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岸纵火 - [爱恨中东Middle East]

    2009-01-07

    Tag:加沙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33519876.html

    火箭袭击越发密集。一个上午在斯代罗特,就经历了4、5次空袭警报。其中一次,正跟总部后台通电话,对方善意地问,为何不做些“零距离”之类的稿件,忽然听见我发足狂奔,跑向街对面的掩体。看记者屡炸不死,不如自己打电玩,我是不愿重复那些没有信息量的游戏。

    加沙战事在封闭状态下进行,但在外围,隔岸观火却无比清晰。北部忽然腾起浓烟,遮云蔽日。由埃雷兹检查站入加沙的第一个油站被引爆。3死数十伤,无人知道为什么打击油站,死伤又分不分平民,抑或武装人员。

    黑烟淡处,小股白烟升腾。云团状的是以色列空袭,直上云霄的,是哈马斯火箭,伴随着尖锐的呼啸。若把几公里外的加沙比作烟花盒,固然残忍,却是直观。

    这时,一群戴黑帽的正统犹太教徒吸引了我的注意。以色列南部城市居民,多为前苏联国家移民,比较世俗,鲜见这身打扮。上前一问,果然是远客,来自特拉维夫附近某个“神圣小镇”,特地来观战。他们并不讲英文,现场一个当地记者向我翻译。

    他们突破以色列军警拉起的红色警戒线,冲着加沙地带北部的浓烟又唱又跳,腰间细绳(表示犹太人与上帝间立的约)随之雀跃。又向过往车辆发放宗教传单,方圆数公里的店铺柜台,已经都放上了他们免费派发的宗教小册。“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他们汽车顶上绑着的大喇叭,乐声激昂。

    (一名激进犹太教徒在边界又唱又跳)

    什么人都来了。一名老者,胼手胝足爬上我站立的土坡。“请看这个……”他颤抖地递上一张纸——一幅世界地图,绿色标出漫天连地的阿拉伯国家,红色一点,是面积相对极小的以色列——“你支持在哪里建立一个叫巴勒斯坦的国家?”

    战斗打响,以色列官方刻意表示,目标只是建立南部安全,无意推翻哈马斯,或重新占领加沙。吸取06年黎以冲突教训,以色列降低外界对其军事行动的预期,而在边界上,激进犹太教徒却举起宗教保卫战的火把。

    几十米开外,一家小食店门口。三名男子坐在汽车里,车头正对加沙。汽车收音机播放阿拉伯语新闻,令人好奇。一问,原来是48年阿拉伯人,就是中东战争中没有离开的巴勒斯坦人,今天是以色列公民。“我的父亲、亲戚、朋友,都还在加沙,不知道怎么样了,所以过来看看……”没说几句,一辆以色列警车从旁边开过,车里巴勒斯坦男子掩面低头,说不想被警察看见接受采访。最后,竟驱车离开,不愿再谈。

    日渐理解,防空警报植入脑海是什么感觉。傍晚回住处,忽然想会不会再有火箭袭击(夜间通常较少,因为户外少人,效果不如白天震撼),“呜呜”的警报声即刻拉响。跑进掩体,众人面面相觑,互抱微笑。我问身边一个以色列人,通常如何知道警报已经解除,“差不多等上几十秒,”他解释,过了一会儿,突然转头补充,“还有,要祈祷。”

     

     

    分享到:

    评论

  • 从照片上,看到天空依然很蓝,只是日光惨白。“……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如果你也有心能够感受,是否会为眼前捍卫者的荣耀、受难者的悲恸,泪流满面?
    周,每天只有保重的话是有意义的~~保重保重。
  • 每天看报纸上加沙的消息都会有点担心你在那边的
  • 每天看报纸上加沙的消息都会有点担心你在那边的状况~
  • "看记者屡炸不死,不如自己打电玩,我是不愿重复那些没有信息量的游戏。"
    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