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瑞士初印象之二 - [周·游travels]

    2009-08-19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4617901.html

    很巧,去之前,7月初,读到这样一篇文章,《瑞士为什么不分裂》: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xiayeliang/archives/304375.aspx

    文中几个结论:“瑞士是世界上社会最稳定的国家”、“瑞士不是靠血缘同质的民族纽带建立起来的国家”、
    “那里不推广普通话,也没有普通话可以推广,它不是靠文化同质凝聚起来的国家”、“它也不是由于宗教信仰一致性而建立的国家”、“它也不是由于地理环境的因素形成的国家”,“充分自治和充分民主的制度”才是不分裂的原因,也对。只是“几百年来没有人搞分裂活动”不对,那个叫Jura的州,就是1979年独立出来的。之前着实闹了一阵分裂,在首都(它从首都伯尔尼分裂出来)搞了几次爆炸,最后一招是偷走了象征瑞士“全运会”的大石球藏起来,终于全民公投,人民给Jura独立,Jura还人民一个球球。

    “带着好奇和疑问”——其实啥也没带,只是去伯尔尼,当地人会死荐你游下国会,免费的。有人讲解,远近乡亲都带孩子来上国情课。

    国会也在山上,外观是欧洲最常见的大石头房子青铜顶,咱们飞檐走兽的地方,他们一字排开竖了几个象征“正义”、“公平”的神像。伯尔尼的城市布局有几分似北京,条条道路通向国会,遥遥一望,庄严所在。

    等了一会儿,人数够了,集体入内,相机存包。导游小姐大概20多岁,金发美女。先至大厅,看看瑞士版《江山如此多娇》——图在头上的穹顶,彩色玻璃印出25州不同州旗、州徽,簇拥成圆。国会建筑的历史显然早于Jura独立,所以Jura绿色的标志,单单刻在圈外,现实醒目。

    支撑大厅四角的,是四个人像雕塑,象征瑞士不同语言的人群——德意志人、法兰西人、意大利人,还有1%罗曼什人(古罗马后裔)。中轴线两组雕塑,一是瑞士最早实现联邦(那时应该算“结盟”)的三个州代表,手按在“独立宣言”上起誓。对面是历史英雄,黄继光一样用身体挡开敌人的长矛,让后边的同志往上冲。导游说他最后喊了一句,“请照顾我的妻子儿女”,有瑞士人悄悄告诉我,“民间说他喊的是‘谁xx推了我一把?!’”

    也分“众议院”(选民直接选举,代表不同党派)、“参议院”(各州两个代表)。两院开会的大厅,包裹在橡木中,不见奢华,却朴实敦厚。参院中,Jura的两个席位,很明显是后来添补,木椅的成色、图案都简单些。

    Jura的情况特殊。19世纪分canton(相当于美国的“州”)时,Jura就不情愿。那里大部分居民是讲法语的罗马天主教徒,却被划进了以讲德语新教徒为主要人口的伯尔尼。长期斗争,最终独立时,南部一部分Jura人却选择留在伯尔尼,因为他们是讲法语的新教徒。

    我问导游,Jura闹独立成功了,要是其他村子仿效,都吵着独立怎么办呢?瑞士不就分裂了吗?

    导游说,你看到我头上的吊灯没,还有大厅其他地方的吊灯?

    看到了,好多灯泡,但有的不亮了正想建议你们去修修呢。

    每个灯泡代表不同的村子(2000多个行政区划),一些村子没有了,所以要把灯熄灭,它们自己选择了合并,它们知道怎样组合可以避免关税,行政更有效,村民更高兴。有人要独立,有人要合并,大多数人答应就行。

    众议院246席,自然大些,也是木色。同参院一样,参观者可以直接坐到议员的座位上去。面前桌子上放着示意图,告诉你现在坐在哪个议员的“屁股”上。“糟糕,”K说,“我们居然坐在SVP(人民党)的座位上!我最讨厌这帮极端右翼,天天喊着不要全世界,瑞士也能活……”

    众议院有两个入口,两边分别是左右翼议员的衣柜、阅报室。左右翼形同水火,休息区也要分开。

    议长席上有一个座位,每次会有一名总统旁听。瑞士是七人总统,轮流当政,集体决策。这大概是为什么没人想得起来瑞士总统叫什么的原因吧。

    导游叫大家传阅两个厚厚的本子。原来在这个大厅里(参院也是)每个议员发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下来,这两本是今年以来的现场记录。两院大厅里也装了直播摄像头,记者可以在外面悉数收看。

    然后,导游出了个问题——谁能找出众院巨幅油画上的错误?最后还是她指点出来,讲法语的画师不甘循规蹈矩,在描绘山河壮丽,万流奔腾的图画上,故意幽了一默——峭壁上,同样颜色画了一尾大鱼鞥,仔细看才分辨出。鱼登陆了,这样的恶作剧,留给每个参观者哈哈一笑,作者也没有被拉出去砍头。

    除了两厅,国会可看之处,就剩下回廊和尽头处总统问政处。目前的轮值总统是女性,问政处门楣上的"president"还专门改了阴性名词。

    回廊天花板,由象征不同欧洲国家神祗的油画铺陈。总统们有时在这里会见外国大使。这时候,我问了一个瑞士人认为最可笑的问题:“总统住在哪里啊?”“他们住在自己家里啊!”导游说。“谁付他们的房租呢,政府吗?”“他们自己领工资,自己付啊!” 瑞士没有白宫爱丽舍青瓦台,只设了一个礼宾府,供七个总统举行外事活动。

    伯尔尼人Sabine后来告诉我,有次她在国会旁边的超市采购,前面有个大个子挡住去路,她左蹭右蹭,终于挪到大个子前面,回头发现,竟是总统自己在买奶酪——没有保镖。据说,在这里坐公车,可能碰到某个部长,甚至总统夹着公文包,自己上下班。

    我想,这个国家是彻底分散了权力,完全按照表决行事,彻底把权力交给大众。即便参众两院已经通过某项议案,任何人只要集齐5万个签名,(改变宪法门槛高些,需要10万个签名)就可重新提出一个议案, 再次提交两院审理。

    但这并不能保证十足的公平。他们也对我说,真正的“交易”发生在国会的走廊里(议员间交换支持),发生在紧闭的大门后面(七人总统团队),但目前还找不到更完美的制度。

    国会山门前广场,忽然就是个市场,满眼是鲜花和奶酪。没有起承转合,没有距离铺垫。青石地上的小孔,留下夏夜喷泉的踪影。“孩子们喜欢在喷泉里钻进钻出,”Sabine说。

     (瑞士总统七人团队和秘书长,更像某个企业高官合影,最高那个就是挡住Sabine的总统)

    泰国人在国会门前大街上庆祝泼水节,瑞士人也来凑热闹

     国会门前市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命运 2008-08-19

    评论

  • 有机会一定要去瑞士看看
  • 瑞士太小,当然不分裂啦
  • 很有韵味了。。。好想去看看
  • 删了你俩,同事木风的待遇不一样,难道传说中的有人是真的?
  • 很喜欢瑞士
  • http://angelcatwang.spaces.live.com/blog/cns!3A7AD0B19935CF6!1489.entry 轶君姐姐,我很喜欢你,也许因为有一样的经历,也许因为有相似的职业,更因为你的勇敢、深刻和神奇!
  • 嘿嘿,有良人相伴,,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