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地人,天地仁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8-05-20

    Tag:地震 学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21260580.html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阿城说,“仁”,是“思考”的意思。

    人要是思考了,它就笑;它不思考。

    从前读《圣经·旧约》,总觉得这上帝老爷子怎么那么残暴。动不动就叫一座城、一个国的人死光。他老人家总是愤怒。

    在中东那些年,最大的收获,是彻底明白这世界上,对于个体而言,并没有“公理”,“正义”,所谓“和平”,更是战场上回来的人,为了取得心理安慰编织的幻象。佛教说福报要看“三生”,这辈子不好,下辈子好,也不过是求得心理安慰。这世界属于强权。

    可我的毛病在于,不可遏止的,仍然相信这些东西,还有那些人跟人之间锦上添花的美好。追求这些彩色的泡泡,容易令我跟人产生分歧。实际上,我也不过是在编织道德高尚的幻象,安慰自己罢了。

    地震消息刚出来的时候,有位专家在网上解释为什么倒的都是校舍。梁宁说被删了,查了下,原来是她那边打不开(多好的文章!),copy过来,还有那张笑眯眯的照片:

    http://www.takungpao.com/news/08/05/17/ZM-906656.htm

    專家釋地震中為何校舍倒塌多 校舍抗震能力差是世界性問題

    周錫元工作的北京工業大學抗震實踐室,他手指的是進行抗震實驗的08奧運會羽毛球場館模型

    【大公網訊】由於四川強烈地震發生在學校上課時間,災難中死傷的師生人數眾多,人們在歎息之余不禁存疑:為什麼學校樓房在地震面前如此脆弱?為此,「中國經濟網」記者走訪工程抗震專家、中國科學院院士周錫元,請他解答相關問題。

    房屋在地震中倒塌有三種原因

    周錫元介紹,分析地震常常有兩個標准:一是震級,代表地震釋放的總能量;另一個是烈度,代表地震產生的破壞力。在設計建築時,參考的指標是烈度。如果房屋在地震中倒塌損毀,基本上有三種原因:

    一是沒有按標准建造。我國70年代就有了相應的房屋抗震標准,唐山大地震及其後幾經修改,現行的有2001年發布的《建築抗震設計規范》。但有的建築沒有依照標准實行,設計不當,抗震性能差。

    二是地震超過預計強度。如汶川的房屋設計規范是7度,部分地區是6度,面對如此強的地震就較難抵御。

    三是工程質量不過關。建築按照標准設計了,還需要嚴格地進行施工建設,否則抗震能力就會打折扣。

    校舍抗震能力差是世界性問題

    周錫元表示,校舍抗震能力差,這是世界性的普遍問題,他為記者舉了個例子——1933年,美國的長灘(Long Beach)發生地震,導致學校倒塌。所幸已是放學時間,沒有什麼學生傷亡。

    「我國學校的設計和建設,也是按標准走的,問題在於沒有提高標准。」周錫元說,學校在抗震方面存在幾個先天缺陷:

    一是房間大。躲到衛生間等場所是地震發生時的一條逃生原則,原因就在於空間狹小、有牆面支撐,牆的面積大抗震能力就強。但學校教室、活動室等場所空間都比較大,相對而言牆的面積就小。

    二是窗戶大。教學需要良好的光線,采光使用大面積的窗戶設計,相應地使得牆的面積大大縮減。

    三是走廊設計。一般學校都采用單面、外廊的走廊設計,多由柱子支撐,如果教室兩邊都是走廊,在縱向上一間教室就只有前後的兩面牆抗震,兩邊柱子的作用則很弱。

    可考慮將學校建成緊急避難場所

    地震難以預測,往往發生在預期可能性小的地方,如國內唐山、台灣,國外日本神戶,研究者尚未完全掌握其規律。而抗震標准每增加一度,成本普遍增加5%-10%,中國國土面積廣闊,將所有房屋標准都提高顯然不現實。

    怎麼樣才能不花錢又抗震,周錫元教授提出了他的思考。他建議:對學校、醫院等人口密集、人群自救能力差的地方,提高標准,加強抗震能力,賦予緊急避難場所的功能。這樣在發生災難的時候,學校可以放假,騰出來作為避難場所。而城市需要有避難地點。

    出生於1938年5月的周錫元,是國家級有突出貢獻專家,現任北京工業大學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工程抗震與結構診治北京市重點實驗室主任和學術委員會主任、抗震減災研究所所長等職。40余年來,周錫元致力於結構抗震、工程地震學以及城市與區域的綜合減災研究。

    注:【大公網訊】或【大公專訊】為本網即時新聞,非引自《大公報》,敬請留意。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重与轻 2008-05-20

    评论

  • 慢慢地嚼着....
  • 保重。。。。
  • 四川地震,该次地震对内地经济影响多大?是近日国际和金融界热切讨论的议题之一。各大证券商,例如美林,德银等等,地震后,立即发表报告,认为该次地震伤忙严重,但是由于该区非重要的工商区,对企业盈利影响不大。香港首富李嘉诚也开腔认为以现在中国的国力,有能力处理该次灾难的影响。

    不过,固然该次灾难对内地整体企业盈利和经济影响或不大,但是不要忘记四川是内地一大农业区,也是中药重要的生产区。该次地震将对内地食物供应和物价,还有民生方面有所影响。

    更重要的是,地震令不少人痛失家园,家破人亡,当地民众不但承受身体,甚至肉体上的折磨。每当看到电视屏幕送来满目疮痍,灾民彷徨无助的景象,相信大家无不对灾民感到痛心。 经济损失可以以数字计算,但是灾难带来的精神影响和痛楚如何衡量?以伤亡人数?以年份?以泪水???希望重建工作能或多或少对灾民有点帮助。

    www.ecpod.com
  •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 http://www.sexgs.cn
  • 凡事都大一统不就是“一刀切”吗?是违反马列主义MZD思想DXP理论的——这是我高中时候学过的。
  • 注意到香港这边报道强调有豆腐渣工程。我老板也问,据说很多倒塌的建筑是学校?我闪烁其词地回答可能与学校建筑结构有关。不能随便下结论。不过邓家学校的奇迹的确是个警示。
  • 我们这些侥幸活着的人,让自己的存在有点价值吧:) 你什么时候会来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