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骥志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4-08-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325176.html

    应该有人记得“李骥志”这个名字。他是新华社驻巴格达记者,是战后在那里驻扎时间最长的一个,也许还是最年轻的一个。

    一年多前,到约旦采访美以巴三国首脑峰会第一次见他。小伙子沉默寡言,眼神总是忧郁。巧的是,他仅仅比我早出生一天。

    偶尔在MSN上有联系。英语专业的他取了个很“阿拉伯”的名字:Habib(亲爱的)。他从约旦去巴格达的时候,我在加沙。他心里没底,我把英文版“战地记者求生手册”好几十页纸一页一页通过国际长途传真到安曼。

    几个月前,在开罗听说他一个人在巴格达坚守了大半年,从来没有向新华社提出什么要求,只是最近来信要求增援,说自己精神恍惚,几次开着煤气人走开了。

    我知道李骥志不是那种爱提要求的人,跟他相比,我替一些人脸红。

    8月9日在新华社被领导接见,我再次遇到他。他正在北京休假,10多天后重返巴格达。李的眼神还是忧郁,甚至有几分呆板,声音很低,头发掉了许多,脑袋显得更大。

    那天,我们三次在不同地点相遇。遗憾的是,我当天回上海,他在我回到北京前就要去巴格达,匆忙得无从细谈。

    最后一次相遇在饭馆,各自跟一帮朋友吃饭。我们那桌先结束,起身告别,隔着一张桌子,我对李骥志说:“保重。”他那从来迟缓的眼睛闪了一下。

    我突然醒悟,恐怕座中只有我们俩才格外清楚这两个字的分量。

    刹那间,我好想冲过去拥抱他,拍他的肩膀。但是我没有,我是个含蓄的中国人。

    昨晚,在上海常熟路附近一家餐馆,跟一个十多年交情的朋友见面。酒喝多了,突然说起李骥志,说起“保重”,我在那家精致的日本餐馆里哭起来。朋友拍着我的背说,好了,好了,这感觉我明白,但你不要对别人说了,别人会觉得你矫情。

    我知道,我知道。有些东西只能在心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天网恢恢 2004-08-13

    评论

  • Habibi....他现在走得比我远了
  • 我印象中的李骥志并不是沉默寡言或是眼神忧郁的,相反,在我们这些朋友之间,他一直是很活跃、很开朗的。当然,有些东西就是矛盾的,没有一个人不曾忧郁过,但是希望远在伊拉克又马上就快要回国的他,能带给身边的人,当然更主要的是他自己多一点乐观与微笑,并“保重”。
  • 人需要宣泄。你需要,李骥志也需要。要不,什么东西都藏在心底,就容易忧郁然后生病了……所以,朋友真好……
  • 司馬青衫之淚...
  • 原来大家都不容易。
  • 向你和李骥志那样的人致敬!
  • :(, good luck.if i could get visa, i hope to travel to Cario
  • 这样写这个人不太好吧?
  • 周小姐好。非常明白你的感受和心情。令我想起你出加沙的几天。
  • 看了后,居然也会眼泪打转了。奇怪。。
  • 这个醋我不吃的——风也家的饭不是谁都能吃到的




    我要能一起多好,,,吃顿风也家的家常饭简直成了一个奢求
  • 这个醋我不吃的——风也家的饭不是谁都能吃到的




    我要能一起多好,,,吃顿风也家的家常饭简直成了一个奢求
  • to mango:谢谢你这么说,真的。
  • 小小风也,收邮件哦
  • 我在上海。我最喜欢请朋友来家吃简陋的饭,但觉得你我交情不够(主要是我仰慕你不是平等交流啦),可能你挺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所以不敢出口。如果离开上海之前希望让生活小小爬出正常轨道一下,来饭是不错的选择。横戈同学不要吃醋,上次没吃成我的饭是因为你事先没约嘛。
  • sigh
  • 少与人交流的原因罢。不应再派他单独工作了,得了忧郁症会比较麻烦。


    唉,所以,你还是“说出来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