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蒂格的意义 - [光影书韵books&movies]

    2008-04-21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9541247.html

    “意义”二字,对拉蒂格毫无意义。

    七岁就拍下不朽名作,七十岁才第一次举办个展。从不像其他摄影师那样,辛苦为了杂志稿费,博命成全青史留名。

    原因很简单,拉蒂格出生在极其富有的家庭,一生衣食无忧,终日与贵族交道,昂贵而时髦的摄影不过是个玩物。金融家父亲又极其开明,最喜欢的事情莫过于全家人聚在一起,干脆给拉蒂格兄弟俩请了家庭教师。更鼓励孩子任意追逐自己的兴趣,发展自己与生俱来的倾向。拉蒂格从未接受学堂教育,办个展时“学历”一栏含糊写着“中等教育”。

    拉蒂格的照片最近在国内展览,我搜遍脑海对大师竟无印象。翻翻摄影宝典《二十位人性见证者》,对照作品立即想起来。不过,他的轻盈轻松,淹没在卡帕的史诗,布勒松的神妙,阿勃斯的畸形,尤金的苦难里,难怪当年真的没记住。

    像其他男孩一样,拉蒂格似乎生活在哥哥的“阴影”下。Zissou做了许多发明,包括飞机雏形——滑翔伞。拉蒂格在日记中写,于是他发明了“眨眼三下”法,要把Zissou做的有趣事都记录下来,这就是他找到的,自己将忠于的一件事。

    (哥哥制作的滑翔机试飞)

    可是“眨眼三下”无法保存,回头找寻了然无迹。父亲其时正涉猎还未定型的摄影术,于是,拉蒂格有了第一架踮脚才看到取景框的笨重相机。

    “那位女士终于走进了镜头,我按动快门的声音太大了,把她吓得一跳,旁边的人也被吓到了……”

    展览倒数第二张照片,就是拉蒂格脖子上挂着相机,跟家人在一起,爸爸拍的。小拉蒂格一身讲究的穿戴,衬衣马甲,小靴子小丝带,无处不显露精致。微微扬头,笑成春风里。

    无忧的背景,注定拉蒂格即便生活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他的照片中没有一丝阴影,或者不幸,自始至终是个温情的歌颂者。

    这么说吧,他的作品是席慕容,而非曹雪芹。

    就连他自己的肖像,也是个乐呵呵的白发大叔,而不是苦哈哈的艺术青年。

    有文章说,布勒松的“决定性瞬间”师承拉蒂格。那一定是弄错了。“决定性瞬间”可以往上追溯的,应该是匈牙利摄影家马丁.莫恩卡齐。拉蒂格只是在那个相机还很笨重,人们只会在大机器面前正襟危坐的时候,抓拍了运动本身,而布勒松则揭示了运动的内在关联和由此产生的诗意,乃至神意。

    如果放在今天,拉蒂格也许只是个每天揣着卡片机,见什么拍什么,并且剪贴成册的家伙——尽管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从1904年开始拍摄,直到50年代才拿出来给人看,贴满110本,总共20万张!

    事实并非如此简单。几十年中,他举起相机看世界的眼光,仍然像那个7岁的孩子,欣喜,热情。

    1904年拍摄的《我的保姆杜杜》,并没有出现在这次摄影展上。一个系着围裙,稍嫌肥硕的保姆,把一只皮球抛到半空,仰头等待它落下。整个片子的情绪张力满溢空间。拉蒂格说,“所有的东西都是艺术,没有东西不是艺术。一个厨子,一个鞋匠,一个理发师都可称为艺术家。”

    一天,爱丽舍宫打来电话,法国总统请拉蒂格为他拍摄官方标准像。“可是,我的照片从来没什么‘官方’色彩……”拉蒂格试图婉拒。“这正是我想要的。”总统回答。

    而真正成就拉蒂格大师地位的,当然不仅仅是数量和童心,而是那个时代,摄影技术刚刚起步,他拍摄的对象又恰恰是王宫贵族富商巨贾。这些人在拉蒂格的底片上,没有一丝酒肉臭(因为是平视的角度!),反而是把精力和金钱放在飞机、火车等推动时代前进的新玩艺儿上,他们的状态生机勃勃而又仪态万方。

    恬淡富足是拉蒂格生活的主旋律,然而他也不是没有过世俗意义上的“上进心”。拉蒂格其实原本打算成为一名画家,20多岁的时候他致力于绘画,并在欧美各地举办画展,但绘画并没有令他一鸣惊人。

    到了50多岁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照片太多了,“也不妨给人看看”,“但别人总像是一顿饭句中看着牙签的反应。”

    最后通过经纪人和《生活》杂志刊登出来,接着在纽约美术馆办个展,他的名气顿时如连环爆炸,响遍世界。

    人们喜爱引用他这句话:“我拍照是为自己而拍的,这是第一而且先决的条件。”

    我更喜欢他成名之后所说:“我觉得好像赢了一局牌似的,如果输了明天再玩就是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地狱火 2004-04-21

    评论

  • 无忧的背景,注定拉蒂格即便生活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他的照片中没有一丝阴影,或者不幸,自始至终是个温情的歌颂者。

    是他的幸运,也是观者的幸运吧!

    加了你的链接,可以吗?
  • 最纯净的拉蒂格。好棒。
  • 也许在摄影的名利场上,许多人要为五斗米折腰的。可是拼到最后,离去的终将离去,而留下的注定被留下。放松心情,节日快乐。
  • 并不认识他。
    但因为你的文字去网络上找了下,
    并没有太多关于他的东西,
    只有一些摄影作品。
    不知道该怎样去描述这样的影像,
    毕竟不是专业人士。
    但,有几张照片,真的让我感动了。
  • 看到你用“搏命”这个词好开心,LOL
  • 很高兴在你这里看到一个摄影史上的"席慕容", 他的成就是注定的,他的恬淡也是注定的. 我想,有时候我们是在试图说服自己学习他那样的心态和世界观,但我们都知道并不容易
  • 也许一切都是这样的,有时我们真的需要用儿童的眼光看世界。
  • 一直在坚持看你的文字,说不出的好,索性加个你的链接,希望不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