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上海 - [周·游travels]

    2006-01-31

    Tag:上海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874181.html

    夜上海,那是“相当”幽默。

    衡山路空有一地灯红,因着春节,客人寥寥,临街酒吧收拢了阳伞。一个厨师还在忙碌,露天做着表演;J大声更正我,说擦肩而过,那些喂了外国色狼的女孩,大多不是上海人。天气预报说,明天直降8度。微雨扑面而来。

    这时候,林忆莲高声唱“全世界我都可以放弃,只要还有你……”歌声在风中,在雨中,飘散在年初二上海霓虹闪烁、冷冷清清的街头。

    从未觉得此歌如此幽默。

    我,两个朋友,其中一个自称因失恋而变态,进而大彻大悟,围绕那些陈谷子烂芝麻话题,开始无性别谈话。皆感慨,不能再相信简单美好,成熟是恬退隐忍,是把握分寸,是该出手时就出手。

    上出租车,收音机里齐秦在唱“轻轻的一个吻,已经打动我的心,深深的一段情,叫我思念到如今……”

    端的幽默。

    分享到:

    评论

  • 衡山路的夜晚吵闹了些。那个‘春天’百货附近有家Jazz酒吧据说不错,上次去没时间。
  • "夜上海"三个字,的确是个幽默.

    旧中国那个暗无天日的时代,夜上海诞生了.可是一说"夜上海"三个字,人们仿佛突然与那个时代隔开.让人们暂时忘记了那场硝烟.

    这三个诙谐不可思议的字..
  • 喜欢林忆莲的“我坐在这里”
  • 是“至少还有你”!歌词记得相当不熟。
  • 本篇相当有意境。。
  • 哈哈。估计“相当”这个词要流行很长一段时间,幽默!
  • 外国色狼和(非)上海女孩。失恋和30岁的女人。幽默。失落。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