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贾樟柯:飞一般的电影世界 - [光影书韵books&movies]

    2006-06-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2652443.html

    今天下午参加《生活》主办的贾樟柯讲座:“非一般的电影世界”。

     

    感觉名字叫“飞一般的电影世界”才好,因为贾樟柯多次提到他在贫瘠的片场和浮华都市间的空间切换:“我可以坐飞机,可是脚下的大地还在那里。”

    从前对贾樟柯,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大概是我浮浅,看他的电影缺乏耐心,表达上有些絮叨。一个东北女子说:“他的画面太埋汰。” 

    不过,我今天开始喜欢他。他的真诚,和我一样认同灰色地带的力量。真实,蕴涵在灰色地带。

     

    讲座地点大望桥旁的华贸中心。我一出地铁就晕了,又是一个大工地!掩面疾行,看见一栋面目稍稍清楚的玻璃房子,应该是我要找的19号吧。保安说,“活色生香法餐厅,向前走。”是另一个圆形的玻璃房子。中间一段路相当梦幻,木阶铺就,前面不徐不疾走着一排美丽的OL。我在19号前庭站住,仰头看看周围环抱状压迫过来的房子。

     

    贾樟柯个子很小,眼神如水。气质有点像曾经与我共事、写科幻小说的异人。许知远在介绍时说,贾樟柯小时候破坏性很强,成绩很差,去谁家就把谁家的咸菜吃光。可是现在,他分明对社会有着真切的关怀。

     

    “我的思路很乱,我感觉中国社会的转型已经完成,游戏结束了,我们期望的没有到来。”这句话贯穿了他的整个话题。

     

    他正在奉节拍一部新片《三峡好人》。两条线索,两个人从外地赶到奉节,分别为各自的情感做个了断。

     

    他的副手曾经认为影片是关于“寻找”。贾说,不,这是关于“下决心”。那两个人有行动能力,能够解决自己的感情问题。这不是在北京,在上海,那样优柔寡断的都市,这里是三峡,长江边的人,两千年历史的县城,瞬间就被水淹了——当所有的幻想变为你必须接受的现实,你要么放弃要么拿起来。

     

    影片中男的选择了与一个女人共同生活,一个女人选择了与丈夫离婚。

     

    “在奉节,资源分配也许已经结束了。”贾同时拍了一部记录片。他看到一名70岁老人没有赶上分房,只好住在桥洞下,“资源分配对她而言,已经结束。”

     

    我问到他:“是否回避敏感问题”,他说,没有刻意。不过,听上去他还是把奉节当作舞台,当作背景,展现他对生活的理解。他不必,也不是一个新闻记者。

     

    但他又像记者一样不可避免“卷入”另一个人的生活。他采访了一户男主人,两个月后,那人被大梁压死。贾樟柯觉得之前所有的采访忽然没有了意义。

     

    “存在于空气中的真实。”他一踏上奉节,就见到一个人点钱——一叠一毛的。“在这里,一元是基本货币单位。”人们见面问对方做什么工作,就说“你讨什么活路?”

     

    说到《小武》,他说,他不会让他的人物做超越自己可能的事情。他相信,有些人就是忍气吞声,而不是找人拼命——尽管拼命拍出来更好看。

     

    贾樟柯时时回到他的主题——“转型是否已经完成”。他感慨起当年贩卖香烟的日子,那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变革的浪潮,每个人都想从中渔利。“我们曾经对变革充满希望,变革的终极不是物质的,而是公平的社会,是自由的空间;虽然这个过程中有困难,但我们相信变革终点是光明的。但现在游戏结束了,我们期望的没有到来。”

     

    怎么办?他的办法是“电影”。 

    “每一个时代都需要艺术中的反叛,只有打破禁忌,才知道言语空间能有多大……我们不停地碰壁,但在十年二十年中会找到底线,找到缝隙,慢慢地多一点自由。” 

    独立制作影片由于技术、资金、盗版等问题,越来越陷入困境,中外同此。贾樟柯说,愿意去大学校园,一个教室一台电视那样放片子。 

    他仍热爱电影,但开始怀疑“拍电影的生活”。最近,他的兴趣转向写作,“就像忽然爱上了另一个女人”。 

    他不排斥人家拍糖水一样的电影,尊重现实,尊重“不一样的现实”。有些人不相信另一种现实的存在,他告诉人家:“驾车北京往北40分钟,就是另一个世界。”

     

    与演讲中的贾樟柯一墙之隔,不时传来一群女子的笑声。也许不用开车40分钟,到处都是“非一般的世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两只沙发 2006-06-13

    评论

  • 赞 "尊重现实,尊重“不一样的现实”"!

    羡慕他可以自由地表达.自由的感觉不仅由于不受外界束缚,还得要表达者自身有能力自如地表达自己

    我没能力表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