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月漫长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8-08-02

    Tag:連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26767047.html

    7月31日那天,突然意识到,这个月结束了。哪个月结束,本不会有什么感觉,但也许是日历上写了些提示,却时过境迁,蓦然觉得,这个月好长,一天一天,用了很久,很大的力气才过完。

    还因为最后的一个星期,每天都在下班后赶制“点睛TODAY”,时间排得很着实。慢慢摸到些规律,找到些乐趣。一星期来,有三张照片,选得最是动情——奥尔默特的背影,北极熊的血迹和松鼠猴的眼睛。

    奥尔默特宣布退出政治生活,当天关于他的照片自然很多。我选了他的后脑勺。其实是想到电影《一一》,小孩说,人永远看不见的,就是自己的后脑勺。奥尔默特的转身,也将身后事,任人评说。

    奥尔默特,这个文官治国的失败,说明以色列仍然不是一个常态国家,不是以国内业绩论成败,而是对外战功定输赢。奥氏强调自己在经济社会领域取得的成就,唉,无人喝彩。

    熊的照片不是当天的,但是因为当天北极冰棚再次断裂的新闻,我从脑海中搜出了这一张。气候继续变暖,北极冰硼近日发生了三年来,最大面积断裂,北极可能会提前到2013年,出现无冰层的夏天。

    这只北极熊刚刚吃了自己的同类。北极熊一次可以游30公里,但是当冰层之间的距离因为融合越来越大,它们捕捉不到其他小动物,只好熊吃熊。

    讲完这一段的时候,我忽然怔了一下,才继续讲下一张。回看的时候,摄像师都发出“啧啧”。

    松鼠猴的照片当天出现在TIME网站上。NASA五十周年。50年前,苏联从地球发到太空的第一个哺乳动物是狗。升空数小时后死亡。图片上松鼠猴的“同事”升空,返回时相信还活着。最后降落伞没打开,小猴和它的飞船永远消失在大海上。再后来,另一只“同事”,黑猩猩成功绕地球两周,才有了太空第一人加加林。

    TIME上的图片连环看下来,动物,动物,然后到加加林的面孔,简直就是一副进化史。

    如果再多一点幕後时间,内容会更精彩。细节也可以更专业。但无论如何,很开心可以讲照片——20世纪上半叶,电影还不发达,电视刚刚起步,摄影成为当时最powerful的记录者。原本以为到今天,它已经像战争一样,越老越失去魅力,没想到,自己讲述的时候,仍然受到感染。或许因为,它是唯一凝固时间的艺术,包含了“一沙一世界”的禅意?又或许因为,不同摄影师拍摄同一事物会产生截然不同的作品,又應和了“千江水有千江月”?

    在香港交的朋友越多,反越懷念北京。港人的精采,多一份歐風美雨的優雅從容,但終究少了一份大風大浪,大奸大惡的歷練─幸或不幸?無論如何,精采,總要自己去發現,連岳的講話精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奇怪了 2006-08-02

    评论

  • 身处北京,总有些指点江山唯我独尊的感觉吧,毕竟深宫大院箭步之遥,里面住的都是大风大浪大奸大恶之人。而且,北京不用繁体字
  • 在上海的朋友越来越多,也是越来越想念北京。反过来想想,说不定人在北京,也会思念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