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乘雪归来 - [爱恨中东Middle East]

    2009-01-1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33999125.html

    来回都在瑞士转机。从一个热火朝天的地方,到一个冷静安详的国度。机场大玻璃外没什么可看,只有白雪,无论迎接,还是送别我,无声无息飞舞。

    手里看的书,正是《雪》。07年的生日礼物,当时无法入门,最近却着迷起来。据说是Orhan Pamuk(帕慕克)本人最钟爱的一部——为什么非英语作家的原点,死结,就是身份。

    “以神的耐心,雪在整个卡尔斯上空飘落着……”

    “雪让我想起真主。”

    “可是您相信雪是真主创造的吗?”

    “欧洲有另外一个真主吗?”

    The snow was deep upon the ground.从前更爱诗歌散文,心态老了,才看出小说的好——懂了曲折。我是如此的后知后觉。

    这次离开以色列,竟有些伤感。不是因为没能进入加沙,也不完全因为站在边界之外,眼睁睁看着一大团一大团浓烟,从朋友们的头顶升腾,也不是因为法国《世界报》的记者对我说,周,当我们回去时,那一定不再是我们认识的加沙。

    对这些,我是有准备的。

    耶路撒冷多出一条不伦不类的轻轨,因金融危机烂尾,横跨在城市入口处日晒风吹。白色斜拉桥,挂在“黑帽”正统教徒们头顶,像个不详的预言。

    大概是冬天,带走了特拉维夫的活力。房屋外墙叹为观止的漫画,蒙上一片灰白惨淡。

    所有一切,都在无希望中前进。此地只有旧的思维,新的算计。

    路过美国在西耶的领馆,偷看一眼对面的草地,暗自心跳半下。在那里,我曾经写下“出加沙的那一天,躺在耶路撒冷绿油油的草坪上。看瘦骨嶙峋却一脸高贵的宠物狗经过身边,看以色列儿童的风筝在蓝天白云间飘荡,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任加沙的贫穷和绝望郁结在心头。机场里没有落一滴眼泪。我的离愁别绪大概在出加沙的那一天挥霍殆尽。”

    只看了一眼那草坪。想也没想,也不提一句。好比多年后见到从前暗恋的人,他结婚生子并不会令你伤心,伤心的是他风采全无,粗鄙不堪,你开始怀疑,自己的一部分记忆,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这不是第一次重返以色列。却是第一次,没了亲切,也没了激动。

    不过,电话那头,LD说,知道吗,你一工作,状态就很好,比方你现在的声音,底气很正;可是你在香港的时候,平平静静的时候,动不动就忧郁伤感,百病齐发……十多年来,她已经成为另一个我,守望在平行线上。

    还有很多内容要整理。两天交出《记者再报告》的稿子,还欠下人家十三个PAGE。

    分享到:

    评论

  • 借地祝福 新年吉祥如意,生活事事顺心!牛年平安快乐,大吉大利!!
  • 姐,新年新气象,暂时把那些内心纠结放一下,也许当一下变形金刚和机器猫的综合体比较好吧,又坚持又温柔。扯远了!逛庙会、吃糖葫芦、放烟花、上山踏青去。平和幸福万岁!新年快乐!
  • NICE TO YOU
  • 我剛看完雪
  • 自己保重!
  • 嗯,不是被我们暗恋的人出了问题,而是因为我们不再年少,对人的潜能没有那么多盲目的信心了。
    少了激荡和诗意,但是更接近深刻的理解,并不是坏事吧。
    何况,你还在路上,还在行动,力量更强。
  • 回来,安全,知道你的人都少了一分牵挂,满则溢,哪有什么完美.
  • 每一次出入加沙都如此荡气回肠。
  • 停火了!
  • 平安归来

    总是好的
  • 你在草地上还想起了什么?
    一切都是必然。“忧郁伤感”才是底色。一切都是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