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神其中(二) - [周·游travels]

    2008-02-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5308565.html

    在神其中(二) 

     

    一夜犬吠,一夜水龙头滴漏,终于在隔壁拉门声中醒来。泰米尔区还在寂静中。零星几家铺子开了,换了点当地货币,店主说,给你的是morning price.

     

    十字路口,一对老夫妇拿着地图,上去问“旧王宫何处”。法国人怯怯地说英语,横手一指对面。

     

    对面果然有个恢弘的门。卫兵把守。

    “王宫吗?”

    “是。”

    “从这里进去?”

    “你进去?”士兵笑了,“国王在里面。”

     

    原来这里是新王宫。循士兵所指,折行向前,旧王宫在杜尔巴广场。上世纪50年代,王朝将王宫迁到新址。而实际上,2007年开始,政府已经接管了新王宫,那里也不再属于沙阿王室了。

     

    走了大约15分钟,尼国首都的景观,蒙在尘土中,嘈杂中。小摊随地摆,杂志中必有毛主席封面,商品皆是“美帝因拆那”。路过一个稍微象样的建筑,原来是美国使馆。

     

    地图上说,去著名的杜尔巴广场,应该从印度帮助修建的New Road穿过,我没找到,附近见一个热闹的街口,张望了一下,里面似乎生态丰富,跟New Road平行,便径直走进去。

     

    “这是一条非常local的道路,”过路的女孩引领我。

     

    路越走越挤,两边是茶庄铁铺布店菜场;绝妙的是,引车卖浆,许多就在庙宇台阶上。你的目光扒开白菜越过铜壶,朦朦胧胧见到金灿灿神像!人流车流分开处,闪出烛火香烟。

     

    这些庙宇神像,不但没有因为世俗的侵占失去神圣感,反而因为世俗的融入更显旺盛。走过路过,念几句祷文,撞一下铃铛(神庙前必有铜铃,敲一下告诉神自己来过),顺手顺脚完成了当天的功课。骑摩托的,只是稍稍减速,行驶中嘴巴动了动,手在胸前上下一划,挨近了拨一下铃,一脚油门继续赶路。

     

    我被这神俗混合的热闹吸引了。

     

    曲曲折折走了几分钟,路尽头便是杜尔巴广场。

     

    晨光45度角射过来,重重叠叠暗红金黄,是塔雷珠神庙绵延的屋顶。小猴挂在母亲怀中,疏忽间消失在国王坐像后;鸽子,轰炸机般大片大片从头顶削过,脸上感到它们的翅膀噗噗。被奉为神的黄牛,瘦到皮囊晃荡,在鸽群投下的影子里踱步,吃有人喂过来的青草。假扮成印度行僧的尼泊尔人,面涂油彩,身披黄衣,守候前来拍照的游客。黄牛拱过来,假行僧气恼地拍打。

     

    神像庙宇密布,人潮车流涌动,鸽群起飞又降落。人声铃声此起彼伏,香料和尘土的微粒混作一团。

     

    神龛大到庙堂,小到路边一尺多高的青石板。通常是象神迦尼萨Ganesh,集毁灭与创造于一身的湿婆shiva和帆帕提parvati女神的儿子。也有猴神,战胜毒蛇,营救王后的猴神,但必有红布蒙住双眼,据说是为了不见人间罪恶;还有活灵活现的老鼠铜像。印度教徒相信,鼠充当神的使者。

     

    神像湿漉漉,有信徒终日以水滋润;又通体红色,那是信徒用花瓣中提取的颜料涂抹。尼泊尔人拜神,如果有台阶或门槛,必脱鞋迈步,祷告后指尖蘸神像上的红色,轻点于眉间,就成了识别宗教身份的那一点红。

     

    最与众不同是通体漆黑、怒目圆睁的卡尔拜拉弗浮雕。卡尔拜拉弗是湿婆最恐怖的一种化身,向导Rama说,做了坏事的人才到卡尔拜拉弗前祷告。浮雕前有售烛台、当作祭品的稻米、花朵和面团。一个中年男子匆匆赶来,点燃蜡烛,用面团封住卡尔拜拉弗的嘴,意思是喂食。“他犯了什么错吗?”我问Rama。“一定是,犯错的人才向卡尔拜拉弗祷告,不管是什么错。”一分钟后,男子转身,拎起地下装着青葱萝卜的塑料袋离开。

     

    看来卡尔拜拉弗的功能,相当于基督教忏悔室。每一个清晨,有错的忏悔,无过的求福,该是多么舒畅的开始。

     

    Rama自愿充当导游。之前已经被我拒绝三四个。他来时,日头在天中,最难摄影的时候。为什么不在神庙台阶上坐一下,请当地人饮杯尼泊尔奶茶?Rama跟我聊了一个多小时,讲政治讲风俗。起身告辞时,他说,“嘿,你真的不要我当导游吗,付一点点钱,收获却很多。”

     

    杜尔巴广场的神像庙宇数不清,所谓“漫天神佛,遍地古迹”。不同庙宇,供奉着不同神明的不同化身,司不同职能。Rama说,外人看来也许雷同,尼泊尔人却分得清清楚楚。比如一整棵树雕成的加萨满都庙。一名女子笑眯眯在柱子上蹭背,传说这根木柱包治百病。

     

    不过,Rama说,他生病了还是会去医院,尼泊尔人并非不变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声音 2007-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