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勒斯坦选前看盘:谁也不是“铁板一块”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6-01-2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859972.html

    中午在CNN看到以色列代总理奥尔默特讲话,说巴以最终解决方案,一定是“两个国家”,“一个犹太国家,一个巴勒斯坦”,而以色列不可能拥有巴勒斯坦人口占大多数的地区。

    奥尔默特此番讲话,似乎在为不久将来的最终地位谈判放风。沙龙依旧不醒,以色列选举在即,奥氏讲话,值得关注。

    也有一丝局外人的悲哀。69年前,1947年,联合国分治决议正是提出“一个犹太国”、“一个阿拉伯国”,打了70年,流了多少血,一切似乎回到起点。当然,边界已经有所不同,圣城耶路撒冷的命运也有了新解。当年,联合国决议规定耶路撒冷为国际化城市,由联合国管理。如今,它在以色列实际控制下。

    以下是昨天写的一篇特稿,算是25日巴勒斯坦选前看盘。任何政治立场,在适当气候下都可以发生化学变化。法塔赫跟哈马斯,从对手,也将因为选票接近,而变成盟友,联手打造巴勒斯坦未来。阿巴斯2004年7月接受我的采访时已经表示,接受哈马斯通过选举上台的可能。“我跟他们说,如果你们赢得选举,那就上台执政,只要一切程序合法”。而他认为自己担任总理期间,最大的成就,是说服哈马斯精神领袖亚辛接受在1967年边界——而不是“全巴勒斯坦”——境内建国。即使辞去总理职务之后,阿巴斯也没断了与各激进组织的接触。“不仅仅商量停火,更商讨如何共同建设巴勒斯坦未来。”如今,哈马斯也报以“不为阿巴斯设置障碍”的承诺,表示即使赢得选举,也将保持低调。

    阿巴斯的学者气质,决定了他的长远目光,同时决定了,他只是个过渡人物。没有铁腕,难定乱局。不过,没有他的温和过渡,巴勒斯坦也许永远没有未来。

    巴勒斯坦选前看盘:谁也不是“铁板一块”

    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在即,最终结果固然引人注目,选前各方对“哈马斯参选”这一敏感话题的立场转变,同样值得玩味。

    谁也不是铁板一块。改弦更张的声明背后,是政治舞台上角色偷换、脸谱转变,是巴勒斯坦新政治格局浮出水面。

    哈马斯:从“消灭以色列”到“不介意谈判”

    1987年成立之初,哈马斯确立其终极目标——消灭以色列,建立一个领土范围从地中海到约旦河西岸包括“全巴勒斯坦”土地的伊斯兰共和国。

    过去5年多巴以流血冲突中,哈马斯策划并实施60多起针对以色列目标的自杀式爆炸。美国和以色列将它列入“恐怖组织”名单。

    哈马斯一方同样付出巨大代价。核心领导5人小组中,三人先后遭到以色列“定点清除”,包括创始人、精神领袖艾哈迈德·亚辛在内。

    血与血的较量中,哈马斯领导层逐渐意识到,单纯通过军事袭击,无法完成其建立伊斯兰国家的愿望。亚辛遇刺后,哈马斯努力撕去身上的“恐怖”标签,壮大政治存在,参与巴勒斯坦立法委员会选举就是第一步。

    作为一名实用主义者,亚辛遇刺前多次表示,哈马斯可以有条件地停止袭击以色列目标,接受在1967年边界内——而不是“全巴勒斯坦”土地上——宣布巴勒斯坦建国。所谓“条件”包括恢复巴勒斯坦人合法权利、结束以色列对巴土地占领、停止军事打击巴勒斯坦人、承认巴勒斯坦难民“回归权”以及承认巴勒斯坦人对耶路撒冷的主权。

    多年来,哈马斯对外打击以色列目标,对内赈灾救济、兴办医院学校,在巴勒斯坦社会拥有广泛支持,这为他们“通过选票”上台奠定社会基础。2004年底,哈马斯在巴勒斯坦地方政府选举中赢得局部胜利,证明其政治实力。

    2005年3月12日哈马斯宣布参加立法委员会选举。

    2006年1月11日,哈马斯公布竞选纲领,以“变化与改革”为口号,重点关注整顿政府与打击腐败,只字未提“消灭以色列”。

    随后,哈马斯重要领导人谢赫穆罕默德·阿布·蒂尔表示,哈马斯可以“容忍”与以色列谈判。他不点名地说,由哈马斯去谈,会比法塔赫更好。

    1月23日,哈马斯领导人马哈茂德·扎哈尔宣布,哈马斯不把与以色列谈判视为“禁忌”,哈马斯不排斥通过第三方与以色列接触。

    以色列:从决不妥协到接受现实

    对于哈马斯参选,以色列一开始反应强烈。不但不允许哈马斯参与政治进程,还表示不会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谈判、不会讨论撤军、或任何有利于巴勒斯坦建国的行动,除非巴方解除哈马斯武装。

    以外长西尔万·沙洛姆2005年12月曾发出警告,一旦哈马斯参与立法委选举,“巴勒斯坦”将会变成“哈马斯坦”,“我们(的关系)倒退50年”。

    同样以反对哈马斯参选为由,以色列禁止东耶路撒冷巴勒斯坦人投票。巴方“硬碰硬”,称东耶路撒冷不参加投票,巴勒斯坦就不举行选举。最终,以色列不愿承担阻挠巴立法委员会选举之“恶名”,1月13日以色列内阁同意东耶参选。

    对于选前巴勒斯坦内部种种分合对抗,以色列基本保持沉默,坐壁上观。而以色列国防部长沙乌勒·莫法兹1月4日的表态,更有点“接受现实”的味道。他说,“如果哈马斯赢得(立法委员会)选举,并且宣布解除武装,以色列将准备与其对话。”

    几天后,莫法兹再次表示,1月25日举行立法委员会选举后,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应着手解除巴激进组织武装,并为此制订时间表。

    正如以色列《国土报》军事专家泽埃夫·希夫所言,尽管以色列誓不与“恐怖分子”谈判,但是“在我内心深处,我知道不可能与没有哈马斯的巴勒斯坦达成任何和平协议”,没有哈马斯参与,巴勒斯坦当局代表性“不够”。

    以色列最终态度转变,取决于哈马斯是否“变脸”——解除武装、成为政治团体,并承认以色列地位。这个过程不会很快完成,也不会顺利完成。

    美国:从陷入两难到两张面孔

    自认巴以和平进程主导者的美国,在哈马斯参选问题上注定陷入两难——一方面坚持原则“不与恐怖分子谈判”,袭击以色列的哈马斯不适合参选,另一方面美国意识到,涉足政坛会让哈马斯减少袭击活动。

    美国国会众议院2005年12月16日以397票对17票绝对优势通过决议案,要求巴勒斯坦当局阻止哈马斯参与立法委选举。

    如果未能阻止哈马斯参选,巴当局可能失去美国为其提供的资金及其他方面援助。

    但是,哈马斯人气急剧升高,令各方不得不承认,把它排除在选举之外,并不现实,边缘化哈马斯只会逼它发动更多袭击。阿巴斯也有意以哈马斯参政,代替强行解除其武装,避免内战。

    有媒体将美国目前的态度,描绘成“两张面孔”:告诉以色列美国反对激进组织从政,同时告诉阿巴斯,哈马斯可以参选,但必须放弃使用暴力。

    国际危机研究组织建议美国和其他国家对哈马斯采取“逐步和有条件接触”政策:给哈马斯设定基线,比如延长停火期限、停止走私和生产武器,断绝与伊朗和叙利亚的关系等等。换句话说,跟以色列差不多,美国可以接受“变脸”哈马斯。

    不同于以色列,布什政府不愿卷入巴以冲突的基本原则没有改变,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将比以色列更加超脱、更加灵活。

    另外,作为巴以和平进程“钱袋子”,欧盟将以“数亿美元”对巴援助资金为条件,要求哈马斯在参选之后,停止暴力袭击。

    分享到:

    评论

  • 咳,再看几年前的文章,哈马斯 。。。
  • 新年好!祝您新年快乐!
  • 分析透彻,好文章。
  • 现实让大家不得不妥协啊,但总比流血要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