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hame the world - [新闻脉动news stories]

    2005-11-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578114.html

    Shame the world

     

        终于发生了。

        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城市杰宁,12岁巴勒斯坦男孩,艾哈迈德·伊斯梅尔·哈提卜,手中一把玩具M16,被以色列士兵误以为真枪,“先发制人”击中孩子的头部和腹部。

        我去西岸的时候,见到孩子们玩这种枪。当时,高磊在旁边说,“以色列士兵很容易把这种枪当真家伙。” 不远处,拱门里,一名妇女的“烈士像” 贴了一排。以色列士兵进城搜查,她好奇地掀开窗帘一角,得到的回应,也是一枪。

    我拍下了下面这幅照片,曾经登在blog上。

        昨天,在办公室,捂着脑袋读完这则新闻。后悔没有把高磊的话翻译过去,多嘱咐那些孩子几句“危险”。

        故事并没有完。艾哈迈德停止呼吸,他的父母决定捐献儿子的器官。就这样,3名以色列女孩,其中两名犹太人,1名德鲁兹人,分别获得艾哈迈德的肺、心脏和肝。犹太教禁止捐献器官,以色列非常缺乏器官捐献者,3名患者等待已久。

        以色列总理沙龙亲自向这个巴勒斯坦家庭道歉。

        CNN女记者Christiane Amanpour说,记者的工作就是“Shame the world”,世界才会良心发现,才会采取行动。

        头儿说,你可以把这些感受写成稿件。

        算了吧。有框框的稿子。那些有血有肉切肤疼痛生离死别,岂是“稿子”能够塑型?

        我很惭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victory 2005-11-08

    评论

  • 昨天听了您的故事,受益匪浅。但我觉得,还是有一些东西,是值得用生命作为代价的。人的一生,只要做过一件真正有益于世界和平的事,就不应该有什么遗憾了。:)

    对了我想问一下,您说如果我想去中东,但我没机会去考北外的阿语系,是否我必须在毕业后自学阿语?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啊。。。还有,新华社难考吗?他们比较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呢?他们外派记者是不是一定要求精通当地语言呢?谢谢!
    回复echo说:
    新华社驻中东记者一大半是学英语的。
    2005-12-07 10:40:16
  • 欢迎来北外做客~期待今晚的见面!!我梦想成为第二个Robert Capa,第二个唐师曾~您给我些建议吧:)
  • 我是一个普通的摄影爱好者,很喜欢纪实类的摄影报道,无意中认识了你,知道了你的blog,也买了本离上帝最近,刚看了个开头,飞往母亲不知道的地方~~~太喜欢你的文字啦!
  • 我是北外的学生,当一名战地记者一直是我的梦想。您和唐师曾一直是我努力的方向。您能否告诉我,要实现这一梦想有什么必须做到的事以及作为一个战地记者应该有什么样的素质么?
  • 真好玩, 前兩天阮先生跟我說起他跟你在中東的經歷, 才又想起chavio, lizard也認識你. 世界好小.
  • ;o)
  • 这么久以来,我想说一句,谢谢周轶君。

  • 周周,喜欢你的文字,喜欢你的长相。经常来这里看你的blog,希望你能多写些blog。
  • 以德报怨,改变了我对一般穆斯林的看法!
  • 每天早上7点起床习惯性地看《第一时间》,那天听到这则新闻的时候猛地身子一抖,然后就是震惊。抖的是手握玩具枪的巴勒斯坦小孩被枪击,震惊的是他的父母将孩子的器官捐出,受益者包括以色列人。

    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抱怨自己语言的匮乏,只有向这对伟大的父母致敬。

    迟到的记者节祝福送给你,辛苦了,周周!天气凉了,注意身体!
  • 只对以色列人的体恤不叫仁爱。何况,他也知道没人轻易动得了他半根毫毛。政客的作秀,算不得数的。
  • 不知为何,一家人都十分痛恨沙龙为首的以色列军队,感觉沙龙就是一个残忍的暴君!
    回复glj说:
    也不是那么简单,对于以色列来说,他是个无比睿智的统治者。看看他在撤离加沙时的电视讲话,让那些定居者不要伤害士兵,冲他来就好了——不是仁爱吗?
    2005-11-12 08:57:47
  • 孩子们总要玩的。理想是成为战士,成为烈士。我们小时候,男孩子们都愿意成为解放军,玩具枪,武装带是道具。纳粹德国有少年拿起枪,被盟军的炮火炸飞。非洲的种族冲突,孩子们也卷进去。就说我们中国,传奇故事里《小兵张嘎》《鸡毛信》《刘胡兰》,少年英雄,还有电影《自古英雄岀少年》。战争,儿童实在不能幸免,当然还有妇女。战争,让罪恶更加醒目。
  • 有一次cnn放christiane amanpour讲shame the world那一段的时候,配的是她在达尔福尔难民营里采访的画面,一年半过去了,她已经“重返”过一次达尔福尔,但难民仍有增无减,明年说不定还要“再探”。但你能说她做的是无用功吗?哈提卜的死是可以唤起良知的,你没有惭愧的借口,因为你的责任就是去唤起这种良知,不要浪费表情在惭愧上了。另,八号是记者节,有没有吃猪耳、牛眼、黄喉、鸭舌?
    回复momlovebone说:
    “猪耳、牛眼、黄喉、鸭舌”,一点人的特征都不留下?呵呵。 误会了,我是说沙龙惭愧了,才有行动。记者当然应该象christiane amanpour那样穷究到底,并且只能那样。这行是个死胡同。
    2005-11-09 12:1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