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或许是陕西人?在陕西住的时候,大家都喜欢蹲在有太阳的地方,蹲在条凳上吃面条。当地人叫窠臼着,大概是这个音,字不知怎样写。
  • to 黑木崖:您的注解丰富了照片.
  • 这张照片有意思.玻璃窗构成了一个大"井"字,三个蹲着的男人(都是男人吗?)如同三只匍匐着的青蛙,一"只"默默的遥眺着机场远处的大屿山(照片上是这个山吧?不记得了),鬼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呢;另外两"只"则似乎在商量着什么,或许是在商量着怎样才能成功的劫机,明年就是香港回归十周年了,不轰轰烈烈的"搞"一笔,如何对得起自己的激情岁月啊......可惜,因为"坐井观天"的宿命注定了青蛙这类动物永远只能"蹲"着.不过话说回来,或许这三位仁兄就是他年"战"后把世界当蛋糕那样切来切去的三巨头呢,天晓得当年的老罗、老斯和老丘是否也在某年某月某日某时在某机场坐厕式的蹲着呢。
  • 回香港了吗?我家里现在收不到咨询了,只有中文,还是没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