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517886.html

    在伊拉克呆了三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访问总统,除了来回机场。摄像说,要不是一帮人在这里,早就上街了——不是勇敢,是太闷。

    此次到伊拉克,其实就一个任务,访问塔拉巴尼,访完走人。人家总统府很重视,车接车送住小楼,保障你安全的同时,只有一个要求,不准出去。即便是步行5分钟到小楼外萨达姆旧宫殿(现在的总统府新闻中心)上网、传片,也必须提前申请,专人陪同。一是安全,二是哨所的人不接命令不让你通过,宫殿的门也不开。

    我们居住的总统府区域平静地诡异,令人不敢相信这是巴格达。一天早晨,我竟被鸟鸣唤醒,幸好后来又听到了重型机关枪的声音,才确认自己身在何处。总统区域位于巴格达东南,靠近绿区,爆炸声机枪声,都来自这一区围墙之外。唯一闻声见物的,是美军直升机。飞得不高,腹下空门大露。

    “这叫我们回去怎么做节目?连街都没上!”“喂,为什么不能出去,就是因为外边太危险嘛!”我这样自圆。这次的情况确实比较特殊。不过,来时路上的炸弹已经展示了巴格达的面貌。2月9日,美国NBC记者跟随美军做“嵌入式”采访,10米之外一枚地雷爆炸。记者说,这只是一次平常巡逻。

    极端一点想,在这个国家里,还能看见活人,就不错了。对于大多数抱着爆米花看新闻的人(包括我)而言,这个国家的人似乎早就在每天的爆炸声中次第灰飞。

    所幸,我们还是接触到各色人等。不能上街,用眼睛看,用耳朵听,跟周围人交谈,成为我们理解这个国家的途径。

    新闻中心碰到一名工作人员。他讲话的声音比常人低半档,显示受过良好教育。他说,当下1美元大概兑换1300伊拉克第纳尔,1991年之前,1第纳尔兑换3.5美元。目前伊拉克各种商品的价格还算正常,比如,一瓶矿泉水250第纳尔,大约25美分,一台彩电200美元。一名政府工作人员的月薪,150-200美元。而萨达姆时期,只有1个美元!不过,有其他福利。我问,萨达姆时期,政府人员中会不会因为不同派别收入不同?他说,萨达姆时期,他的工作人员都是逊尼。

    他自己住在总统区域外围,只是在里面工作。他最担心的,是孩子每天上学路上。因为每天行程固定,容易被绑匪找到规律。他愿意离开,可是家人都在这里,很难全部外迁。

    大概是总统府人员的缘故,他很紧张我们会不会把他的话放到电视上,新闻办主任进来后,他更是连名片都不给了。

    新闻办主任对于“是否愿意离开这个国家”的回答最特别:“离开?我在外面流亡了30多年,才回来啊!”他是什叶派,蹲过萨达姆的大狱,听人警告不喝水不吃苹果,才没被毒死。流亡欧洲期间,曾经出任“自由电台”播音员,通晓多种语言。西服领带非常出挑,变色眼镜价格不菲。他令我想起开战前伊拉克常驻联合国大使,那个风度翩翩的伊拉克人穆罕默德•杜里,为自己的人民失落尊严而哽咽。“他吗?现在大概在卡塔尔或者阿联酋,不做什么事了!”主任喷着烟圈说,镜片背后看不出好恶。

    “伊拉克现在并没有教派冲突,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是逊尼派民兵控制了某个社区,那一区的什叶派不得不出逃,而帮助他们逃走的,替他们照看房子的,正是逊尼派。你知道吗,我的妻子就是逊尼派,我们整个家庭都是混合体。当年帮助我逃离伊拉克的,就是一名逊尼派穆斯林……”“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我们能不能做一个关于你的feature?”“恩,这倒是个好主意,很多人不知道伊拉克逊尼派与什叶派的真相,”他扶扶眼镜,“不过,你将如何称呼我呢,我必须得到同意才能对媒体说话。”他倒是不介意上电视,他常陪总统,面孔在伊拉克已为人熟知,自己被绑架,或者家人被绑架的风险已经存在,他只是要得到同意。而我们第二天上午就要离开,时间也有点紧。Falah先生最后终于掏出名片,说下次来的时候也许我们可以做个故事。

    伊拉克的宽带很慢,有天传图像晚了,新闻中心厨房的小伙子送我们。深夜一点多了,我们不好意思拖他那么久才下班,他却连说“不要紧”,还端来红茶,喝了再走,礼数周全。新闻中心所在大楼,曾经是萨达姆妻子吉拉的宫殿,库塞和乌代的母亲。左侧就是伊拉克两大公子曾经居住的地方,在战争中被导弹摧毁,至今废墟一片。

    经过宫殿外的草坪,看看头上的月亮,同去的摄像Tak Kee,想到“浪漫”二字。忽然间,传来密集的枪声,在夜空里格外清晰。小伙子笑笑说,别怕,这不算什么。

    一天, 楼下出现两辆美军坦克。原来有要人出入,美军护送。我们试图接近等候要人出来的坦克,美军出乎意料的高兴,还一起照相。坦克前面挂的牌子是“警告:一百米外止步!”照相时,黑人美军一胳膊就挎在我肩上,他的同事却离开一米外,紧张地注视着另一个方向。美军胸前都绣着名字,我跟其中一个叫Nelson的搭讪,他来自俄亥俄州,其他就不能多说了,除了拍照时笑,他们的脸上难掩紧张。

    什叶派,库尔德人,美军,都接触到了。逊尼派武装,我是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属于萨达姆旧部的电视台整天反复播放爆炸镜头。通常是摄像机等候在一个地方,跟拍靠近的美军坦克,准确捕捉触发地雷的一刻。显然,埋地雷的和拍片子的是一拨人。总统秘书说,这些人试图号召伊拉克年轻人加入。而伊拉克现在接受卫星电视自由,不同党派都有自己的电视台。政府不是不想管,管不住罢了。

    三天来,总统秘书马茂德一直陪同我们。去机场的路上,大概是最后一段车程了,马茂德跟我们的对话放下了官气。他问,可不可以传些图片给他,或者我们拍摄的,有他的图像,他想寄给在英国的妈妈看。他全家都在国外,儿子们都从政,妈妈每天担心。“不过,她很骄傲我在总统身边,塔拉巴尼,那是我们的爸爸。”“如果有一天,总统不在位了,我还会追随他。”英俊高大的马茂德居然还是单身,他说,眼下在伊拉克组建家庭,确实是个难题,“有比个人更重要的事。”说到这个话题,大家都笑了。

    离开前一晚,我手里攥着10美元,去厨房找这些天来,为我们端茶送水,为这些不按点吃饭人服务的沙蒙尔。他是个老实人,我们住进来两天后,阮先生说,哟,他今天终于开口了,我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呢。在中东,给小费非常重要。结果,沙蒙尔死活不要,推来推去。后来,我掏出一美元,说想换点伊拉克货币作纪念。这个国家是没有硬币的,因为币值太小。他掏出1000元面值的第纳尔给我,说“送你的,请记得伊拉克。”我说是跟你换钱,所以一定给你美元。他追出来,硬把钱塞还我。原本是我来给人家钱,结果是我拿着1000第纳尔回去!第二天我给他些港币“作纪念”,他高兴收下。

    沙蒙尔证实说,家里每天只有早晚各一小时供电。总统官邸区域是特殊供应点,情况好些。他每天从家里来上班,需要半小时,提心吊胆的。菜市场照去,尽管那种人多的地方容易成为袭击目标。

    伊拉克机场的安检措施堪比美国了,连鞋子都脱。胶布被没收。机场安检由一家英国私人公司globe负责,他们培训伊拉克人做检查,少数英美人监督。

    还差最后一道海关,我们就算出伊拉克。就在这时,整个机场一片漆黑,停电!几秒钟后来电,或者是备用发电系统开始工作,但电脑需要重新启动,伊拉克海关把盖了章的护照又拿回来重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到的时候去开罗开会了,错过了,你可好,小盐


  • ~》~

    再次来看你~

    在巴格达自己小心。



    提前祝情人节快乐~~

    过年会回家吗~。~



    嗯~。~
    回复米米说:
    谢谢。我试过在你的space留言,但不是space用户好像不行.
    2007-02-13 10:3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