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路边的野酒 - [天方胡谭essays]

    2004-05-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67090.html

      前天去Neve Shalom(和平绿洲)。刚要发动汽车,以色列朋友丹尼特打来电话,“路上你会经过一个地方,叫Latrun,帮我买瓶醋。”

      Latrun这个名字不陌生,每次从耶路撒冷回加沙,都看到这个路牌,但从来没有进入路牌背后的天地。

      离开高速公路,车在一扇高高的石门前停住。门上镌刻着东正教标志,下面是一串图案:禁止着短装、禁止吃东西、禁止宠物入内、禁止高声喧哗……吸引我的是一行小字和一个箭头:Wine Store。

      一个叫米纳Mina的小伙子迎上来,轻声说,随便看,但“务必保持安静”。

      听丹尼特说,Latrun是“寂静”的意思。据说这里的修道士,除了参加宗教仪式,平时几乎不说话。

      庭院深深。绿的树,红的花,彩色玻璃的教堂,圣母玛利亚闪着圣洁的光。不见一个人影,几乎可以听见空气流动的声音。葡萄架上郁郁葱葱。

      回到门口,米纳热情地迎上来,问想不想看Wine Store。正合我意。

      原来石门背后藏着一个酒铺。瓶瓶罐罐看得眼晕,丹尼特要的醋孤零零站在角落里。米纳说,先看录像吧。

      半间酒铺是个观众席,面前一架电视机,放映一段十几分钟的短片,介绍教堂历史,当然,也是酒史。显然这里曾经游人众多。

      片子说,耶稣曾经在这里布道,所以有了教堂。有了教堂,来了修道士。有了修道士,种起葡萄。有了葡萄,开始酿酒。开始酿酒,还招来了法国专家。

      修道士们在每年新酒酿成的时候,穿起道袍拿好法器,召开评酒会。把自家酿成的酒一字排开,挨个品尝,评委会主席坐在一盏台灯旁,小锤敲击桌面,算是评分。

      “他们脱下道袍,象普通人一样劳作,”整个片子中,我只记住了这句话。这是一个法国酿酒专家描述修道士们的劳动场景。他们自己剪葡萄、运葡萄、分拣葡萄……

      米纳说,目前Latrun有20多个修道士。“有美国的,有澳大利亚的……昨天有个刚从伯利恒来。”“为什么都来这里?”“因为这是个神圣的地方。”“不是因为酒?”我问。米纳笑起来,“他们有的终身在这里,有的来来去去。”米纳不是出家人,他在这里工作了5年。

      米纳的英语字典不够用了,我相了相面,断定这是个阿拉伯人,便换了语言频道。这下他可乐坏了,絮叨个没完。

      从录像里看,原先的酒铺比现在气派。米纳说,都是Intifada闹的,没了游客。他自己是48年阿拉伯人,以色列身份。“但我首先是个占领下的巴勒斯坦人,然后才是东正教徒……”

      我不懂酒,属于“只选贵的,不选好的”那种。米纳善解人意地邀我们品尝。他变戏法般从柜台下面掏出各色样品,嘴里飞快地用阿拉伯腔英语报着酒名和年份,“干红,半干红,甜酒,威士忌红酒,干白……”

      转眼功夫,大约2两白酒分量的小酒盅,我已经灌下去6、7杯。米纳也忒实诚,杯杯满斟。渐渐,我发现自己的话多了,脚底发飘。  

      “这么好的酒,为什么不到耶路撒冷、特拉维夫去卖呢?”虽然不懂酒,喝在嘴里的感觉真是舒坦。“这酒不Koshe……你不是犹太教徒吧?”米纳突然紧张起来。

      “我不是,我哪样都不是,但我想买瓶酒送给犹太朋友……”“他戴Kippa(犹太小帽)吗?”米纳往自己头上比划了一下。“平时不戴……”“那就没事,”米纳眨了眨眼睛。

      “那为什么不Koshe一下呢,就可以到其它地方卖了,”Koshe指在犹太教拉比监督下制成的食品,符合犹太教规定。犹太教徒不能食用没有“Koshe”字样的食品。

      “因为交不起钱,”米纳低声说,“请拉比来监督,其实就是念经啦,每个月要交5000谢克尔(相当于一万人民币)……其实他念不念经,酒还是一样的酒……”说着,他又把我刚刚喝空的杯子加满。

      丹尼特只告诉我这里有卖自制的醋和橄榄油,没提这么好的酒。

      结帐时,米纳说那瓶最好的干红白送给我。我从头摸到脚,还是从汽车后备箱翻出一个2004年京剧脸谱挂历回赠。那12张怪脸,够他看一年的。

      握方向盘的手发颤,踩油门的脚发软。问同事们放不放心我开车?高路从后座上扔过来一句:没选择,大家都喝了嘛。

      从土路拐上高速,我们继续寻访“巴以和平绿洲”的庄严之旅。我开始联想,那些高帽道袍的修道士们,品完美酒,是不是也打破“寂静”,步履踉跄地高歌几句?巴以这个地方,神性、人性,还有“没人性”,都在一起了。(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u'aa & Maya 2004-05-08

    评论

  • 哈哈哈,其实这家伙想让你买的怎么会是醋呢?这么好的佳酿。
  • 有意思
  • 丹尼特的本意就是要给你介绍酒,只是说话的时候不方便提酒的事情...
  • 出了加沙这么守交规?多少度的?色泽?
  • “巴以这个地方,神性、人性,还有“没人性”,都在一起了。”……哈哈哈……有意思的文字…………BTW,这文章其实对于帮助广大读者了解犹太人/犹太社会是非常有效果的……
  • 为了更加了解你所说的我专门去看了一些关于巴以的书籍,知道了哭墙的来历,知道了耶路撒冷的更多,也了解了加沙的戒备森严。


    周,保重。希望你快乐的时间多一些。


  • 很有趣的一章,较轻松的一天。你也"没人性"起来了。:o) 要是我在场,一小杯已经要劳大家把我抬出去了。呵呵。
  • 神性、人性,还有“没人性”


    ...... 这种说法还真是有新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