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之城(下) - [周·游travels]

    2008-04-07

    Tag:迪拜 duba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8519564.html

    (六)

    穿袍子带头巾的中东人,无论男女,都带几分神秘。

    作为无数奇迹的创造者、甚少接受媒体采访的迪拜酋长,神秘威严自不消说。

    然而,此刻坐在车内,我竟没有丝毫压迫感。奔驰G55吉普算不上豪华,对一个“维基”上称身家140亿美元的人而言,甚至太过简朴。但这一款车型硬朗,坚强有力,在钢筋水泥里穿行,也带出沙漠风情,很衬酋长气质。四四方方的内部空间,没有一点多余装饰,除了大大的纸巾盒。


    “您为何保持简朴的生活?听说还经常自己开车?”这次他没有自己开,司机全程沉默如影,半点声息都没有。


    “那是因为我热爱我的工作……我想你也一样热爱你的工作?”他讲话时必定从前排侧身,好让我听见。根据酋长办公室要求,我事先传过去自己的简历,列明曾经采访过的对象。据说酋长对我见过哈马斯的亚辛,法塔赫的阿拉法特很感兴趣,在第二场景棕榈岛的时候,他见到我说,我知道你,很乐意接受你的访问。


    但实际上,在车上他并没有过多问及我的经历。一方面,他真的不会对其他人太感兴趣,另一方面,也因为我不想把时间花在回答他的问题上,尽可能多多发问。


    酋长“神秘”的另一张面孔是“亲民”。专车前后没有护卫。出租车超了他的车。看见红灯,“迪拜1号”稳稳停下。


    “是防弹车吗?”我奇怪酋长为什么不配保镖。“普通玻璃!”他伸手用指关节连敲几下侧面玻璃,“知道吗,一次在商场里,有个老头看到我很惊奇,问您的保镖在哪里?我说,你看,这里所有的人,他们都是我的保镖……那些坐防弹车到处带保镖的人,我觉得那是活在监狱里……你必须和你的人民分享财富。”


    迪拜滑雪场的法国教练曾经隐晦地告诉我,迪拜并非仅仅靠金钱堆砌,你看沙特,为什么就没能产生奇迹,因为王室独占了所有财富。“哦,我讲太多了……”他捂嘴。


    车外城市灰色莽莽。到处是脚手架、大吊车和拔地而起的身姿。“殿下,您体验过迪拜的塞车情况吗?听说那很可怕……”这次他没有转过身,“啊,我们正在加建立交桥,立交桥越来越多了。”10个月前我来时,迪拜的轻轨还在图纸上,现在水泥路基初具规模。


    (七)

    上次拍摄,我们设计了一个问题问所有受访者,“你在迪拜找到了什么”?不同人给出多彩答案,阳光、异国恋、宗教信仰、奢华生活……“但是,殿下,只有一样东西迪拜没有……”“什么?”他忽然从前座大转身,鼻尖距离我只数厘米,眼睛像极了我在非洲见到的猎豹,金黄透亮,光芒好像会划开你的皮肤,“没有什么?”


    我几乎被吓着了,定定神吐出两个词:“老人。”他仰天大笑,悠悠转回身去,“是,这里没有思维老化的人。”


    “如果有人盖的楼超过迪拜塔,我就盖个更高的。”竞争心,似乎与生俱来,一旦听到“迪拜没有什么”,他的反应变剧烈。“不要说我没有什么,要说我想要什么。”后来的专访中,这句话提纲挈领。


    “为什么您跟,恕我直言,中东地区其他阿拉伯领导人不太一样?”他半开着车窗吹风,但听到我出声,便摇起玻璃。“我也不知道,不过,记得我父亲告诉我,我们这一支部落,即便找到水草也不会停下来,继续向前找更好的水源,而其他部落就比较容易满足,找到一处就停下来……”“您是说,基因里面有种东西注定你们停不下来?”


    “殿下,您具有国际视野,但总是穿阿拉伯长袍,您认为自己究竟是个传统的阿拉伯人,还是个现代意义上的改革者?”

    “两个都是。你知道吗,美国总统布什访问迪拜的时候,他在车里跟我谈‘民主’,我告诉他,你来迪拜,我却不能强迫你穿长袍,正如我去美国,你也不能硬叫我穿西服,民主在不同地方,意味着不同的东西。”


    有些问题,他似乎准备好了如何轻松应答媒体。比如,为什么要那么多“第一”。“你知道上次我如何回答CBS的吧?Why not(为什么不)?”没有更新版的答案。当我问他,为什么总是要把imposisble(不可能)变成possible(可能),如在沙漠里建滑雪场?他不假思索回答:因为我们把“I”和“M”踢走。


    这个话题也许是他的最爱。“殿下,您成功的秘诀到底是什么?”

    “我曾经说过,只有狮子领导绵羊,不能让绵羊领导狮子。也就是说,要想成功,就必须有TEAM WORK(团队合作)跟……”我接话,两人同时蹦出“STRONG LEADERSHIP(强势领导)!”他大笑,伸右手以阿拉伯人习惯跟我重重击掌。


    前车里坐着PZ、张严,还有媒体办公室的两个“督察”。PZ从前车后玻璃看到击掌一幕,轻轻微笑。我想,是时候把他们教给我的那些话说出来。此前,在第5场景商场的时候,我们被告知,专访改在第6场景机场进行,我不必上酋长专车了。当时绝望,因为知道很多问题无法问,要求更无从提起。


    “殿下,此次拍摄除了您管理国家的一面,我们还特别想将您休闲的一面展现给中国观众,我们知道您是世界顶尖的骑手,没有几个统治者可以在赛马场上夺冠,所以希望有机会拍摄您的马场……”“马场?没问题啊。”“那王宫呢?”“你是说我住的地方?”“如果我们有此殊荣……”“嗯,也许。”“还有,我和您的专访,听说只有5分钟,那令人遗憾……”“不,你想问多久都可以,相信我们会聊得很愉快……”不幸的是,这时候车停在了第6场景,迪拜新航站楼门口。酋长下车,我无法继续索求。


    (八)

    新落成的是迪拜3号航站楼。连接欧亚大陆的地理位置,并非迪拜专美,但天时人和,才成就其独占鳌头。“我们衰落了,迪拜才有了机会。”记得伊拉克总统府秘书恨恨说。


    先进、宏大、清洁……这些统统不是我们在航站楼关注的细节,一班人眼里只有酋长,碎步小跑。


    媒体办公室“督察”事先正告我,外景拍摄中不准跟酋长交谈,不准提问。但谁也没想到之前加了车上会晤,酋长视察时,竟几次主动走到我身边介绍机场。


    机场安装了最先进的报警系统。酋长没听完汇报一敲柜台说:“现在就试给我看!”随即警铃大作。


    “这么大的机场,老年人行动不便的人怎么走?”酋长问身边汇报工作的工头。“有航站楼内部小车接送。”酋长虎步生风,就连工头也得快走。


    这时,国务部长飘到我身边耳语:“专访时间可以延长一点,但不能超过10分钟了。到时候我就喊停,你知道,酋长殿下做‘好人’,但我们得做‘坏人’。”


    接着是人称“影子”的艾哈迈德,酋长贴身侍卫,正式通知我,明天下午4点,马场见。但王宫的大门依然紧闭。


    快离开机场的时候,媒体办两名女“督察”,一人一边抓住我的胳膊,绑架一般喝令不许再上酋长的车。“放心,我不会乱跑的。”我想,我们要的东西也差不多了,无需再“零距离”。


    这时候,出人意料的一幕发生了。


    出机场,酋长已经端坐在“迪拜1号”,看见我时,招手示意上车。我耸了耸肩,女“督察”继续埋头推我走向前车。


    酋长怒了。伸手侧身,猛拍汽车喇叭。


    所有人停下来。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看看“影子”。他努嘴示意上车。我走向“迪拜1号”,无法顾及督察们什么表情。


    (九)

    酋长办公室在第49层。

    说着话,我随酋长跨进电梯。忽然想起督察们关照过,绝不可以跟酋长同梯,“他必须一个人。”我赶紧抱歉跳出来。


    “为什么?”酋长皱眉。“进来进来,”他招手,不仅是我,摄像张严、PZ、老唐都进来。5人撑满电梯。“嗨,我是穆罕默德酋长。”他主动向每个人伸手,还打趣扛摄像机的张严:“你一定很强壮。”


    专访的问题完全是早餐会跟国务部长利玛敲定的。每一个字都是。

    访问全程,她就站在斜对面,眼珠不错地盯着我。

    10分钟到,我看利玛,她点头。我转向酋长:“感谢您接受访问……”

    “不,别理会他们,告诉我,你问题单上还剩的一个问题是什么?”
     


    (十)

    这是漫长的一天。晚上在Friday吃饭,大家都很兴奋。实际拍摄时间甚至超过了预期。在第一场景媒体城外,喜欢制造惊奇的酋长到达之前,PZ和张严捕捉到人们毫不知情的画面。保安说,“别骗我,我怎么不知道”;S跟坤少原本在酋长办公室布置灯光,因为在第5场景时接通知改到机场拍摄,酋长办司机大耍“头文字D”里的“漂移”技法,在城市里开到160,转弯120不减速……


    第二天,我们顺利拍到酋长私人高德芬马场。这里从未向外国媒体公开。


    离开迪拜前一天,一班人正在车里说笑,我的手机响,号码不熟悉。这个号码上午打过几次,因为正在访问中,我没能接听。


    一个低沉暗哑的阿拉伯语声音响起。“我是穆罕默德酋长。”


    “嘘——”我回身要大家安静,却忽然不知道该对电话那头说什么。


    “你们好吗?在那两天的拍摄中,我跟你们相处非常愉快,请替我转达对整个摄制组的谢意。”


    “那是我们的荣幸,也祝您的中国之行顺利成功。”


    “那是一定的,我非常期待。”(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凤凰又牛了一次! 又迈向了国际主流媒体一步...


    呵呵 不过看来各个国家都是一样的,领导人其实可能很随和没有太多规矩和条条框框,身边的官员儿们过于敏感...
  • 非常精彩的采访。虽然看不到凤凰卫视,但看了文章就觉得很过瘾了,呵呵。
  • 从看了上篇就开始等下篇,真该把你写的拍成电影,一定很好看,一定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