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饮尼罗河(三) - [天方胡谭essays]

    2004-05-1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80538.html

      埃及不但没有争来世界杯主办权,而且一票都没得到,气得埃及官员自己嚷起来:“申办经费都花到哪里去了?”利比亚更绝,大骂国际足联,叫人家滚蛋。

      
    蛰伏了两天。只在半径不超过一公里的地方打转。夜里看书写字到清真寺叫拜声响起,到鸟儿叽叽喳喳,到开罗睁开眼睛,我便枕着法老头像的历史书睡去。

      
    以色列朋友发来email,说埃及歌手Sh'aban Abed Al-Rahim,一曲《我恨以色列》已经卖到1500万份。出门找到家音像店,四面贴的都是最新偶像Elissa直勾勾的大眼睛,新专辑的名字是“最美丽的世界”。“她真漂亮,”我随口跟店主说了一句。“漂亮?简直是仙子!”问有没有“我恨以色列”,他会心一笑,翻出一盒卡带。招牌上写着tape&CD,但店里只有一堆堆卡带。

      
    “明天你来,就有CD了。”我笑了笑,埃及人说“明天”,就是不知猴年马月。柜台前Elissa的大眼睛直勾勾注视我离去,眼睛上方,端端正正摆着穆斯林圣地麦加的照片。

      
    晚上,阿拉伯联盟一名巴勒斯坦籍官员来作报告。散了之后,我跟他聊巴以,他说自己喜欢埃及女人。

      
    In the memory, not mood.在不该来的时候来了开罗。网上一条消息叫我捶足顿胸:“以军准备17日夜在加沙南部拉法展开大规模行动”。深夜总有轰炸消息传来。头头说,你现在的任务是“休整”,什么都不要想。怎么可能呢,每天早晨第一件事仍然是点开以色列《国土报》网站,仍然是查收新闻中心发来的邮件。

      
    不知为何,眼前的开罗之于我,有种“肌无力”的感觉。天气该热了不热,街上人甚慵懒,橱窗里东西很多,就是买不到自己要的。

      
    对一个警察掏出相机,他在后头追了一阵,嘴里不断发出“普斯普斯”的声音(埃及人叫人或招猫逗狗都是这个动静),我连头都没回。

      
    开罗比四年前繁华。买了本《The Cairo Dinning Guide 2004》,吃喝玩乐,让我这个加沙来客目不暇接。酒吧还是分有酒的和没酒的,后者在名字后边加一个“啤酒禁行”标志。

      
    尼罗河桥上多了勾肩搭背、公开恋爱的男女,看得有点不习惯。

      
    MSN上碰到加沙摄影记者,告诉我谁谁谁现在在拉法。

      
    牵肠挂肚。本以为这两年只是生命中的一段拼打,很快过去,还有“正常”的日子要继续;许多人,本以为是过客,却已经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没有日子不着痕迹。

      
    这样说,矫情了。还是上街,买点便宜的东西。(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尊严 2008-05-18

    评论

  • 两年?真不知道你的人生会精彩到怎么样的程度?希望你能写到老,我们也看到老。
  • 喜欢极了
  • 我很喜欢你的文字,简洁利落。平淡的叙述中,看着看着,常常让人感慨一番:)
  • 呵呵,你不习惯这平静的生活,想回加沙?对,先”休整”一下吧。
  • to denis:多谢
  • 喜欢这段文字……不多说了……“还是上街,买点便宜的东西。”——这的确又让我感动了一回
  • http://www.arab2.com/songs/shaaban.htm


    在这里可以找到Shaban的歌, 包括"我恨以色列", "America", "Darb fil-Iraq" (Attacking Iraq), 等。
  • "本以为这两年只是生命中的一段拼打,很快过去,还有“正常”的日子要继续;许多人,本以为是过客,却已经成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呵呵,生活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