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底色 - [香港此时HK now]

    2008-12-27

    Tag:处女座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33030685.html

    (Fussy,龟毛,Pedantic好为人师,Indecisive左思右想,Shrewd古灵精怪,annoying烦人,Bitchy恶人,叫人恨得牙痒,ALWAYS Complainning怨声载道,ALWAYS worrying常怀千岁忧,anal -retentive,OBSESSIVE,COMPULSIVE细节强迫症,argumentative得理不饶人)

    我拿起这个冰箱贴,去收银台:“请问,有没有新一点的,这个角落上有点花……”“你是处女座?”纽约一家博物馆的Susan问,“怪不得你在乎,我也是处女座。只有处女座有这种完美强迫症。”

    立时兴奋起来。“是啊,我同意上面所有的形容词,除了……BITCHY。”“当然,我们根本是NICE。”

    记得有次跟老横等一干人说起星座,他们摩羯座大咧咧自豪起来。其他星座也是各自相认。在这样的场合,我发现,星座各有不同,自恋这一点倒是相似——除了处女座。处女座相逢,只有“弱势群体”的暗自相惜。

    就像今天见到彭浩翔。发现我们岂止是一个星座,根本是同月同日生。

    我迟到了。因为他比我想象中瘦,所以,虽然整个咖啡馆只听见一个人以“讲故事”频率在得吧,仍然没敢确认,直到戴乐向我招手。

    导演说故事,就像我们记者做连线,由不得想,就是份内。在他“得得得得”开讲尚未开拍的故事时,我的“细节强迫症”发作——“你为什么要把主人公塑造成女孩?听起来分明更像个男生的故事?”“对啦,因为原型是个我认识的重庆女孩,她打扮像男生,英文全部是听Hip Pop学的,一股纽约黑人腔……”

    “你为什么用简体字写博客?”“我其实每次都是录音口述的……”“那为什么看上去不像是口语,很书面啊……”“我用了两年时间,才能够说出书面语的感觉……不过我每次录音都不能让别人听到,要全部人出去……助理帮我整理成文字后,我一定要他全部删掉,我不能再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克制住不再问“为什么”,否则戴乐夫妇一定以为我开始工作了。其实,这个时候我也不用再问为什么了——我用了很久才敢听自己的声音。我们的底色是羞涩。

    “助理说,他听到我讲故事的录音,如果是讲一个女的,我会不自觉尖着嗓子模仿女人的声音……”我遇到过的处女座,大多有两面性,可以潜进众人看不见的一个世界,独自与苍天万物对话。

    “两面性”还表现为,刻意或非刻意,以截然相反的面貌示人。比如,彭浩翔的电影被称为“粗口大全”,但本人说话时,半星脏字都没有。又如他身穿“I love hooker ” 的T恤衫,却总是把“我太太”挂在口上——就像他自己写的“我一方面渴望跑出去,但同时也很恋家,这是当代男生的一个无奈。我渴望流浪,但又关心着酒店会否有king size bed。”

    整个冰箱贴上,我最喜欢左臂上那个刺青——其实处女座一般做不出那么“招摇”的事,但内心永远在传统与叛逆中挣扎。

    Plus,今天读到《城客》。横大主编居然在我写给《城客》的信结尾,篡改我的口吻,以“小女子”自居——实在不了解处女座,我们羞涩,但决不矫情。

    分享到:

    评论

  • 我们羞涩,但决不矫情
    以上语句经典到我已经要崇拜了~~
  • 我们羞涩,但决不矫情!我喜欢这句话!!
  • 我们羞涩 但绝不矫情 呵 要加油 健康愉悦
  • 细节强迫症!!哈哈,知道我想到什么了吗,我想起那年夏天你固执地去找到的那个要传授你能获诺贝尔医学奖的绝技的疯老头!!不过,我承认,这个病,我这个魔羯座也有啊。
    回复仙女蒂蒂说:
    有印象,不过记不太清楚了。我总是忘记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还总是因此得罪人……看来我根本是失忆症……
    2008-12-29 01:40:00
  • haha~ 我六月去香港,有机会见见彭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