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朔的黑白是非 - [光影书韵books&movies]

    2007-03-1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741709.html

    连着在“锵锵”看了几天王朔,很爽。虽然他刚出现的时候,像个多动症患者,在椅子上左旋右转,且满嘴粗口,令我有些吃惊。但几场看下来,我开始跑北京腔,香港同事递稿子过来时,我脱口而出:“这个不靠谱!”弄得对方一愣愣。

    儿话音把我带回北京,无比舒坦。令我兀自戴着耳机偷乐的,是王朔评论女性:“上海人,在北京长大的,严重靠谱!”可到了饭点,我跟晓楠辩了一中午。她反感王朔,我捍卫记忆。

    晓楠的主要观点是,王朔自曝心理阴暗,看其他人也一样肮脏,可见他心胸狭隘,算不上大师。我认为王朔在揭露一部分人的虚伪,他也没标榜自己是大师。社会需要各种人来去伪存真,王朔只是其中之一。我一向以为晓楠黑白分明,而我看到的更多是灰色地带。

    王朔当然不完美,甚至他自己说的,心理有问题。我清楚自己对王朔的捍卫,说夸张些,因为他对我,我同时代人,人生观世界观的形成起到重要作用。80年代后90年代初,王朔的四卷文集在同学中传递,回到我手里的时候几乎散架,每一页纸摇摇欲坠。当年批评王朔的声音也不少,大多不待见书中人物的油嘴滑舌。而我看到的是真诚。从《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到《动物凶猛》,玩世不恭的态度下面,是对美对爱对世界掏心掏肺的渴望。

    晓楠说,她也认可当年的王朔,但反感他复出之后的扭曲心态。饭后遇见文道,求证印象。文道同样用了“真诚”二字,“他批评最多的是自己”。但证实王朔在镜头前的high,跟吸毒有关。文道在节目里,听王朔讲话时频频点头,心有戚戚,但在未能播出的部分里,他也曾一脸困惑,不知王之所云。

    年轻时喜欢过的东西,就是日后的接头暗号,用来发现同类,心照不宣。我这一代人的暗号群中,有王朔,有崔健,有陈升,有“新音乐的春天”,有张承志。因为这些东西的勾引,我从上海千里单骑,走进北京,至今没有回去。我跟Taras就是这么接上头的。第一次见面,跟这位中国穆斯林记者还有些生份,坐进他的汽车,在《可兰经》下见到“中国火”,顿时明白了彼此是什么人。

    文道的话令我着实难过。刚看过电影《门徒》,毒品这东西还是太难接受。王朔真的是不甘寂寞吗?像他这样的人,真的需要不断寻求刺激吗?因为巅峰不在,就对当红人物见一个打一个吗?他真的认为于丹祸国、李敖无知吗?我没有亲眼见过王朔,无法确实我的猜测,但忽然想到另一个曾经当红转而落寞的英雄。我亲眼见过他如何无法承受风光不在,不断制造“事件”,象一个为了引起家长注意而干坏事的孩子。

    非如此不可吗?为什么登上绝顶就再无退路?有人挖苦陈丹青,再也画不出《西藏组画》,陈说,是画不出了,因为我画过了。于是他轻轻松松在另一条路上走得开阔:写字。

    分开后,我给晓楠发短信:虽然世界有一大片灰色,但有些事情还是要有底线,比如吸毒。她回复说,我最怕就是那些让我赞叹才华但没有敬畏悲悯之心的人,他们越聪明,越让人心寒。

    记忆中的东西最不可寻。我不会去重读王朔小说。  

    小宝说,“北京有个叫王朔的孩子曾经宣布,写城市小说,他谁也不怵。读了村上春树的小说,再去读王朔,你就会懂得什么叫城乡差别。”

    读到这段话是2004年。而读王朔的时候,村上还没进中国吧?无论如何,王朔在我的记忆里依旧阳光灿烂。

    (注:在这里输入“gulanjing”最后出来的只有三个星号。咱们的self-censorship又向前迈进。所以,我只好写成“可兰经”。可笑的是,我跟香港同事争了多久,才纠正他们是“古”,不是“可”。跟维基一样,自己不让写,反让错误的占了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最怕就是那些让我赞叹才华但没有敬畏悲悯之心的人,他们越聪明,越让人心寒。"



    这个好,很象我对冯唐的感觉。
  • 我也在北京,也曾经深深喜欢过王朔的书。只是现在觉得王朔的负面评论太多了,但也许这真的是他的一种真诚而已。
  • 严重同意周YIJUN的看法,我相信对王的认同与否取决于他是否对你产生过深刻影响."捍卫记忆",忠实于自我感受.
  • 很同意作者的观点,人家朔爷多牛啊!一口京片子,骂可骂之人,可骂之事,十年前怎样,十年后还是怎样,锋芒丝毫不减当年.人家多真实,多靠谱啊!老子就是老子.
  • 我的信箱:

    laohedong@vip.sina.com

    候你回音.
  • 关于王朔,分析得非常到位.

    非常佩服.

    果然是大记者.

    我那里有王朔的新作部分.你希望看吗?如果需要,我发给你.

    谢谢你的文字.
  • 不太喜欢王朔的作品,总感觉他的童年或者说是青春期受到过至大的伤害。他撕开自己的伤口给人看不是为了让人了解真实的生活,而是为了让自己接受受伤害的事实。不过,他确实天生具有作家的敏感,也正是因为这样,伤口才深!他不疗伤甚至有时自己捅自己几刀是不愿意看到别人制造的新伤。
  • 嗨,我发现我没有每天来看,是个遗憾。关于王朔,这篇儿是我见过写的最让我个人觉得靠谱的。
  • 可否有时间问一下文道兄,为什么他不写博客了.
  • 轶君!终于七拐八拐从别人的博客里链接到你这里来。还记得那天在人事局,你去办辞职我去办出国......那以后一直挺惦记你的新生活怎么样。在新国看凤凰,一次看到你,很开心......保重!
  • http://taras.blog.sohu.com/2744812.html



    taras.blog.sohu.com/3002954.html



    我写的,看吧。 :)



  • 感觉“老流氓”们还是有力度的,留着点儿火气也好,难以想象王朔变得慈眉善目了,那还有什么劲呢。
  •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534363.html

    不知道轻施粉黛,是何等模样...
  • 很喜欢这句“上海人,在北京长大的,严重靠谱!”

    有个哥哥正好相反,不知对男生的评价也如是麽?
  • 不说王朔现在如何,倒很想知道他到了晚年会是个什么样子,现在的五十知天命,那时较现在加个"更"字吗"?
  • 天才,可惜不是个褒义词。

    从没看过王朔的文章,现在倒想看看了。

    人生,就像一根燃烧着的蜡烛,照亮不同的地方,我想做的,只是欣赏 :P
  • 北京话说,是个爷们儿。不过,他年过50,还这么愤青,倒是少见。这世道,人在公众面前的话都是假兮兮的,还有几个人能这么劈头盖脸痛快淋漓啊。
  • 2周后新版的“鲜花村”要上线,老王这是为了上线热身,“撒狗血”一样的炒做~~你就不用抬举他了.



    还有,据说也可能老徐要结婚...也刺激着老王了.



    中国真正影响社会发展的作家是郑渊洁...这两天我还跟李翔说起:)
  • 你说的都对。只不过,王朔频频接受采访,在新书问世之前,总让我感慨,都是俗人。
  • 真巧,写完博,发现,你也的是王朔。



    赞同你的观点。不过,我还是觉得失落。。。。。。
    回复Emile说:
    看到了。我的感觉好像不是悲哀,有些怜爱。
    2007-03-12 00:10:07
  • 还记得看王朔的小说涕泪横流的日子,没有任何人能够写一个城市到那个地步,这个城市在我内心最深的地方,而王朔在漫不经心的时候就溜了一圈
    回复Nancy说:
    你说得真好。
    2007-03-12 00:07:54
  • 唉,底线底线。

    叹一口气 :(
  • 看"频道"看到你这篇文章,十分喜欢,心有戚戚. 同样感受到的是王朔文章里的真诚,如你所写:"玩世不恭的态度下面,是对美对爱对世界掏心掏肺的渴望。" 我读他的第一篇是"许爷",于是再也不能不象爱"许爷"那样爱上了王朔,尽管我是个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