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境之北 - [爱恨中东Middle East]

    2009-01-09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33630010.html

     

    一打开收音机,就听说北部挨了“喀秋莎”。

    原本要去西岸,这下干脆北上。以色列真小,几个小时,已经从南线直插最北。

    天气忽阴忽晴。越往北去,天际线上清真寺的宣礼塔越多。途人虽然说希伯莱语,看样貌,不乏阿拉伯人。他们是历次中东战争中没能逃走的巴勒斯坦人,如今成了以色列居民。

    昨晚真主党领袖纳斯鲁拉声嘶力吼,“一切皆有可能”;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据传在内阁会议上说,收拾完哈马斯,接下来就是真主党。几个小时之后,火箭从黎巴嫩南部射来,似乎并无悬念。

    但新闻说,火箭型号、式样,都是很out的旧款,不似真主党在06年使用的武器。

    终于赶到纳哈利亚时,消息已经确认,是来自贝鲁特难民营的巴勒斯坦武装趁火打劫。有意思的是,真主党一开始就否认与此有关,以色列“默契”地表示,不认为真主党是凶手。伊朗更是禁止“志愿者”进入加沙参战。谁也不想扩大战事,傻傻如哈马斯,最终也没能等到“集结号”吹响。

    同事建议打电话给以色列军方发言人,确认火箭落在纳哈利亚哪条大街,好去拍摄。我说不用,一进城问“喀秋莎”在哪里就行。果然,一路上不断有人指引,一名货车司机用希伯莱语比划一阵之后,举起拳头,用英语loud and clear喊:“Die to arabs!”(阿拉伯人去死)

    大概他不住这里?袭击现场的街坊们,理性得令我吃惊。沃尔夫从口袋里掏出自家汽车玻璃碎片,说06年这条街快被炸烂了,他搬去往南些的亲戚家住了一个月。“现在这房子是新的,我不想再搬了,不希望政府回应,否则又打仗……几枚火箭不算什么,拉倒吧……”

    信奉“以牙还牙”的民族说“几枚火箭不算什么”,看来是打够了。被炸的老人院,一拐弯就到了地中海边。咸咸的海风,吹得人醉,可这里的房子很便宜,不说你也知道为什么。

    警方发言人主动问我想了解什么,蓝绿色的眼珠清澈锐利。此地居民模样不一而足,说英语的不多,大概是各地犹太移民混杂。发言人详细说了事发经过,“真是奇迹,火箭打在第二层,而所有人都在一层吃早饭……”“慢着慢着,”忽然想起这些天在南部听“火箭袭击”警报的情景(我都快出现幻听了),“火箭落地之前,没有警报声?大家都没躲?”“啊,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军方,两个小时之后,他们才打开预警装置。”

    沃尔夫的解释是,06年停火以后,军方不认为真主党会再次施袭。而我的猜疑是,加沙开战前,甚至以色列同真主党有默契,不掺和不折腾。

    看看以色列地图,西北与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由维和部队隔离,东北叙利亚边境,也清楚标着UN。如果这次南部战事结束,同样以国际部队进驻加沙收场,以色列真成了一个裹在纱布里的国家。问题是,由于联合国部队通常介入有限,不但不能遏制敌对势力对以色列的威胁,反而令他们背着以色列壮大——纱布裹久了长出细菌。

    真难啊。战争与和平,对以色列究竟哪样更好?战,你不可能军事上完全消灭对方,只能陷入消耗战;和,对方弱小时,也愿意同你和,其实不过是养精蓄锐,暗渡陈仓。一直打压它,也许反而能令以色列长久保持军事优势,令对方无机会壮大。

    这就是中东的悲哀之处,这就是中东问题的迷人之处——处处悖论。

    如果火箭袭击事件就此完结,以色列仅以4发空炮回应两枚火箭(现场警察发言人告诉我是两枚,不是4枚,人们可能过于恐惧,听成4次爆炸),该如何评价?我的比喻是,以色列专心猛打南部,后背叫“咸猪手”摸了一把,还不便立即换手,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认了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人性沙龙 2006-01-09

    评论

  • 写得很好看。还有咸猪手呢。
  • 最后一句太精彩了!佩服你能如此精准幽默地评价这场战争。
    这么说你又去北边了?当地手机号买到了吗?
  • 轶君的电视报道近来越来越好. 还是希望说得慢些,尽量避免每句的开头用口头禅"那么". 不过,在战区这样紧急报道,已经很好了.
  • 你看到的,都是我绝无机会去看到的,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