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隔座林青霞,听讲龙应台 - [香港此时HK now]

    2008-06-2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23365647.html

    与林青霞一座之隔,听龙先生讲课——何等的福分与缘分。

    以至于,课间跟龙先生讲话,一张口竟有些泪湿,惹得龙先生大笑,轻拍我的脑袋。

    是啊,我在她面前,不永远是那个孩子吗?

    人们大多惊醒于她的“野火”,少年时,我暗自钟情的,却是她的优雅,乃至忧伤与悲凉。

    那是她走过的迦南,银色月光下,耶路撒冷重重屋檐的寒光。许多年以后,当我爬上耶路撒冷的屋顶,除了月光,还看到犬牙相错的爱与恨;

    她向他们伸出手,却被拒绝——犹太定居者,哈马斯枪手。她轻叹,这些人不知道,他们跟自己的敌人很像。许多年以后,我同样会意,在中东,女性伸伸手,就知道对方是不是个极端分子;

    她穿梭于以色列与加沙之间,比对不同主张,相同仇恨。许多年以后,当我在距犹太定居点最近的巴勒斯坦人家听一夜炮响,转头拜访恍若桃花源的定居者家庭,我知道《定居点内外》的雏形在哪里。

    对不起,龙先生,去加沙的时候,行李有限,我不得不撕下《这个动荡的世界》里有关中东的那几页——尽管里面的文字,早已烂熟于胸——我好像远行的人,要带走一抔家乡的土。

    走了很多路,读了更多书,不再有颜面说什么“追星”,只是想说,你播下的种子,在我心间已经生长茂盛。

    “谁能告诉我,今天为什么来听我讲课?”周六港大“龙应台写作大师班”(她自己讲义上的课名是“知性写作”)开始前,她问。

    一个香港男生半生的普通话说:“我想,我们都等了许多年……”

    为什么来听你讲写作?Tam说,她讲炒菜大家都会去。

    讲义文章大多读过,今天最吃惊的收获,是她没有外国护照——旅居欧洲十多年,一家三个德国人,她却只持有台湾护照。“我不可以作为一个局外人来批评台湾。”在她中英文交替的讲话中,我找到对commitment最坦然的中文翻译——承担。

    上课时,没人看到,我忽然间泪涌,因为一个困惑刹那间有了答案。做电视越久,离一线越近,有时越不知道报道是做给谁看,在“取悦”谁,该不该坚持。听课时,答案忽然涌现,如刻石上:有龙先生在看着。

    也许是经年的敬意压得太重,龙先生走过来说话时,我竟无法欠身站立,似有失礼。

    还忘记说青霞。完全是她,永远美丽。岁月,只为她镶上金边。龙、林私交莫逆,青霞带头朗读了《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除了纤指转动的万宝龙笔,跟其他同学一样谦和。我告诉她,青城后山“青霞小学”扛过了8级地震。她展颜的一刻,记忆中清纯的、潇洒的、华丽的、妩媚的、古装的、泳装的青霞,哗啦啦叠在一起,变作一枚火漆,为传说盖印。

    分享到:

    评论

  • 合影,签名,msn,qq,email,tel,mob,统统的要!
  • 非常喜欢你的文字,冒昧的问一下,你看了哪些书,能练得这么好的文笔。能推荐些吗?(诚心发问,能回答,不胜感激。)
  • 读过有限的龙先生的文章,太多的问题我也不懂。但我觉得有一点我该向她学习的就是:独立精神。PS,这真是个偶像的时代哦,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偶像。
  • 嗯, 原来您也有这么一面...
  • 天性敏感的人,总是感受到更多,快乐更多,伤感也更多。是喜是悲,硬币两面。
  • 好幸福
  • 我是个中学生时对她有好感,现在当我成了大学生时读的书多了,看她的文章也多了,我对她反而没有了好感,尤其是近两年看了她发表的文章,甚至有些反感。
  • 感动。
  • 写得怎么这么好呀!
  • 龙先生的<百年思索> <我的不安>等书也陪伴我多年

    关注你的博还有专栏这么久 第一次留言反而不知该说什么了


    祝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