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无限接近 - [一日生涯moments]

    2008-01-1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zhouyijun-logs/13869771.html

     

    抱毯子窝在沙发里读王朔《致女儿书》。语言便陷在他的气场里。没什么不好。

     

    才看一半多,还没多少激动,不像杂志上读到大腕儿们说,“震动文坛”。还是真诚,但挺私的,随兴的,咱们一评论,王老师就笑了。

     

     忙活了五天,歇了两天,比上帝造人时多歇一天,但还是缓不过劲来。是不是因为尝试高温瑜伽还坚持不喝水晕的呢,总之,浑身不得劲儿。王老师说,他的创作要在激动中,要伤口,要打击——但,太阳下山后起床也是幸福。 最近写东西都从小处。今天新闻说,香港人呼吁更严厉惩罚虐待动物者,还要设立专职警察,便想起前两天路上见的流浪狗。不是第一次了,在香港,等待主人的狗狗叫人揪心。 

     

    那晚回家路上,已经是红灯,但一只狗狗极慢极慢,一寸一寸嗅地走,侧面方向的汽车只好勒住,等它过去。

     

    算是大狗,我不懂品种,毛是土色,有点秃,尾巴细细弯弯,样貌不讨人喜欢。一看就是流浪狗,眼睛里没目标。一寸寸嗅,寻找回家的印记。好容易过了马路,前边树坑大概有什么端倪,它疯狂绕圈,手刨脚蹬。最后又安静下来,空洞望前,眼角下垂,脸拉长,喘着气,肩膀耸动,动物的表情竟跟人一样。

     

    我看了它一会儿,又自顾走。一年前看到流浪的大狗,也是难过,但一直知道,自己是无力收养。

     

    第三天晚上,同一个路口,我又看见它。同一个姿势,贴着墙嗅。大概是心理作用,我觉得它的身形一下子瘦了两圈。

     

    我还是自顾走。但忽然想,流浪狗见了几次,发现它们再落魄,眼神里都只是哀,没有怨,没有恨。找见主人,便是狂喜,找不见,便是难过,不会有第三种表情。大概怨哪,恨哪,都是因为有所期望,而期望落空。这是属于人际关系范畴,人总是图回报,觉得人家应该对自己这样那样,或怎么能这样那样。狗狗没有,你配不配动物警察,它还是那两种表情。

     

    (写完第二天,就读到yang从克里希拉穆提《人生中不可不想之事》中摘录的:

    自由并不仅止于做你喜欢的事,或是从外界的束缚中挣脱出来,而是先要了解什么是依赖。你知道什么是依赖吗?你依赖你的老师、厨师、邮差、送牛奶的人等。这种依赖是很容易了解的。 但是还有一种更深的依赖必须要认识清楚,才能获得自由。那就是,你总是依赖着别人给你快乐。

    你明白依赖别人得到快乐是什么意思吗?这不只是外在肉体的依靠,而是内在的、心理上的依赖,从其中,你获得所谓的快乐。一旦你这样依赖着别人,你就变成了奴隶。 

    我们想得到自由,就要破除所有内在的依赖,我们如果不了解自己为什么依赖,就不可能革新。除非我们了解并破除所有内心的依赖,否则我们永远不能自由,因为唯有这份了解中,才有自由。但是自由并不是对外界的反应。你知道什么是反应吗?如果我说了一些伤害你的话,如果我用难听的话来骂你,你对我生气了,这就叫反应,这是出自依赖的反应;而不依赖是更深一层的反应。自由不是一种反应,除非我们了解反应的含义并超越它,否则我们永远不会得到自由。

     

     你爱一棵树、一只鸟、一只宠物,你去照顾它、喂养它、关爱它,即使它不给你任何回应,不跟随你,你仍然爱它,这种爱你能了解吗?大部分都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去爱,我们一点也不明白这种爱,因为我们的爱永远被焦灼、嫉妒、恐惧等所限,这意味着,我们在内心是依赖着他人的,我们其实是希望被爱。我们并不是爱了之后,便把它留在对方那里,我们同时还要求回报,在这个要求之中,我们就变成了依赖的人。) 

     

    说完狗狗,说说布什。最近“小处”到底了,也不给布什单开一篇。还有一个原因是讲话这事儿,有个蒸发作用,随着他到中东访问,我在下午三点焦点新闻中做了几次点评,便觉得想法都散出去了,没了。

     

    我说布什去中东是“我完成了规定动作,但未必赢”,是“在巴以领导人背后用胳膊肘轻轻一推,说继续往前走吧,能走多远,我也没底”。结果被一主播接过来说我“乐观”,乐的哪门子观?

     

    布什在任支持率低,要走了,民调却显示人民喜欢他。这是有趣的。人走茶凉,但头脑里残余的,却往往是这人寥寥的好处。少了布什,美国各亲民主党的脱口秀拿谁打趣?少了布什少了阿扁,国内那些“美帝多不义,台海风云急”的报纸骂谁去?

     

    记得那年到约旦亚喀巴参加美以巴三国首脑峰会,布什沙龙阿巴斯都去了,布什讲话直播还没开始,新闻中心美国记者们团团围住电视,交头接耳,就等着布什讲错话出丑。他还果然念错,大家一阵哄笑。布什说没说错话,那时候,现在估计也是,比巴以和不和平重要得多。

     

    这回他照例把我逗乐了。参观耶路撒冷大屠杀纪念馆后,布什红着鼻子(不是眼睛!说明是鼻子一酸,但未落泪,分寸正好)出来,说回忆奥斯威辛惨状,美军当年应该派兵轰炸!营救!对着麦克风,他说“奥斯威辛告诉我们,魔鬼是存在的,发现它时,我们就要抵抗它!”

     

      “布氏世界观”又来了,坚持了8年真不容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耶路撒冷 2009-01-14

    评论

  • 神奇!我不认识你,可是从横戈那边过来,连看你两篇文章,都提到我看过的书籍和喜欢的人——龙应台、王朔、克里希那穆提。呵呵,有一种怦然心动。
  • 结果被一主播接过来说我“乐观”,乐的哪门子观?
    。。。。。。。。。。。。。。。
    在说姜声扬。。
  • 呵,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曾经刻守了几年,结果发现自己变得很冷酷,很无情,可能是尺度没把握好。现在,我还是该喜则喜,该悲则悲,不那么冷酷了
  • 周轶君其实更合适当文字记者。
  • 我看到的是你在说爱情
    回复横戈说:
    狭隘了不是,中国人说,就八个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这居然是中学生读的,谁那时懂啊……
    2008-01-15 18:59:07