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离上帝最近的地方 - [天方胡谭essays]

    2004-05-0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63097.html

                        

      
    记不清第几次到耶路撒冷,记不清第几次到哭墙,早知道哭墙尽头有个石头砌成的公厕,却第一次听说公厕隔壁就是传说中离上帝最近的地方——西墙隧道入口。

      3
    日下午2时到的,门卫告知必须预约,下一批在4时30分。

      
    等待。通往西墙的台阶上,斜靠着几个乞丐,有人经过身边时,摇一下手里的罐子,硬币叮当。

      
    一个卖素描的犹太人,手撑着椅子背站起来,双眼半开半闭,念念有词,身体前后晃动。大概是到了祷告时间。素描挂了一墙,内容是学习经文的犹太儿童等。等他重新坐下,我上前问,可不可以拍照?他瞥了我一眼说,“有钱买画,不买走人。”

      
    出门前,耶路撒冷分社的同事高路见我沐浴更衣,为前往“离上帝最近的地方”做准备,追加一句,“当心失望哦!”

      
    无论如何,这次来西墙(即“哭墙”,因是原先犹太人圣殿西面围墙得名),心情别样神圣。同任何语言无关,人类天然形成一种说话的本能;同任何宗教无关,人类也有一种天然形成的信仰的本能。

      
    我就是这样“本能地”信仰上帝。

      
    离哭墙最近,有一家“菲拉菲莱”小吃店。“菲拉菲莱”是中东小吃,绿豆制成,有点象中国的素丸子。巴以这一架打得连“菲拉菲莱”都不放过——我在以色列买的冰箱贴,“菲拉菲莱”插着以色列国旗,上书一行字“菲拉菲莱,以色列国食”,巴勒斯坦人见了愤愤说,“哼,他们连这个都要做假,菲拉菲莱是巴勒斯坦传统小吃!”其实,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吃的东西大多相似。

      
    这家“菲拉菲莱”店里,同样写着“以色列国食”。菲拉菲莱太凉,薯条太油,价格是别处的几倍。一只黑猫在脚下来回转悠,绿眼凶凶瞪着我手里的菲拉菲莱。

      
    回老城转悠。这个面积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地方,是全世界好几十亿人的信仰中心。一平方公里分划成四个区域:犹太人、阿拉伯人、基督教区和亚美尼亚区。

      
    熟悉的犹太区和穆斯林区。犹太区依然是阳光绿草,玩滑板的孩子不时从眼前飞过,理都不理你,两边店铺光鲜明亮,价格当然不菲。一拐弯,道路变窄,仅容两人错身而过,店铺还从窄路两侧逼过来,卖的都是旅游纪念大路货,逼过来的店铺里还伸出打招呼的手,“嗨,进来看看!嗨,日本人?中国人?”你就知道到了阿拉伯区。

      
    两个阿拉伯孩子坐在路边做什么手工艺品。呆呆地看了我一会儿。两个年纪更小的犹太孩子背着书包从路口跑来。经过阿拉伯孩子面前时,其中一个的kippa(犹太小帽)掉地,另一个赶紧帮他捡起来,戴好。

      
    返回犹太区。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走过来,热情招呼,“我叫Shemtov,导游,可以带你去戈兰高地、马萨达、内盖夫沙漠……老城, 我可以带你去看许多‘秘密的地方’……”他是我今天碰到的第三个自称“导游”的人了。受冲突影响,以色列旅游业大不如前,“导游”们不得不放下身段,守景点待几个外国人。

      
    “我在这里住了两年,”原本以为这句话可以彻底打消Shemtov的想头,没想到他走出几步,又回来诚恳地说,“我带你去个地方,算是白送的‘样品’。”

      
    一户人家的院子。转上顶楼阳台,金顶清真寺,还有阿克萨,历历在目。吸引我的,是阳台与金顶之间一面迎风猎猎的以色列大卫星国旗。一般人印象中,金顶清真寺是穆斯林圣地,而以色列国旗做前景,难得一见。记得在以色列朋友德维家露台,很近很近地看金顶清真寺,我说,“那是穆斯林……”还没说完,他就叫起来“你疯了吗,那里面的东西全是犹太人的!”他是指黑色岩石,《圣经·旧约》记载亚伯拉罕根据神的旨意,献祭独子的地方;而穆斯林则认为那是先知穆罕默德登上九重霄踩的那块石头。

      
    “《古兰经》里提到‘阿克萨’,但从来没有提到耶路撒冷,”Shemtov用英语飞快地说,“‘阿克萨’的意思是‘极远’,‘天边’的意思,但‘阿克萨’不一定在耶路撒冷,阿拉伯人无根据地把‘阿克萨’同耶路撒冷联系在一起,还宣称对这里的主权……”这个解释倒新鲜。“不过,你可千万别跟穆斯林这么说,”Shemtov提醒我。

                        


      4
    时回到厕所旁边的隧道入口。背对哭墙祈祷区坐下,4时30分这一批游客渐渐到齐。美国人、匈牙利人、菲律宾人,还有两个黑衣黑帽的正统教徒。忽然,身边站满了持枪警卫,其他游客都站起来,回头一看,刚才还人山人海的祈祷区突然空空荡荡,一辆警车拦在中间,大喇叭里希伯莱语高喊一阵。问警卫,警卫说,发现一个炸弹,警察要引爆它。黑帽捂住耳朵。

      
    啊?一名妇女拍拍我,“记者吗?”“是。”“哪国的?”“中国。”“你一定要在中国的媒体上说,上帝创造犹太人,不是为了遭别人杀戮的!”“没有人生来是为了遭人杀戮,”我说。她道谢,塞给我一张名片,正面写着7条戒律,反面写着“救世主在路上”。这是个宗教组织的宣传名片。那妇女又转向匈牙利人,“你必须在匈牙利宣传……”

      
    我准备到警车旁边拍照,警卫死死拦住不放。祈祷区入口地上有个黑色塑料袋,大喇叭又喊了一阵,警卫说,马上要爆炸了。

      
    “嗵”一声巨响。

      
    黄色小机器人过去把残余物收拾起来,缩回警车。人潮又回到祈祷区,安安静静。

      
    警长Aharon不许我拍照。我问,哪儿来的炸弹?他说,那不是炸弹,是“疑似”炸弹,可能是谁忘记把包拿走,“但我们必须当它是个炸弹引爆。”“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吗?”“大概一星期两次。”

                        


      
    年轻的导游领我们进入隧道。首先看圣殿山模型,讲解犹太人圣殿历史。一名游客的手机铃声大作,导游要求他到远处应答,以便大家听清讲解。那人走出几步,叽里哇啦。一群刚刚接受完“爱国主义教育”的以色列小学生从隧道里出来,唧唧喳喳。压阵的是个保镖,手里一支卡宾枪。

      
    隧道就是隧道,阴阴湿湿,两边是大石头。正是祈祷区哭墙的延伸。外面祈祷区那部分哭墙,是整个西墙的一小部分。隧道的开发并没有完成,因为再往前挖,就要穿过金顶清真寺地基,阿拉伯人不同意。

      
    “现在,你们头顶就是阿拉伯区的街道,”导游说。走到另一个更大的模型前,我们坐下听他解说。“这堵墙壁就是过去的西墙,它是整个圣殿西面的墙,最长,离圣殿中心最近,所以犹太人都到这堵墙祷告,”他一按电钮,一大块建筑模型突然升高,盖过西墙,“阿拉伯穆斯林来了以后,沿西墙修建房屋,盖没了这堵墙……”观众发出一阵啧啧。

      
    “有问题吗?”讲解结束后,导游问。我问,为什么穆斯林要盖住西墙呢?“哦,没什么特别的理由,”他说,“你要盖房子,那里有堵墙,很自然会贴着墙盖。”

      
    西墙上有缝隙和小洞,塞满了写着心愿的纸条。前面出现一道小拱门,五、六名犹太妇女在里面祷告,烛火摇曳。拱门上方写着,“此地正对圣殿基石,是神圣中的神圣(the Holy of Holies)。”

      
    这就是“离上帝最近的地方”。

      
    跟高路上次的待遇不同,导游没有留出时间让我们把写着心愿的字条塞到这里。一路急走,我顺手把字条塞进旁边的石缝。相差一、二百米,上帝也能听到吧?

      
    导游说,这次我们不从入口出去,出隧道你们眼前就是“苦路”(耶稣受难走过的路)。西墙隧道之所以每次只允许大约30人的团队进入,因为刚刚开放时,发生过挤死人的事情。“从苦路我们要穿过阿拉伯区,会有两名保镖跟着我们,大家不要理会叫卖的阿拉伯人,不要走到领头保镖前面,也不要落在压阵保镖后面。”

      
    出口,居然是跟埃雷兹检查站一模一样的十字转门!心有余悸。

      
    走上地面,手指扣在扳机上、肩头安着对讲机的保镖迎上来。团队里一名犹太妇女指着枪叫孩子看。五、六个阿拉伯青年懒洋洋坐在路边的台阶上看着我们。一个阿拉伯人托着纸盒过来,“相机电池、胶卷……”

      
    出发,保镖一路警惕地张望两边。阿拉伯孩子在路边嬉闹,队伍里一个金头发的美国女孩停下来看,被妈妈拽回来。过去多次一个人在阿拉伯区游逛,从来没想到过“危险”。我跑到阿拉伯孩子跟前照相,然后赶紧跑回队伍里,回头对压阵的保镖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他说,“如果你不想跟我们走,我才不管你呢。”

      
    回到哭墙入口,保镖完成任务离开。等候的时候,一个阿拉伯孩子冲我做鬼脸,要求照相,身后墙上黑笔画着两颗“大卫星”。

      
    在离上帝最近的地方,我只听到人声鼎沸。(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回头看路 2006-05-04

    评论

  • “在离上帝最近的地方,我只听到人声鼎沸。”呵呵
  • 这个“素丸子”让我想起一个朋友的话,是犹太人,他说什么时候能看到餐馆的招牌上写“巴以餐厅”或者“以巴餐厅”就万事大吉了。我们当时正经过一间“印巴餐厅”,其实是巴基斯坦人开的,但印度饭的名气更大,所以还是把印度顶在头上。这两个邻邦也上枪声不断,但现在还是有希望了。


    不幸的是,随着冲突加剧,许多温和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都变得激动起来。
  • 又来看你了,“离上帝最近的地方”我想,这是很多人向往的殿堂吧,巴以的冲突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给我留下印记的,也许是中学的历史书吧,只是当时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和这样的一个名词会有什么样的情节。也许一切都是真主注定的吧。


    周,喜欢极了你的文笔,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见一见你!


    愿好!
  • 出于本能的信仰,可能牢靠些。
  • to 板儿砖:大概你觉得我太悲观。我的心态悲观,但非常乐观且有激情地生活着。
  • 如此说来,是我,不,大家的“本能... ... ...的信仰”救了妳?呵呵...




    BTW:尽量做个乐天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