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香港圣诞 - [香港此时HK now]

    2006-12-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4147990.html

    第一次在香港过圣诞,12月初开始,满街红绿圣诞花,今年流行的蓝金挂花,很让我期待了一阵。直到24号当天,xiaowenne宣布,晚间项目是一帮女人在尖沙咀某处K歌打牌,我和叶滢顿时五脏俱裂。

    晚7点下班,急急赶赴尖沙咀。七弯八拐之后,在离重庆大厦不远、金马伦道某大厦二层落座,小小包房,浑不见内地歌厅大理石、罗马柱的气派。点歌屏幕的地区分类有点不一样:香港、台湾、国内、日本。没有自助餐,只免费供应两杯饮料。

    叶滢是xiaowenne的高中同学,供职《经济观察报》多年。我在认识xiaowenne之前,就通过另一个写字圈子搭上了她,但并不热络。我的博客链接上“夜莺在唱”就是她。她几乎不写小女人的无病呻吟,从来言之有物,眼光开阔,难得的理性与感性结合。这回她从英国来港,两大箱子里装的竟都是书。

    “我来香港不是K歌、看你们打牌的!”叶滢的口气一如早上起床对给她准备早餐的xiaowenne抱怨:“我到香港不是来吃馒头的!”不过,这次她只低声向我抱怨。我俩都痛恨打牌,厌恶K歌,主要原因是上不了牌瘾且五音不全。于是,两人偷偷溜到大街。

    我们的目标是对岸港岛上的兰桂坊,叶滢更雄心壮志地要到太平山顶喝酒。上了大街我们才发现,美梦如此难圆。街上人多得似乎走不动,后来听说当时尖沙咀有40万人。广东道上的地铁站全部关闭,只能从另一条道入。天星小轮码头也临时迁走,警察阿姨不停向涌过来的人解释:“改在别的地方,很远,请搭乘地铁。”多年前,兰桂坊平安夜发生过踩踏事故。

    见此架势,我跟叶放弃了雄心壮志,即便去到对岸,也不知如何回来,还是且欣赏尖沙咀之平安夜吧!迎面而来的男女,大多有点“圣诞”的样子,羽毛面具,金色眼镜,最不济也弄个圣诞帽。表情,不是很夸张的欢庆,只是出门乱走的惬意。

    高楼大厦,金灯玉叶,香港的夜色无法不使人沉醉。不过,叶的镜头更喜欢捕捉高楼夹缝里的旧式空调机,生锈铝窗。她感慨,这要是在伦敦或者巴黎的平安夜,这么多人的地方一定有艺术表演了。而香港,路两边,只有卖廉价丝袜和塑料玩具的小摊。

    交通看上去已经花了政府很多心思。专人疏导,指示牌清晰。向警察问路,警察非常热情地掏出地图,吃力地讲着国语。

    这时,我们才明白,为什么建议xiaowenne去兰桂坊时,被斥为“北京土妞”,原来香港圣诞节真的只有关起门来K歌打牌的分。

    “大概是高楼大厦束缚了人,这里的人看不见高远的东西。”叶在英国时,每天下午4点天就黑了,感觉时间好像被人偷走,同时,寒冷和黑暗又促人思考。“这里的人怎么思考啊,天气这么热,每天都很烦躁,静不下来,又这么多吃的……”她总是替香港人着急。

    一个香港人搬到了北京。我曾经听过他有关“好城市秘密”的讲座。讲座后,在一边是高楼大厦,一边是即将拆除的北京老式建筑之间的一个平台上,我问他,到底有没有办法阻止北京老建筑的消失。他讲起香港如何成为好的城市,如何是一个“可以走路”的城市,如何是一个寸土寸金但公共绿地比率又近奢侈的城市。这个人是陈冠中,他现在搬到北京写作。而参加那个讲座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几个月之后,我会搬到香港。

    叶跟陈冠中挺熟。在香港又特地买了些他的书。我们怕太早回去遭人笑话,在一家拉面店坐下,说什么是海水一样的文字,哪些文采又只是水泥台阶,抬升却不温柔;说幽默发源于哪里,说为什么我们这一代的层次不够丰富。

    回去包房的时候,气氛正达高潮。Sisi和xn一个张国荣,一个齐豫,把我们齐齐带回多梦少年时。看着荧幕上风情万种的张国荣,叶又感慨:“看到现在40多岁的香港人,我就替他们难过,再没有张国荣这等人物!”前一天,她去了张国荣自杀的那栋楼。

    晚上最后一个项目是抽签互换礼物。结果我抽到叶滢的,她抽到我的。她的礼物,正是陈冠中的《我这一带香港人》。“我的中小学历史教科书是不包括二十世纪中国现代史的。”“我进入青春期那一年,披头士访问香港。”“我们从小就知道,用最小的投资得最优化的回报,回报的量化,在学校是分数,在社会是钱,这成了我们的习性。”

    第二天才知道,绝大多数香港同事的平安夜也在家中吃睡中度过。我还错过了海上烟花表演。

    补充:25号,我们早早去了港岛,在老字号“香莲”用了晚膳。据说这家的服务生,好多是从20多岁干起,现在都鬓角染霜,颤颤巍巍。Xn看了直说不忍。“香莲”人巨多,排队时我便说一定好吃,环境嘈杂,我又说一定好吃,服务态度不怎么好,我更说如此这般还有名,一定好吃。后来,我们又找了杏花楼吃甜品,美极。大概是到了25号的原因,兰桂坊斜斜的山道,热闹却不拥挤。圣诞老人和三点式女郎都挂在头顶傻笑。

    当晚,我受了凉,次日狂吐。今天疲惫上班去,一听说可能马上再出差,竟病态全无,心中暗骂:真是个劳碌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生长在香港边上,我居然从来对去香港玩没热情,但是期待一个机会去深入观察一番
  • To 小小佛: 是我们思考的不够多...
  • 嘿嘿,张小人就这点追求,来广州也还是K歌,打牌通常是被严厉禁止的.
  • to 一硕:刚刚听到歌曲,很喜欢,谢谢。我的祝福并没有魔力,只希望你keep walking.
  • 家里的资讯台没有了以后,今天第一次在中文台的新闻中听到你的同声传译
  • 好羡慕啊,神往,

    层次不够丰富因为我们经历不够多吗?
  • 周大姐,新年又到了。祝你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啊!前两天去看望博览的任幼强阿姨,还谈起过你来着。大家都挺挂念你的。多保重!!!
  • 这篇的人物,活灵活现跃于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