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he city cares about you - [香港此时HK now]

    2006-11-1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3863297.html

    来香港不过三周,交通工具坐了个遍,还有幸赶在“天星小轮”旧码头停运前坐了一回。前天到金钟办事,搭乘小轮。我的“八大通”卡不知塞在包包哪个角落,怎么拍都不响,等我好容易掏出卡,轮渡离岸的钟声已响,匆匆跑进去,正要撤跳板的水手停下来,微笑着等我。

    这令我想起一部电影,忘记名字了,两次出现男主人公在机场追赶女主人公所乘航班的情景。第一次在美国,机场工作人员根本不予方便,导致两人失之交臂;第二次在法国,机场人员一看气喘吁吁的男主人公就明白了上下文,大力协助,将浪漫进行到底。

    那天忽降大雨,我赶紧到香港遍地开花的“711”买伞,但是从金钟步行到中环,再坐电车到上环,几乎一滴雨没淋——所有的天桥,车站都有遮雨棚。顿时为香港想出一句广告词:The city cares about you.

    都说坐“天星小轮”,是香港最浪漫的事。两岸摩天大楼笼罩在灰蒙蒙的水气中,我忽然想起了黄浦江,想起了上海。坐轮船摆渡,从浦西到浦东,是遥远的记忆了。很多年前,陆家嘴码头发生的踩踏惨案,几乎是我对浦江轮渡的最后印象。南浦、杨浦大桥之后,轮渡不再是上海人生活的一部分,江面上往来的主要是货轮,些许豪华游船,与生活无关。

    前几天,梁文道在“锵锵三人行”中问一北京女演员,说许多城市都有“最浪漫”的标志性交通工具,比如英国的双层巴士,香港的天星小轮,那北京呢?女演员想了想,以“标志性”论,大概是摩的。梁很认真地问:“哦,那是最浪漫的?”此时节目到了尾声,双方对话声听不见了,只剩我在电视机前大笑——摩的,什么时候跟浪漫扯上关系了?在我离开的那段时期,北京市到处可见“打击黑摩的”的横幅。现在轮到狗了吧?

    存在的,必有合理处,虽不见得合法。从地铁站到我北京的家,不远不近,又无公交车,摩的是很好的选择。在五棵松地铁站口,更见过一个开摩的的,车身上写着大大的字:“我要吃药,让我开车!”

    香港是可以走路的城市。除地铁网络发达,人行天桥也可以把你带到角角落落。更有意思的是,那天我做了个试验,几乎每次当我需要什么的时候,所需服务就在视线之内。比如,在金钟廊走迷了路,三五步之内必有一个information台;想扔东西,一抬头就看见垃圾筒;想方便,转身就看见厕所。也许是巧合,但真的就是这么巧。

    正当我沉浸在被care的喜悦中,当天晚上坐双层巴士回家,就被一行为异常男子吓着了。当时我坐在第二层靠窗位子,他一上来就把我堵在里面,然后开始自己给自己打电话,大笑或打自己的脑袋。二层没有其他乘客。我克制自己不去看他,一心盼着赶紧到站。三站过后,终于忍无可忍,站起来要求出去。他“霍”地一声站起来,笔直地向我行了个礼,目送我落荒而逃。

    有个朋友住在加拿大,说刚到那里时,惊讶地发现,怎么街上那么多残疾人。后来才明白,正是道路设施便利,残疾人得以自由出行。在这里,我不是第一次看到智障或者畸形者单独出街。有次在麦当劳看到一个老太太,只有普通人的腿那么高,但几乎没人多看她一眼,这大概就是对她最好的关心。是不是因为香港交通便利,城市气氛宽松,所以,无论你是谁,都可以自由走动,而你的家属,也可以放心?我不知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清洁的精神 2004-11-19

    评论

  • 北京城市庞大,不宜散步,浪漫的交通工具或许是自行车后座。bicycle built for two
  • 周姐姐,上次给你留言问你邮箱,你好像没看到,你文章有一个bug,我想发邮件告诉你:)
  • 哈哈。五棵松那辆摩的我也见过。挺逗
  • STAR FERRY关键便宜啊

    黄浦江码头踩死人快20年了,残古残古
  • 我说美女,你的题目怎么总那么……呢?另外,你这个粗心大意的家伙把钥匙和一大堆东西交付给谁啦?
  • 伟大的您

  • 你的下一站 会是哪里?





    -----RO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