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之城(上) - [周·游travels]

    2008-04-0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8188703.html

     

    “殿下,我想,整个世界在嫉妒我。”

    “迪拜1号”、奔驰吉普G55的门关上,喧嚣突然隔绝。窗外,商场里的人涌出来,一层一层举着手机相机,闪光灯亮成一片。

     

    “哈哈。”背影里,他笑声低沉,金色阿拉伯罩袍垂顺。

     

    要不是几分钟前,得知采访计划遭取消,怀着绝望的心情,走到他身边,毫不客气地说,嘿,你改变了计划,原本我以为我们可以在车里讲阿拉伯语——我大概永远不会坐在这个距离之内。

     

    “那你现在就上车吧。”阿联酋副总统、迪拜酋长穆罕默德·马克图姆殿下一挥手。轮到我傻在那里。

     

        (一)

    凤凰摄制组应邀到迪拜拍摄酋长活动,作为18年来阿联酋最高层首次访华的热身之作。同时也是全球独家贴身近访,一班人等摩拳擦掌,创意无穷。不料,飞机刚落迪拜,即被告知计划有变。而到达之后的头三天,竟无工可开,每天午饭后跟坤少顶着中东毒日头,去星巴克喝一杯,心头发虚。

     

    比我们更加按奈不住的是总部。5个大活人的梦幻组合,生生搁在中东晒太阳,凤凰担不起这样的浪费。直待“撤”字令下达,酋长办公室及媒体合作部,忽然大变脸,12道金牌催命,当晚紧急约见,密切磋商拍摄行程。

     

    这就是中东。No hurry,除非你说不玩了。

     

        (二)

    汽车缓缓启动,一只手忽然猛拍车窗。他抬手示意摇下玻璃。黑纱盖头的妇女,高举苦干的手,大声喊:“我们崇拜你!殿下,我们崇拜你!”

     

    “哈哈。”侧影里,他笑声和悦,白色阿拉伯头巾在额前叠成硬硬的尖角。

     

    “我想,您早就习惯了人们的敬意。”

     

    汽车上路,他转身,直视我:“知道吗,如果你成功,别人就尊重你。”

     

    所有人对我说,他的眼睛,就像沙漠上空飞翔的鹰,“他一定能看穿你在想什么。”可是,今天早晨,第一场为电视台做的开幕式上,我见他顺手拉起一个献花小男孩稚嫩的手,玩一样放在按钮上,启动了阿语世界最重要的电视台5周年仪式,我想这眼睛里,更有一份志得意满——他不需要看穿我,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

      

      (三)

    当晚的讨论会,PZ跟张严去了。回来时似哭非笑——对方否定了我们的多项拍摄要求,例如王宫内部,第一家庭,又加入他们希望拍摄的方案。最后敲定是明天一天拍摄6个场景,而总共拍摄时间为10分钟。

     

    “什么??”我怀疑自己的耳朵。6个场景10分钟,要做一集72分钟的节目?而更加闻所未闻的是,我对酋长的专访,时间限制在5-7分钟内。

     

    大概打114查号也需要这些时间。

     

    “你还有一个特别任务,”PZ转向我,叫我扶个什么东西,以免跌倒,“明天一早,酋长的国务委员,也就是这次拍摄的总负责人要跟你共进早餐,她需要了解你;而从第6场景到酋长办公室做专访的路上,你要单独上酋长的车,只有你们两个人,不许录像,不许录音,他要了解你。”

     

    临走,国务委员抛给PZ一句话:“也许明天所有的计划都取消了。他经常变化。”

      

    (四)

    这是我第二次来迪拜。这是我穿越所有街道,看过所有“奇迹”,听过所有赞叹之后,揭开谜底的努力。酋长殿下,守着所有谜语的答案。

     

    在这个巴掌大小的海岛,出现了无数“第一”。地球最高楼、最昂贵人工高尔夫球场,最大室内滑雪场,被称为“世界第八大奇迹”的人工海岛……小邦的胃口直指整个世界。CBS记者访问他,第一个问题便是故作迷惑状,两手摊开耸肩:“你究竟在干什么?”

     

    PZ后来说,地球上古时候传下来的奇迹都以“千年”计,而现在,每个国家民族都需要不断更新自己,创造新的奇迹,赢得新的尊重。迪拜速度是“反千年”的,酋长常说,“I want it NOW(我现在就要).

     

    再一个千年之后,迪拜,大概就成为人类本纪元的标本。

      

    (五)

    女国务委员裹在黑长袍里飘进来的时候,我禁不住从座位上起身,跟一个女人握手时惊叹:“您真是太美了。”

    她的面孔白瓷一样光洁,挺直的鼻子媲美古希腊雕像,浓密的睫毛在眼睛下方留下一圈阴影,说话时忽闪忽闪,我只听到气息出入,忘记谈吐为何。

     

    “哦,这个不行,这个……绝对不能问……”等她在我的问题单上划叉的时候,忽然不可爱起来。而分坐我两边、国务部长的助手,对咖啡因过敏对猫儿成痴的加拿大女人和领带上印猎豹的南非男人开始做说服解释工作:“你知道吗,美国CBS对酋长的访问,前期联络工作做了三年!他们台长亲自飞过来,一个一个问题核对,最后也只采访了56分钟,拍摄的场景比你们少多了……而凤凰,我们尊重你们是中文的‘半岛电视台’,所以三天之内安排采访……”

     

    有趣的是,因为是早餐会,不能太商务,谈一会儿工作,大家就进行一轮笑话比赛。加拿大女人讲电脑坏了男朋友如何胡乱修理,南非人讲上帝如何在炉子里烘烤出最完美的黄种人,我讲从前在加沙,为了避以色列导弹汽车顶上刷着“CHINA TV”但朋友建议改成“CHINA T(TEA)”……国务部长不讲笑话,我们讲笑话是为了在她低头思考的时候填补冷场。加拿大人和南非人还不露痕迹排山倒海地把国务部长拍了一把。“周,你知道吗,我们为利玛(国务部长)工作有多荣幸……她是这么年轻能干,又这么谦逊……”

     

    迪拜政府部门和跨国企业中充斥着外国人。他们具备国际思维国际技能,但有一点更重要:对他们的最高上司,迪拜本地人——根据酋长的旨意往往是非常年轻的本地人——效忠。

     

    最后,我跟学过几句中文的女国务部长在Iris Zhang张纯如的话题上产生共鸣,相谈甚欢。早餐结束时,她打电话安排车辆送我去第一场景。也就是说,通过了“政审关”。这时候,我真想瘫倒。(未完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很喜欢,但是我不怎么会说:)
    很想你啊。我明天飞北京。一直在犹豫自己到底应该在哪儿,在北京和上海之间挣扎。老横说,听内心的。可惜,我从来都不坚定。
    回复YY说:
    总有一个时刻迫你决定。如果这一刻没来,你也不必决定。
    2008-04-09 12:28:10
  • 畫面很講究,節奏很緊湊.不錯的作品.
  • 昨晚看了你的迪拜之行。笑,没错,是整个世界在嫉妒你。不管背后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辛苦,希望你看上去永远果敢美丽。
    保持内心的清澈。
    回复花飞上陌说:
    謝謝你,內心的清澈.
    2008-04-07 22:23:52
  • 上来再补一句,我搞错时间了。应该是今晚。没想到,我们家还有这个台,还尽然被我搜到了。嘿嘿
  • 晚上我会守着电视机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