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节琐记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7-02-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597382.html

                        一
    年三十,照例是春晚。年年都是鸡肋。今年我面对电视,膝盖上笔记本电脑却播着《巴别塔》,只等宋丹丹出现时摘下耳机。

    下午开始坐在电视机前。上海台春节新闻,煽情煽得俗套空洞。无非是记者站在某餐厅直播,报报哪些讨口彩的宴席菜,话筒对准吃客,说说新年祝福。

    东方卫视则不同,多角度,多层次,甚至还有多年积累,一次“晒马”(粤语,亮出全部牌)。如一艘满载回家过年乘客的轮船发生故障,上海方面如何施援,终于令众人在除夕夜阖家团圆。又如,直播上海诞生的第一个“猪宝宝”,随后跟进“12生肖宝宝”齐亮相的特别节目,也就是前11个上海生肖宝宝。当他们一起出现在荧幕上,从11岁整,到新生儿,真的很感人。立足上海,立足人性,东方卫视的新闻节目,这些年表现出不张扬,不狂热,稳步前进的态势。主播未必光彩照人,却功底扎实。骆新访问易中天,也做到了“对话”,而非各说各话。骆新的表情很有意思,特别是抛出刁钻问题时,话到结尾,余音稍拖,嘴唇微开不闭——似乎抱着歉意,用刺轻轻扎了对方一下。

    香港收到国内频道有限,我只是凭一个下午的印象生出些感慨。像东方这样,沉默稳当的对手,最是可怕。有趣的是,东方卫视英文名为Dragon TV,与凤凰双双“呈祥”。

    凤凰十一点开始做直播。连线各地记者,报告华人迎春情况,倒也符合关怀全球华人的定位。子夜零时,跨入猪年,凤凰画面上同时出现三个框:台北,香港,北京。台北和香港,代表性地点都选在寺庙,而北京,则是春晚现场。这一刻的寄托啊!

                        二
    回内地,头等大事是买书。毕竟简体看得过瘾,又便宜。到陕西南路季风书园转转,提一兜沉甸甸出来,神清气爽。血拼买衣服与买书之后的感受区别在于,前者心往上浮,后者往下沉,浮浮沉沉倒是都需要。

    真是疏废了,才买《万古江河》。《非常道》出了II。薛涌《草根才是主流》。有见地,明事理,只是稍逊文采。跟李银河那场笔仗,虽旗帜鲜明,出招却拖泥带水。《最好的时光——侯孝贤电影记录》,那么厚一本,带插图,只25元,山东画报出版社还是一如既往地值得信任。

    奇怪的是,小宝《别拿畜生不当人》2004年至今,还在卖。翻开,居然还是第一版,印数不详。小宝正是季风书园的当家,不可能是盗版。04年发现这本书后,我逢人必送,人家看完,还会买一堆送人。如此宝货,居然还在卖第一版!论文采,薛涌当输小宝。

    陈丹青《纽约琐记》,上海是卖断了。后来在《上海电视》上读到对他的访问。陈说,艺术就是“臭美”;说“城市里的墓地,可能就是人与城市的关系”,说在今日中国,大众醒来的时候,知识分子还在睡觉呢,罗兰巴特称“知识分子是社会渣滓”,“而中国有的是人才,没有渣滓”……

    三言两语,背后是几十年的见识。

    仰望自己的书架,《可兰经》《圣经》之外,带“中东”二字的书之外,那些补心补脑的书,需要时间和心境去阅读。累了一天,有时更想推进一张DVD,安慰自己说,一样是获取信息。看片跟看书的区别在于,前者好像上了跑步机,设定45分钟“减肥模式”后,跟着动就是,快慢都不用操心,还可以分心想些非非。看书呢,散碎时间也能利用,但更多时候象主动锻炼,要挤时间,调状态,专门做才行。

                        三
    J说,80年代后的上海孩子,没有一个发得准“我”字。他们发不出结尾的“喔”音,代之“乌”。我不信,找表弟来试,果然。

    初二夜里12点,被J的电话勾出去,Babyface见。进到里面,自然是谁都管不到谁,失散在噪音与眩光中。不太喜欢当天的音乐,我在角落里靠墙站着,远远看J跟一个珠圆玉润的女孩舞得起劲。站久了,手心里忽然多了两根手指。定睛一瞧,一个醉得东倒西歪的人要跟我说话。

    他瘦瘦小小,五官很卡通。说了一堆莫名其妙。起先以为他认错人,后来弄明白是跟我说,也不管认不认识。我笑意盈盈地望着他,80年代的孩子真是可爱,仿佛掖下揣着一颗真心,随时准备要献给谁。可惜没留意他发不发得出“喔”音。

                       四
    今年春节创了一项记录:没发一条祝福短信,也没收一条。

    原因很简单,香港手机没开通漫游。除夕夜,看亲戚们为此起彼伏的短信铃声奔忙,暗自庆幸自己免俗。

    岂料,节日接近尾声,几乎每天都会想起应该通电话、至少短信联络的朋友。晚矣,晚矣。就像某天不洗脚就睡,因guilty pleasure偷乐,可第二天醒来,难受的还是自己。原来“俗”这个东西就是“默认程序”,帮你省心。

                       五
    初四回公司上班。才知道香港人的规矩是,已婚同事要给未婚同事派“利是”(红包)。无需包太多钱,10块20块就好。一天下来,我也收到十几封“利是”,收到之后也学会说“猪笼入水、珠光宝气、诸事圆满、发过猪头”等吉利话。

    香港不是一向尊重个人隐私吗,这个习俗不成了“婚姻状况检测器”?看来,重隐私的社会,同时会象薛涌说的那样,一对一的婚姻模式,为主流社会祝福,对大多数人来说,也是比较健康的生活方式。

    下午接到房东电话,说要过来看看,但又说没什么事。我一下紧张起来,只在签约时见过一次房东,交房租都是网上银行转帐,有他的信件也是中介代收,来干什么呢?咨询香港同事,是不是来检查房子?看我有没有在瓷砖上钻孔?虽说是新年,但他总不可能来派“利是”。同事也不解,在香港,房客与房东可以根本不见面。

    当天回家晚了。房东中途打电话来,说经过楼下,留了东西在管理区。我脱口而问:“什么东西?”他愣了一下,说“没什么,就是给你拜年啦。”我顿时惭愧,连说“谢谢”。回家,大楼管理员的桌上放着一束蓝色鲜花,管理员又从桌面下笑眯眯捧出一盒巧克力。进屋细看,巧克力礼盒中还有两个“利是”,代表房东和他夫人,一张红色卡片上亲笔写着“希望您在港生活和工作都顺利,最重要的,愿快乐常伴您左右。”

    房东跟我年纪相仿,记得是斯文腼腆的一个人。打电话过去道谢,他说,就是觉得我一个人在香港不容易,关心一下,“没有别的意思”。还抱歉说,把我的姓写成“张”,都怪自己听国语不行。

    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傻傻扔下一句:“改天请你们吃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般味道 2004-02-24
    Gunshot 2004-02-24

    评论

  • 收不到凤凰~所以看东方,喜欢看东方的新闻,国家大事,家长里短,正经的,不正经的,政治的,娱乐的,各色人等均能坐在前面享受半天,像我这种“杂”人,更是统统收下~~
  • 估计妳也该知道了,读书看碟听音乐还是去豆瓣,www.douban.com,我这个字难不在尾音上,难在这是个折声,发错音一般是读成平音,可能是上海的孩子比较早接受外语教育,外语多是平音,影响了汉语发音的学习?
    回复板儿砖说:
    呵呵,豆瓣有我啊。
    2007-03-11 02:40:47
  • 首先祝侬新年好!你讲叻老对现在电视作秀成分太多.类似电视节目不看了已经
  • 那段時間還以為妳回家鄉去了,所以沒發短訊給妳!補發!補發!
  • 又介绍了不少好书 。
  • 别致的新年,祝你在香港愉快!
  • 不同地方的风俗体味下,满有趣的
  • 广州那边也兴已婚同事给未婚同事派红包,但不知是否香港传过去的
  • “改天请你们吃饭。”



    哈哈,够中国~~不对,够大陆。
  • 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