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FF RECORD - [周·游travels]

    2007-02-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439537.html

    昨晚酒店外面激战一夜。中间还有枪手闯进餐厅。戏剧性,冲突性,报道里都做了,该讲的也都讲了。

    镜头之外,大乱中亦有小静。

    晚7时左右,我已经拨了近一小时电话,但信号奇差。再加上腹中空,不由得怒火中烧。其他人已在桌边吃得差不多。我摔下手机,接过xiaowenne递过来的半盘青椒炒鸡丁(这里唯一类似中餐的东西,有人以此寄托对中餐的思念)。xiaowenne之前告诉我,鸡丁分量足,两个人分好了。此时,我心情太差,明知故问:“谁给的半份?我连中饭都没吃啊!”

    刚食两口,外面蹦豆一样响起来。“过年啦,放炮啦!”我挥着叉子说。摄像师条件反射般开机,拍众人。少顷,他关机,指着我调侃:“喂,公司出钱,让你们来这里,给点情绪好不好,吃吃吃!”原来镜头里我一直在往嘴里扒鸡丁,一点都不象听见枪声。

    晚上录音,讲有枪手在战斗后,倚着墙,靠着枪抽烟。电视机静音,摄像师在我面前做怪相,于是笑场,重来。

    晚饭期间,大堂传来争吵。4个法塔赫举着枪进来。其中一个看着瞪大眼睛的我说:“Don't worry!”他们只是穿过餐厅,到海边看看,是不是从那里开枪更好。我脱口而出:“ I am worried about you,palestinian!”周围人“霍霍”起哄。结果今天跟台里连线,主播问,那枪手表情如何,我一时搜寻大脑记忆,他,蒙面啊,眼神呢,呀,怎么说呢……

    摄像师在二楼隔着玻璃,屏息拍摄街上的混战。收工后,兴奋地模仿武装人员在地上打滚,滚到自己的汽车旁边,不敢开引擎,4个人推着车走。还抱怨那个扛着火箭的,怎么半天不发射,是不是塑料水壶啊……

    晚11时,枪声稍歇。翻身上床,合眼,枪声骤起。意识到还有一盏灯亮着,来不及穿鞋,下去关灯。刚熄灭,楼下和窗口同时枪声密集,光脚在大理石地上站了十秒。原来我的窗户临街,换房换房!

    今天黄昏时分,摄像师开酒店门张望,忽做惊吓状。原来街对面一枪手径直推进来,枪是没带,但腰间军绿色的一串弹匣鼓鼓囊囊。“为什么让他进来?”我问前台的穆罕默德。“他要上厕所啊,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让他们进来,否则他们会强行进来。每次我们都说,下不为例。”

    酒店房间又高又敞亮,还有阁楼。坐到阁楼喝芝华士,服务生进来时踢到沙发后面。不过,今天白天,发现摄像师阁楼外墙上多了三个枪眼。酒店的穆罕默德说,恩,他真走运。

    法国电视台的摄像走进来,说工作完成后请大家去他房间喝一杯。明天各自离开。

    困在酒店中。从门口张望,街道空旷,街灯昏暗。只有枪手们鬼魅般晃动。不远拐角处,竟传来歌舞声,一听便知是结婚。同事过去看,新人说,生活要继续。

    书包里还有一本陈丹青的《音乐笔记》:“是掌灯时分,弄内有女人下班的高跟鞋走过,有娘姨开门倒水呼唤小儿,家家传出油锅煎炒与碗盏磕碰的合奏,莫扎特在其间狂奔……”

    6点连线时,两派又宣布“原则”同意停火。写这篇博时,外面又炒蹦豆。“半岛”急讯:参加谈判的法塔赫官员遭伏击,保镖受伤。上次停火维持三天,那么这次,就算3小时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达沃斯归来 2010-02-03

    评论

  • 记者的生活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的,也不是所有的记者都能像你一样真正享受那样的角色。



    还是非常非常佩服你!保重啊!

  • 你真是战士,又走回头路,你这是真正的情寄中东巴勒斯坦,叉子可不是枪。注意安全!
  • 你们现在的工作给我感觉很像狗仔队。
  • 刚食两口,外面蹦豆一样响起来。“过年啦,放炮啦!”我挥着叉子说。你不会想在中东过年吧!
  • 建议:周小姐在连线报道的时候感觉说话不够连贯,自然,让人听得着急,望改进。望笑纳我的建议,继续努力,电视这门语言就会掌握好。如果你觉得我说得不对,批评我。我只是中国街头的小混混,不像你—中国精英知识分子。我愿向你学习,很多很多。要回家过年了,你呢?回中国过年吗?
  • 摄像师是香港人,说的广东话。
  • 周周,我刚从丽江回来,才知道你又回去了,在丽江真是可以忽略外面的消息,给你带了明信片和驼铃,还拍了好多照片,等你回到安全地带,来我这里看吧http://chuanchuan.blogdriver.com/chuanchuan/index.html,至于明信片和驼铃呢,我当然有办法给你:)祝健康 好运
  • 下一站是巴格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