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藏行之二:仓央嘉措的笑 - [周·游travels]

    2006-06-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2714039.html

    http://zhouyijun.blogbus.com/files/1151430049.jpg

     

     

     

     

    http://zhouyijun.blogbus.com/files/1151430049.jpg

     

     

     

    仓央嘉措的笑

    在西藏匆匆数日,当满街是300元统一制作的蓝底红字招牌,当有人愣把经幡塞进你怀里,然后要钱,当草地上的藏式酒吧不复存在……仓央嘉措的名字,仍象头顶一片浮云,牵动我不至幻灭。

     

    仓央嘉措出生在300多年前,被认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但五世达赖圆寂后,身边人为了继续执掌权力,密不发丧15年,只暗地里寻访灵童。所以,不同于其他幼年便进入布达拉宫的灵童,仓央嘉措十五、六岁才被迎入宫中,当时他已经情窦初开。

     

    在那些一间连一间,一个拐弯接一个拐弯的布达拉宫殿堂里,我转入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曾经居住的地方。法衣仍在那里,叠成三角形,象征盘腿诵经的姿势。三个披红衣的喇嘛背窗而坐,阳光碎银子一样照进来,照见他们椅子上一窝刚出生的小猫。

    游人很多,导游没有主动提起这位“叛逆”达赖的故事,直到我问:“他是从哪里逃出宫殿?”

     

    情窦初开的少年忽然进入单调刻板的宫内生活,仓央嘉措极不适应。他化名“宕桑旺波”,经常微服夜出,与情人相会,过着僧俗两界生活。他还在宫内建起花园,邀请拉萨青年男女唱歌跳舞,自己撰写情歌情诗,传唱一时。仓央嘉措,在藏语中就是“音律之海”。

     

    “黄昏去会情人,黎明大雪飞扬,莫说瞒与不瞒,脚印已留雪上;守门的狗儿,你比人还机灵,别说我黄昏出去;别说我拂晓才归……”

     

    导游说,一天,仓央嘉措顺着殿堂外的水管偷偷溜出,换了平民服装,却忘记更换鞋子——活佛的鞋子,样式和尺寸不同于常人,这个疏忽留下隐患。第二天黎明下起大雪,仓央嘉措的脚印留在雪地,被人一路追到寝宫。

     

    “玛吉阿米”,游客心中西藏酒吧的密码。在八廓街拐角,一栋两层黄色小楼,传说中仓央嘉措约会情人的地方。

     

    走进去,面容英俊的藏族小伙坐在楼梯拐角,手里抱着六弦琴。一片昏黄而温暖的灯光里,客人散坐各处,遥遥对着不远处的布达拉宫。

     

    “玛吉阿米”,仓央嘉措对情人的称呼,多见的翻译是“纯洁少女”、“未嫁新娘”。一名研究六世达赖情诗的藏族朋友告诉我,仓央嘉措想说的是“不是生我的母亲”。

     

    陡峭而狭窄的楼梯,通向顶层露台,穿着时髦的女孩们正在收看“世界杯”足球赛。八廓街的路灯渐渐熄了,偶尔有一两个人影闪过。仓央嘉措在诗里说,他想变成八廓街上空的一只飞鸟。结果,七世灵童果然出生在这一带。

     

    布达拉宫地下一层,历代达赖圆寂后安放肉身的灵塔令人叹为观止。五世达赖的灵塔耗费数千吨黄金,上方还镶了一粒无价之宝——大象脑中天然长成的明珠。在它旁边,没有仓央嘉措的位置,因为他的死亡之谜,至今未解。

     

    25岁那年,仓央嘉措在权力斗争中沦为牺牲品,“六根不净”自然成为有力罪名。一说他被毒死,一说他自我流放,周游中国西部、印度、尼泊尔等地。我的朋友说,他最喜欢的一个版本这样说,仓央嘉措在押解途中遇害,杀手在背后喊了他一声,并射出一箭。仓央嘉措背后中箭,回过头来,脸上没有一丝痛苦,反而是平静美好的笑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明天回家 2007-06-28

    评论

  • 刚从西藏回来,你文章的这段描述,和我的藏族朋友说的一样.我也很喜欢.
  • 有幸听了由仓央嘉措的诗歌改编的歌曲,很好听啊,纯净自然的声音!
  • 我喜欢这张。
  • 我喜欢这张。
  • 就是那个会写诗的活佛吧
  • 西藏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随随便便就可以看到几百年前的东西,想起几百年前的人和事。这在内地,尤其在上海是难以想象的。
  • 有没有办法拍到五世达赖朱砂掌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