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以色列 - [天方胡谭essays]

    2004-06-1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221963.html

      送行的人还没回到家,我已经从开罗机场降落到本·古里安机场。只一个小时十五分钟,从埃及到达以色列。

      飞机刚刚停稳,给耶路撒冷的同事打电话,对方问,“顺利吗?”“要看入境处,”我说。

      
    曾经被带到机场一角、磁卡刷开三道门才可以进入的以色列国防部小黑屋,遭审讯两个多小时的经历心有余悸。外国记者,得到这等待遇的机率比较大。

      
    办理入境手续的以色列女职员长相干练,手下麻利。心里暗想,如果她痛痛快快把章子盖了,顺顺利利让我过去,就夸她的耳环好看……“跟我来一下!”女职员起身打开背后的门,手里攥着我的护照。

      “怎么啦?”心里一凉。“没事,例行公事,”她把我带到一扇小门前,让我在门外站着。护照递给里面一只穿黑衬衣的女人的手。门背后另一只黑衬衣的手,轻轻推门,门缝更窄,掩住背后的电脑屏幕。

      几分钟后,护照递出来,“可以走了,”黑衬衣说。半松一口气,走向最后一道岗。最后一道岗女职员(为什么机场全是女的?)抽出我护照里刚夹进去的一张纸条,给旁边的人递个眼色,“你,到那边去!”显然,我护照里的纸条,跟她手里已经收到的颜色不一。

      “你为什么去开罗?呆多久?在以色列干什么?住哪里?”我呆呆地注视着她的红唇一开一合,机械似的回答所有问题。十几个问题过后,我问,“可以走了吗?”“我还要去问我的上司……”“你的上司是不是叫‘基拉德’?上次他审问过我了……”“不,我上司是女的,现在不在这里,你等着……”

      
    又过了一会儿。“对不起,有人在外面等我啊,是不是可以走了?我不是第一次遭到审问了……”红嘴唇笑了笑,“噢,上司来了!”又是一个黑衣女人。她们俩嘀咕一通,上司一扬手,“你走吧!”

      手机重新有了信号。希伯莱文又回到眼前。

      耶路撒冷的夜晚,凉如水。安静得几乎叫人痛苦。开罗满街闪耀的霓虹灯、吵吵嚷嚷的阿拉伯音乐、12点都不关门的衣服店……统统活到眼前,活到脑海。

      世上最美妙的感觉,果然不是拥有,而是怀念。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回来了。:)




    理想境界哦




    “世上最美妙的感觉,果然不是拥有,而是怀念。”
  • 风小小:回来啦?
  • 一切可好?
  • 勇敢的女子


    丰富的经历


    继续关注。。。
  • 世界上最美妙的感觉,是小病初愈!哈哈。安全生产,人最重要。。。
  • 很久不能上网了 我想应该恭喜你回到以色列吧 :-)
  • 呵呵,是啊,“世上最美妙的感觉,果然不是拥有,而是怀念。”……
  • 呵呵,后悔没在开罗好好腐败一下了吧?
  • 最后那句话...荡人心魄啊
  • 最后一句话太精彩了!
  • 再上战场了。
  • 新的故事开始了?搬个板凳...
  • 和平可贵的感觉往往不是在拥有,而在于失去的时候。


  • 这样子往返几次,边境的人都会认得你了。什么黑衬衣,小黑屋都不在话下。
  • 原来你是一个这么勇敢的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