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月川中(三) - [五月川中Sichuan earthquake]

    2008-06-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22976943.html

    寻找

    寻找 

    同一地点,两张相隔一个月的照片,天翻地覆,清水变浊。

    青城后山本不是我被指定的采访范围,离开四川前一天,还是带着私心,拐了一道,惦记着4月26日为我拍下这张照片的高姑娘。

    “后山可惨了,”天天往唐家山堰塞湖飞的武警水电宣传干事小王向我说起,之前这支队伍正是在青城山救人,“起初都以为那里没事,救援队伍在地震三天后才到,和尚道士们见着我们说‘你们怎么才来?’”

    512当天自发拉伤员的出租车司机说,大家第一反应都是往都江堰去了,没想起后山,那里人少,“我从都江堰往成都拉了5趟,直到没气没油。”

    小王进到后山,途中见到一对拍婚纱照的新人倒毙,血污白纱,摄影师手臂砸断,失血致死。地震时有老妇正在礼佛,佛像轰然倒塌,吓得魂不附体。

    一路上,我们的出租车接载山民,打听消息。我说不出高姑娘的全名,也记不得她所在中学的名称。心里明白,这样的寻找多半是徒劳。司机也有人要找,他认得一个酒肉和尚,曾经把迷路的他接进庙里。

    在那个她为我拍摄的泰安古镇,济南军区铁军已经进驻,帮助重建。两边的房子,有些模样还在,有些扑落落倒下,玉观音、石财神散落满街。二楼一户请人帮忙,拆下兴许还能用的空调,放绳子吊下来。山民盖房子的时候,只当是招徕顾客的小门脸,图省钱,根本没想到什么“抗震系数”、“框架结构”,现在自己也后悔。

    “半山腰房子倒了许多,不过没听说死人,”一个搭车的山民说,似乎是个好消息。高姑娘家在半山腰,念书在山外镇上,而妹妹就在山下念小学。“山下有个青霞小学,林青霞捐的,没倒,孩子们都没事。”“中学呢?”“中学就不清楚了……”

    我无法停留太久,当天要去映秀追赶米171飞机失事的新闻。

    一天接到妈妈电话,说外公看到我在江油报道,要打听他的两个老朋友。直到那天,我才知道,外公曾经在四川江油工作多年。小时候,吃到过外公从四川带回的牛肉干,但从不清楚是哪座城市。地震发生后,外公打电话给两个老朋友,同是当年支援建设,后来安家在江油的老上海,结果都联系不上,生死未明。“那家厂就在绵阳到江油的桥下,过了桥就看见……”外公说。我没告诉他,桥栏震塌了,厂里早就没人了,全线停产。

    采访时我也顾不上找人,按电话号码拨过,都是不通。临走,托付江油宣传部,请他们闲时帮忙打听一下。第二天,宣传部冯部长告知,眼下预备上游唐家山堰塞湖溃堤,人都转移走了,忙乱中很难找到,请提供多一些细节。

    外公一直没放弃拨打电话。几天后,一名老友居然是不顾溃堤警告,偷偷回家取东西的当儿,意外接到外公电话,老泪纵横。另一人主动打给外公,说人已到上海投靠亲戚,唏嘘不已。

    四川一震,好像每个人都有什么人要寻找。

    “我帮我弟弟找到那人最后一条手机信息了,”Taras眉飞色舞。“弟弟”是在绵阳体育馆安置点里认的疑似孤儿。通过中国电信寻亲热线,他们的寻找有了进展。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返回以色列 2004-06-15

    评论

  • 黄衣服那张姿势好看,而且帅气。
  • 看着旧友还好的感觉一定很妙..
  • 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