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间的罅隙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6-12-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3990501.html

    在婴儿的吵闹声中,在以航狭小的座位间,飞行10个小时,终于回到香港。手表拨后6个钟,晚饭后睡觉,午夜一点竟醒来。

    惦着刚买的amarula,摸去厨房。肥ken说,Marula fruit cream比百利甜好喝。肥ken说话永远要听,出门时我们一行三人,带路的基本是他。有他在,我跟mathew只管聊天好了。

    肥ken就是当年跟闾丘进巴格达的摄像师。人家大红大紫,他却还是他。吃完就瞌睡,好像身上印的加菲猫,可一干起活来,专业得无以复加。平时不笑,但听到可以提前回家,竟跳起摇摆舞,立即给太太电话。

    是不是我太追求完美了呢,一趟辛苦下来,心间更有遗憾。时机的问题,自己的问题。还好,走进9楼工作间就被告知,马上开始加班,连遗憾的时间都没有。

    离开前一天晚上,朋友们说加沙有个星相师,非要找来给我占卜。据说他预言了卡特里娜,预言了阿拉法特去世。上了年纪之后,我对预知命运之类的事情越来越没兴趣。Life is a journey,无论好坏,发生时的出人意料才最重要。

    正当我推开椅子,起身告辞,星相家萨米尔带着随从走进来,倒是有几分气宇轩昂。

    报上生辰时间,萨米尔说,我出生的时候,太阳照在巨蟹座,所以我的运势要从处女座和巨蟹座两方面看。怪不得,我的好朋友不少是巨蟹座。接下来,他说我当天早晨接过传真,一个月前换过项链,明年要搬家,句句言中。

    萨米尔说我是Queen of surprises,变化万千。将来不干记者了,烧菜去也未可知。不过,我的变化中,有些是负面的。这个也靠谱,倒霉事经常让我碰到。

    那一场星相大观的收场,是我给萨米尔看手相。说出他从小生活在父亲的阴影之下后,萨米尔央求我小声点,套着耳朵跟他讲。他说我思维转得太快,几次盯着我的眼睛问,思绪是不是已经飞到月亮上。是啊,我常常在最严肃的场合,产生最好笑的联想,不能集中注意力,也是我的问题。

    今夜还是有些些沮丧。是不是期待太完美,承受不了突然袭来的一阵凉风。终于明白,有些选择,不是因为高尚,而是出于失望。

    在时间的罅隙里,想找来《海鸥食堂》看。可惜借出去了。黄恒在我离开北京前,推荐这部片子在飞机上看。片子讲的是,一个日本女孩,在离东京最近的欧洲国家芬兰开餐馆,不做照抄照搬的日本菜,也不为赚游客钱。海鸥食堂从只有一个人经营,到三个女人一台戏,干净朴素的颜色为背景,上演了人生五味杂陈。“食堂”,在日语中,指的是小餐馆,不是吃桌子吃椅子的那种。

    黄恒说,看了这部电影,就知道在哪里都会发生故事,都会有新的遭遇,所以,离开时不必太难过。在我看来,影片讲的是生活离开原有轨道,反倒呈现出本来面目。那几个日本女人,在离开本乡本土的地方,找到了生活的真意。也许萨米尔说的对。将来我烧菜去,也开个什么“食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呵呵,看到你和格桑在西藏喝酒,我们在多哈这儿天天盼着早日回家呢:)
  • --我常常在最严肃的场合,产生最好笑的联想--呵呵,我也是,常常想那些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可笑的事,我以为这样很傻呢,原来别人也这样:)

    看周大姐的文章总有种时间停止的感觉,真是难能可贵
  • 一个伟大的上海女性!扎台型额。
  • 喜欢:“在哪里都会发生故事”,就象一部老片子里的一句台词,“在巴黎我找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