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476762.html

    约旦机场。星巴克咖啡还没喝完,一名穿深蓝色呢子制服的男子过来喊话:“巴格达,巴格达!”上路了!

    凌晨3时,特拉维夫瓢泼大雨,雨点打在玻璃窗上铿锵有声,疑似冰雹。路面湿滑,指针定在120,司机毫不减速。我回头问阮,是不是有点“雪夜奔梁山”的味道?我们从特拉维夫飞约旦首都安曼,转机前往巴格达。在特拉维夫机场被告知,由于以色列和伊拉克没有外交关系,我们需要把所有行李拉下飞机,再重新登机。

    候机门7号。没想到,居然还有百来号人,在这个时候齐齐赶赴巴格达。西方面孔和中东脸庞各占一半,亚洲人当然只是我们5个。机场严禁摄影,我们却磨磨蹭蹭跟候机乘客搭讪,摄像师用广角偷偷收。蓝眼睛的俄罗斯老头,用支离破碎的英文和法文,告诉我们,他要去巴格达“旅游”一两个星期。他身后上一把大提琴,说是要到巴格达表演。不知是语言障碍,还是他打定主意不告诉我们真相,谁会去巴格达“旅游”呢?

    坐在我身边的一对阿拉伯父子,一开口就说是回家。他们是穿梭于中东各地的商人,进出自由。问他为什么不干脆搬出国,父亲说自己已经是个“old man”,跟妻子打算在祖国终老。儿子们陆续移民了,不过有时也回家看看。至于现在巴格达到底有多危险,他驾车在路上如何躲避爆炸或者袭击,父亲说:“你永远不知道,直到你被炸,或者看到前面的车被炸。”

    他不相信马利基政府。三年前,阿拉维在台上时,他认为曾经有机会成为取代萨达姆的强人,但各方丧失机会。现在,他只相信自己。他形容美军的存在是“占领”,但又希望他们不要撤出,否则将导致灾难性后果。

    他不肯对镜头说出自己的名字,从事哪一行。“如果你们被绑架,因为你们是外国人,如果我被绑架,那因为别人以为我有钱。”临上飞机前,他还是飞快地递给我名片,叮嘱我千万不要泄露,在巴格达遇到麻烦千万记得找他,他儿子熟悉媒体在巴格达的运作。

    地勤车来时,天气转晴,阳光刺目。飞往巴格达的阿联酋航空公司班机,是一架窄小的白色飞机,机长是俄罗斯面孔。这可是我坐过的最差劲航班,座位硬邦邦,更硬的是面包。稍胖些的人在座位里动弹不得。只有一个卫生间,冲厕的水都不够。90多个座位满员。大部分西方人脖子里挂着记者证。

    两个小时的飞行,转眼就到。地面风很大。有人迎接那对父子,双方贴面,然后消失在贵宾通道。父亲在弦梯下向我微微点头,不再多语。

    巴格达机场里人头攒动。分“伊拉克人”、“非伊拉克人”、“官方团体”三排进入。大大的通告牌用英文和阿拉伯文写明进入伊拉克可以携带的现金数量,珠宝数量。我们的护照上已经有了去以色列的痕迹,先前担心会不会被阻在伊拉克国门之外。我惴惴不安地看着窗口背后的办事员。他的注意力似乎完全在我翻开的那一页伊拉克签证上,不理会其他。几分钟后,图章一敲,我迈步进入伊拉克。

    是因为伊拉克总统办公室的人打过招呼?还是目前的伊拉克政府亲美,并不墨守拒绝持以色列签证的外国人进入?或许是几十年来伊拉克办事员其实从未见过护照上的以色列签证,看不懂英文和希伯莱文写成的“以色列国签证”字样?

    机场内部的颜色凝重,旧旧地毫无生气。中央居然还有一家“711”大小的免税店。使用行李推车(自己推)要付钱,伊拉克人说“5元”。我们琢磨着不知何多少美金,想给1美金应该足够。没想到对方追过来,说是“合5个美金”,结果叫接我们的伊拉克总统府人员轰走。

    接我们的马茂德说,有两辆防弹车,可以分乘。前后还有三辆警车,“一切都在控制中”。呵呵,真希望是马利基对布什这样说。

    开动了。我通过无线麦克的讲解同时启动。除开道警车外,我跟摄像德基坐的是头车,马茂德坐前排。他没有穿防弹衣,我们也就不好意思,只把防弹衣立在窗口,万一玻璃碎了呢,意思意思。

    三辆警车间用无线电联络。所以,我的讲解中不时传来电流干扰声。开出后5分钟,离开机场区域。段后的两部警车开上来,十多名士兵打开其中一部汽车的门,各抄家伙——原来机场区域禁止持枪进入,所以之前武器都存在一部车中。现在,他们各就各位,枪管冲外。

    警车蓝红灯光闪烁,走的是“之”字。我乘坐的头车配合默契,错位走着“之”字。行了一段“舞步”之后,两车加速,直线前行。

    马茂德说,路上花多少时间,取决于美军检查站阻我们多久。出机场时,我注意到有不少等生意的出租车,旁边牌子上公布租车价格。路程以“检查站”计算为多,例如,从某地到某检查站多少钱。汽车非常慢地接近检查站。伊拉克士兵在左,美军在右。从装束上一眼明了,美军制服颜色灰绿,戴头盔,夜视镜,M16。伊拉克士兵,深绿制服,松松垮垮不系腰带,除了一杆枪,什么都没有。美军很严肃,伊拉克士兵喜欢向车辆招手,微笑。

    马茂德说,现在是冬天还好,夏天巴格达象个蒸笼,有时人们被阻在检查站前几个小时,非常难熬。正说着,左边不远处,出现上百名跪在地上,反绑双手的伊拉克人。“那是嫌疑犯,”马茂德说,“美军怀疑他们是反美武装。”

    右边看到浓烟。车窗内闻到呛人气味。“那是爆炸。”马茂德说。他每天的工作就是到机场接送宾客,但现在,他不断用手搓面孔,也有些紧张。

    两辆汽车飞快从我们侧面掠过,险些擦伤。司机骂了一句,立即启动车顶警笛声。他担心冲过来的,会是一枚汽车炸弹。

    也许是被那两辆车吓到,我们乘坐的汽车有点失去控制,忽快忽慢。德基喊了一声,“左边!”我一看,大面积浓烟腾空而起。汽车再往上开,忽然是水——底格里斯!我内心尖叫。我第一眼见到伟大的两河之一底格里斯,竟是水线上蔓延着爆炸过后的浓烟!

    我心头一紧,说不出声。几秒钟后,才对着话筒说,底格里斯,作为人类古老文明的象征之一,我们第一眼看到的景象,竟是河面上弥漫着爆炸过后的浓烟。

    巴格达是灰色的城市。20分钟的巡礼中,我看到的,只有土和水泥。土,是美军营地外,犁平的大片土地;水泥,是不断出现的路障。印象中的椰枣树,也沾了土色。

    最后,马茂德说,“现在我们进入了总统的地盘”。一道道门为我们打开,士兵敬礼。落车,眼前的小楼东方风情十足,花红柳绿,据说曾经是萨达姆亲戚住所,地下有密道直通王宫。

    马茂德说,这个地方离绿区很近,比绿区更安全,远离爆炸和袭击。我打开车门,嗅到空气中仍然弥散着爆炸过后的气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真棒,在新浪也开一个映象站吧。
  • 安全第一,正在看凤凰卫视节目你的采访,那灰色的头巾为何不换成红色的?
    回复安迪说:
    临时抓了一条,连黑的都没买到,凑合吧。凤凰最不满意我的凑合精神了。
    2007-02-10 23:23:03
  • 小心啊
  • 库区的景色和感受和巴格达很不一样,小心核辐射,见到美国大兵打招呼吗?
  • 不晓得要是让伊拉克总统发表"祝中国人民春节快乐"的电视讲话(他也该拉拉中国政府的选票了),凤视品牌是不是更有炒作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