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颓不择言 - [天方胡谭essays]

    2004-05-0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60235.html

      凭背心和稻草传语,大家知道我已经平安离开加沙。我自己没在blog上写下有关的东西,反而发了一堆莫名其妙的“修剪版”,实在有些对不住大伙儿。

      颓不择言。

      人生总有想不到的事情。好心变恶意,简单变致命。不同人,考虑问题的层面不同,价值观也迥然相异。

      自己的blog开始令我犹豫落笔。原本因为这块自留地,生活才有回旋,人才成为有血有肉立体的人,而不是扁扁一块社会机器里的芯片。

      颓不择言。

      也许我又说多了。还是只讲看见的,不讲想到的吧。

      经过等待和如履薄冰的一段路程,终于到达埃雷兹检查大厅。玻璃门后,4个外国电视台记者正准备进入加沙,其中一个在这宽敞明亮的大厅里就戴好了头盔。还是大兵Tel过来办手续。他说,记住8月11日,我就要服满三年兵役了,我要离开埃雷兹啦!

      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那里也传来真正的好消息:进出加沙记者必须5人同行的规定已经取消,记者可以单独过关。看来不只我一个人打电话抱怨。

      大路朝天。我的眼睛不躲不闪迎接白花花的阳光。汽车收音机里,希伯莱语和英语歌曲热辣辣翻滚而来,终于天高地远。

      停车路边,迫不及待拨出几个电话报平安。

      1时30分左右,进入耶路撒冷。几个小时后,坐在美国领馆对面的草坪上晒太阳。有人牵着两只骨瘦如柴却一脸高贵相的狗翩翩而来,我告诉同事,加沙见不到狗。有说法因为阿拉伯人不喜欢狗,也有说法因为“因提法达”人都吃不饱,野猫野狗渐渐遁去。

      见两个穿T恤、短裤的以色列孩子放红色的三角风筝,想起加沙那些赤脚的巴勒斯坦孩子,拽着打卷的磁带芯子、一头系着无形状的白纸,一样放上天去。

      不谈政治和时局。加沙的贫穷和绝望,注定长久郁结在我心里。

    分享到:

    评论

  • 欣赏你的照片和文章,更欣赏你做人的原则。致敬。
  • 从背心那里知道你,从日记里担心你,从图片中佩服你,你的经历教育了我。谢谢。
  • 小周姐姐,我们这边放五一节的假了,不知道你们在那么远的地方,也能有片刻的闲暇来睡个好觉吗?
  • 可惜晚来一步。周逸军,好好休息!
  • “不谈政治和时局。加沙的贫穷和绝望,注定长久郁结在我心里。”…… ……
  • 加沙,这两个几天以来一直萦绕我的字眼。在想,也许很多人不能理解,一个放弃去外交部工作跑到巴勒斯坦那样一个硝烟四起的地方是为了什么?真的是精神的支持吧,周,希望你平安归来。我一定要见你!
  • 不知到删"去出加沙记"的原因,也不想知道。过去了的让它过去,已做的也做了。

    放眼前方吧。"生命画卷般刚刚在眼前展开。"

  • 知道你平安了,高兴。

    前几天,就关注你的文字和照片,无论是文字和照片都很棒。

    你也是上海人么?
  • 不加选择而出口的多为良言,挑挑拣拣才吐露的几乎都是谎言... ... ...



    还好,见过箴言流露,在MSN上见了...
  • 心中块垒郁积,惟用酒浇,看周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颇不痛快。呵呵,喉舌喉舌,慎言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