里还是左愤,但是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左愤,大概是因为你在愤的时候,还不忘轻松一下,暴露出小女孩可爱的一面。大概是本能吧,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察觉。
  • “我要做好这份工”,这句话是你写的吧,要改了,”我要做这份好工“!逗个乐!!!
  • 大家攪清楚,曾生既口號唔係[我會做好呢份工],而係[我會做呢份好工]。从香港网站转过来的,虽然自己懂广东话,但在大陆很难打那些字。周小姐真够搞笑的!听说你去了新加坡?
    回复mozixian说:
    曾的原話是[我會做好呢份工],我只是翻譯過來。[我會做呢份好工]是別人惡搞他罢了。http://www.cuhkacs.org/~henryporter/blog/read.php/441.htm
    2007-03-19 11:0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