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u’aa & Maya 的故事 - [天方胡谭essays]

    2004-05-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67132.html

      这几天似乎总跟“阿犹共处”扯上关系。6日接到以色列圣经博物馆负责人Yehuda Kaplan的电话,邀我第二天参加博物馆举办的“Abraham and Ibrahim”(亚伯拉罕和亚伯拉罕)活动。

      “Abraham”和“Ibrahim”是希伯莱语、阿拉伯语对“亚伯拉罕”的不同发音。根据《圣经旧约》和《古兰经》记载,亚伯拉罕是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共同的祖先。犹太人是小儿子,亚伯拉罕同发妻生的;阿拉伯人是长子,亚伯拉罕跟婢女生的。

      
    Abraham and Ibrahim”这个活动的名字一望便知,旨在寻找共同点。今天博物馆特别请来了孩子们的家长,一同谈心。Yehuda说,“如果家长不参与进来,孩子在这里受的点滴教育,一回家就全变了。”

      
    家长们的交流从生涩开始。阿拉伯家庭清一色由母亲出席。由于是星期五,父亲们都到清真寺礼拜去了。阿拉伯母亲几乎全都戴头巾穿长袍,而犹太母亲们却是“夏天在彼岸”的短打扮。

      
    语言是障碍。这些来自东耶路撒冷的阿拉伯母亲有的会几句希伯莱语,有的半句不会,犹太母亲几乎都不会阿拉伯语。这就决定了有人交到朋友,有人根本没有开口。我面前两位聊得挺欢,AymanAmendaAmendaAyman为什么要穿袍子戴头巾,Ayman滔滔不绝讲起了宗教。突然有个词不知道怎么才能让Amenda明白,她唤来主办者之一Khalil哈利利帮忙。我听到了“祷告”这个词,不假思索用英语翻译给,结果遭到哈利利阻拦,“别帮忙,我们希望她们能够找到‘非语言’的语言交流!”哈利利本人的父亲是阿拉伯穆斯林,母亲是犹太人,妻子是基督徒。

      
    孩子们在玩填字游戏。阿拉伯语和希伯莱语词组,也就是说,你必须找异族朋友帮忙。

      
    这个活动每年秋季开学之前的三个月开始,每周五邀请不同的四年级学生参加,已经办了6年。正巧,家长中有一个曾经在Neve Shalom(和平绿洲)工作两年。我告诉Daniella,两天前我刚去过那里,但是对人心中真正的“和平”并不乐观。Daniella看了我一眼说,是的,所以我辞了职。“究竟是什么让你这么失望?”“与那些阿拉伯同事相处越久,我就越相信我们无法共处。”“可是你没有放弃,你继续参加这样的活动……”“是的,我认为短期、低层面上的接触应该维持,但最好不要交往太深,否则容易失望……我们并不幼稚,我们知道这种接触对中东和平进程起不到任何作用,真的,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个人关系根本无法改变现状,只有政治解决才能奏效。”

      
    “我们并不幼稚”这句话我在Yehuda和哈利利那里不止一遍听到。

      
    AymanAmenda几乎同龄,都有三个孩子。Ayman说,将来会与Amenda保持联系,但相互串门是不可能的。“她害怕来东耶路撒冷,因为那里全是阿拉伯人;我是以色列居民,当然可以去西耶路撒冷,但要是穿着长袍去,以色列警察肯定会拦住我搜查,怀疑我是个人弹。”

      
    在以色列打车判断司机是阿拉伯人还是犹太人的方法之一,是告诉他去东耶路撒冷。如果他二话不说就去,肯定是阿拉伯人;如果他说,只能开到入口不远的地方,那就是犹太人无疑。

      
    我想找一个阿拉伯孩子和一个犹太孩子照相。一个犹太女孩刚站到阿拉伯男孩身边,她的同学就哄笑起来,女孩立即逃开。

      10
    岁的Du’aa 牵着9岁的Maya来到镜头前。犹太姑娘Maya说她喜欢阿拉伯姑娘Du’aa,因为她非常善良,在活动中非常热心地帮助她。Du’aa笑着说,她也非常喜欢Maya,希望还能在这里见到她。“出了博物馆呢?你不找Maya玩吗?”我问。“不,”Du’aa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是阿拉伯人,她是犹太人。”

      
    光明的尾巴:同事告诉我她听来的另一个故事。一名参加活动的犹太母亲说,一次她带着两个孩子在公园晒太阳。周围没有人,突然来了7、8个十几岁的阿拉伯男孩。男孩们渐渐向她围过来,气氛立时紧张。忽然,一个阿拉伯男孩开口说,“我认识你,我在博物馆的活动中见过你。”双方顿时感到无比亲切。(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u'aa & Maya 2004-05-08
    路边的野酒 2004-05-08

    评论

  • 隔阂不是一天产生的 。。。
  • 你的photoescuo错,应为photos;Essayes错,应为essays
  • 我说错什么了吗?更何况我是对事不对人,请勿对号入座。
  • To Mirage:是我多事。我所说的“高磊摄影”是在他关铺面之前的事情。并不了解原因,也不知道密码。人家肯定是有自己理由。咱们外人没必要太在意。这个问题太多听人谈起了,让人厌烦。在高磊不发言的情况下说这些对他也不公平。


    对不起,周轶君,借用你的地方。
  • 这恰恰是一些人让我瞧不上的地方,错把自己当成主角,拿肉麻当作有趣,还听不得半个不字,嘿嘿,真该来好好学学轶君的胸怀和大气,以及心系巴以别无杂念的诚挚之心。为我们真正的战地记者周轶君击节喝彩!
  • 我也要密碼


    求求你了~~你跟高磊的網頁是天天必看的...不知道怎麼要密碼只好寫在這裡了~~
  • 其实他们的人民很多是友好的,阿拉伯和犹太人,不是吗?
  • gao.blogbus.com


    现在进去要密码了,可是我不知道,可以讲一下密码吗?
  • 在“高磊摄影”那里读到石头不断从你的头巾上蹦起,知道你没事才敢问“是不是被打出一头包?”在头巾下面应该戴安全帽才好。
  • to mango:说来有意思,中国确实曾经把开封的犹太人后裔当作“回回”,因为中华民族里没有“犹太”这一族。今天,少数开封犹太人也移民以色列了。
  • 哈,有着光明的尾巴文章~算是不多见吧?那两个可爱的孩子让人难忘……


  • 相对于背老的文章,我更喜欢看周轶君写的,当然,除了背老写周轶君的段落...呵呵
  • 俗文学里兄弟阋墙的故事常常是因为大老婆生的和小老婆养的。想不到肥皂剧的故事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只是所谓“同文同种”的说法由强势一方提出多少有些勉强。


    记得哪本书里看的,早先犹太后裔在河南被称作“蓝回回”,基督徒被称“十字回回”,一神教的东西咱都以为是回回,况且犹太人也不吃猪肉。
  • 故事原来在这儿。我是否打乱了你写这篇和照片?有须要的话,请把上一个留言删调重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