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同文乎? - [香港此时HK now]

    2007-01-20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339646.html

    写奥尔默特的那篇博,用了繁体,招致看官抱怨。我那位法语惊人流利的朋友说,看那篇繁体文章,好像眼前横着一块块大石头。

    当时我的笔记本出了点小问题,拿给一个香港仔修。人家好心,拿了自己的同款笔记本给我用。当然,我是遍寻不到简体输入。

    在凤凰上班,书面工作语言是繁体。到香港第一天,确切说,刚下飞机,不太懂普通话的司机就指着繁体字大广告牌,蹦出两个单字:“忒,靓(这个更好看)!”隔壁桌上,四眼小学生看直版繁体《射雕》,也惊到我了。

    其实,我们这一代人的书法教育从描红开始,繁体字基本能看,而且颇养眼。但这么多年简体字浸淫下来,乍一碰到繁体的汪洋大海,还是有些问题。有些字看见认识,但不会打,一堆同音字列出来,不知该挑哪一个。今天我就被人问倒:复印的“复”,繁体该写作“復”还是“複”?

    更要命的是,输入法遵循的拼音,是台湾拼法。比如,深圳的“圳”,在台湾念“zun”,字典里也是这么标的!起初我用“zhen”的拼法,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字。还有,一艘船的“艘”,输入“sao”才有,而不是“sou”。幸好,稿件一般由主播念出或配音,个别字出错,音同问题也不大。但有一次让我出洋相了,“刽子手”的“刽” ,我多年的教育告诉我应该念“gui”,但打“kuai”才出现。我当时不知道又是台湾注音惹的祸,立即否定自己的多年教育,而稿子又恰恰是我自己配的音。一段“筷子手”的新闻居然就这么播出去了。第二天就有主播拿着字典找我理论。

    香港人对简体字有一定接受。我的同事们说,虽然缺胳膊少腿,到底能猜。至于他们是何时接触到简体字的,jevo说,中学课外读物有两大本简体版的“中国历史现状概况”,初初见时,她的反应是:“什么东西?”

    我做了一个家庭调查。外公小时候念私塾,能看繁体。外婆是解放后受的教育,文化补习班,只识简体。大表弟20岁,繁体从香港电影歌曲学来,目前迷恋日剧,日语自学成材。小表弟13岁,学过书法,但现在基本看不了繁体,到香港就是文盲。舅舅在解放后还学过一套简体,后来没有推广开的简体。

    字里行间,活生生的中国现代史。

    初来香港,到移民局办身份证。申请表上白纸黑字印的一段中文:“你曾否通常居于香港连续七年或以上?”每个字都认识,我愣是不明白意思,读下面的英文才明白:“Have you been ordinarily resident in Hong Kong for a continuous period of not less than 7 years?” 应该是“你是否曾在正常情况下……”终于理解董桥为什么对香港的中文生气,并且可以靠纠错开专栏,吃一辈子。香港人的中文水平,那是另一个话题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呜呼哀哉 2010-01-20

    评论

  • 移民局那段话确实是有问题的,不是方言的问题。HK的书面语言跟大陆是基本相通的,与口语中的粤语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的。

    我在香港的时候得到的印象恰恰跟轶君相反,我接触到的书面汉语让我感觉相当的正统和地道,同时让我自觉惭愧。我甚至被激起了学繁体的兴趣:)
  • 仍然希望有一天能够取消简体字

  • 繁体字是千年文明的载体,而简体字的历史只有半个世纪。虽然我现在几乎没有机会用繁体,但是仍然有一天能够取消简体字
  • 你就厉害了,英文,阿拉伯文,中文,大概还有希伯莱文,无所不通呀!不久大概就会香港方言(广东话)了。
  • 英文,我这种连英语四级考了N次还没过的学生是不会懂的。广东话我应该懂!
  • 原文不是广东话。那句话是有点问题。
  • to mozixian:找到了原文,你看是方言的问题,还是直接从英文翻译过来的问题?
  • 白纸黑字印的一段中文,每个字都认识,我愣是不明白意思,读下面的英文才明白。那肯定是广东话,跟普通话的表达有时区别很大!我是广西人,自小看香港的电视剧,所以略懂一二。
  • 新闻线索:

    http://hi.baidu.com/xsdsn

    有人利用博客赚钱,点子挺有意思的,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