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们要的改变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8-11-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31032625.html

    我大概就是奥巴马先生所谓“如果还有人对……怀疑”一系列排比句中的那些人。

    几个星期前,香港飞往北京的飞机上,隔座一个越南裔美国人问我支持奥,还是麦,睡意朦胧的我说,我支持奥巴马,但仅仅因为他good looking.

    美国人大概很少碰到比他还肤浅的人,就笑笑闭嘴了。他要回去投麦凯恩的票,因为拜登对亚裔不好。

    一路选来,自然愿意看到奥巴马睥睨群雄、光芒四射,但当他优势明显的时候,我却对自己说,不会吧,他还是做star吧,不是总统。这场选举,越来越像加长版American Idol.

    昨天两名华裔美国人,在锵锵里也谈到这个问题,举票四顾心茫然,就是投不下去。用我的话简单说——美国没人啦!一个毫无白宫经验,一个不知上网为何物。

    不过,今天直播收看了奥巴马当选感言,观众如痴如醉的表情,对我无异是场“震撼教育”。芝加哥现场,不仅有非洲裔,有黑人,很多白人也跟随奥巴马的讲话频频点头,呼应“Yes,We can”,泪流满面——我开始理解,“Change ”是如何正中他们的心坎。

     7年前,911发生的第二天。一个在北京做导游的朋友告诉我,他接待的美国团落地,一个老太太哭喊着跟他拥抱:“Everything's changed."

    7年中所发生的,所改变的,不仅仅是几次战场上的胜负。美国被改变了——为了更多安全,孤立了自己。

    Thomas Friedman曾经写过,驻土耳其美国大使馆从与周边社区融为一体的便利之地,迁入远离闹市铜墙铁壁的城堡,where birds don't fly,隔绝了所有可能。

    是的,美国人拥有了更多安全,却失去了与世界的交流、创新,更无从带来希望。

    布什总统惯于躲在上帝的袍子后面作鸵鸟。2001年白宫发言人弗莱舍被记者问及,美国人均能源消耗量远超过世界上其他国家,总统看法为何?弗莱舍回答,总统认为美式生活就是如此,政策制订者的目标应该是保护这种生活方式,美国人的生活是上帝恩赐。

    “这样的美国,扮演不了它长久以来为世界所担纲的关键角色,希望的灯塔,永远能为人们所仰赖,领导世界面对当前最重要的挑战。我们需要这样的美国,也需要成为这样的美国。”Friedman后来与一名巴林人聊天。巴林人无限温情地回忆,现在17岁的巴林年轻人,911事件发生时才11岁,他们不曾见到柏林墙的倒塌,不曾看到美国解放科威特,只知道阿布格莱布监狱和关塔纳摩。“那不是我们当年爱上的美国,不过,我相信那样的美国还会回来。”

    昔日荣光,这就是美国人要的改变。对内保持繁荣,对外继续“被景仰”(不仅仅是领导!)。是本拉登改变了美国吗?美国人用选票首先改变自己,然后改变世界——这否定自我的勇气,击节三叹。

    “如果还有人怀疑美国是否为一切皆有可能的国家,还有人困惑于我们建国者的梦想是否仍存在于我们的时代……今天就是答案……”

    奥巴马执政将面临多少困难,是否有能力应对,且置于脑后吧,这一夜让美国人狂欢——7年了,久违的,在全世界面前的自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看来咱们还是清醒的居多……我是在想,如何钻进美国人的脑袋,来理解这不可思议的American Idol……
  • OBAMA是媒体制造出来的“神”。如果没有金融危机,他不会赢得这么开心。

    心肠不好的话,希望看到麦老伯赢,然后到处骚乱,然后老伯年纪太大离开人世,那位美女佩琳太太就可以当史上最白痴的总统。-〉此愿望最终没有实现。哈。
  • 原本对美国的大选不怎么关心的。
    昨天一不小心看到了奥巴马的获胜演讲,别说在场那些美国人了,我都给感动了。
  • 这次只有民主党的失败,没有胜利,甚至让我找不到二月台湾选举中人民是有力量的感觉(不含马英九当选那次)。奥巴马支持者眼里只是因亢奋而产生的迷幻所谓之的希望,没有一次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会像这次让我只有对前途的迷茫。
  • 沙发又被抢了,而且是这个人.不开心
  • 因为有了后台“好友新鲜事”,我得以抢一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